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第5章 小女孩不见了

小说: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作者:东方大法师 更新时间:2022-11-22 23:51:30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六里河派出所往东20里是搬山派出所,七点钟的时候接到了群众报警,说有小孩子被拐了,正好他们所长也在,今天一桥分区抓到一名缉捕令上悬赏已久的人贩子的消息已经通报了全局,搬山所所长立马联系了分局。

  这就是挑衅啊!

  分局领导也不含糊,在向上级请示之后,全分局各个部门、各派出所、治安大队等派出警力在路口拦截,每一辆每一个人出一桥区都得检查一遍。

  许正等到所长王碾盘通报了案情之后,非常懊恼,没想到陈莲香这事还是被人贩子同伙知道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当时他应该请示领导后秘密抓捕,但只有那么点时间,他又能怎么选?

  摇摇头,许正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人贩子是和自己杠上了,非得抓住他不可,心里呼应:“系统,给个提示吧,这个人贩子在哪?”

  “人命关天,系统爸爸,指点一下吧。”

  “........”

  差评,靠它还不如靠自己。

  许正打开了警务通,上面写着2岁多的小女孩被拐的经过和几张小女孩生活照,小女孩瘦瘦小小的,眼睛特别大,也特别好记。

  现在这些人贩子拐走儿童的方法真是绝了,这次就是小女孩孙甜甜被姥姥带着去了社区小广场玩,在那里正好有个白衣女子带着5岁女儿玩着滑板车。

  就这样两个大人闲聊,两个孩子一起玩,玩着玩着,孙甜甜就被这个五岁孩子给带到别的地方了,然后白衣女子说去找孩子,然后,一去没了踪影。

  孙甜甜姥姥在小广场找了两圈才报警,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搬山派出所接警之后,立马派出就近的巡逻警赶去了现场,可惜小广场南北两个路口附近的监控竟然都没有拍到孙甜甜和白衣女子母女俩,他们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从接到报案到派出所和分局开始出动警力拦截路口也不过10分钟,现在正值晚高峰,就算人贩子从小广场直接开车也出不了一桥区。

  现在只有一个笨方法,从现在开始,把一桥区给翻个底朝天。

  说是这样说,民警是不可能挨家挨户去敲门检查的,碰到不配合的耽误时间不说,没有允许警察也不能进屋里搜寻。

  许正接到的任务就去那个小广场不远的一个小区,进行摸排和蹲守。

  但他没有去,等到大家都领了任务急匆匆出去,许正跑到所长办公室,此时教导员吕严、副所长曹立军、副所长安茹他们都在,显然领导们也在开会。

  许正喊过报告之后立马提出了自己想法,“所长,我想去给孙甜甜姥姥做嫌疑人画像模拟还有监控分析。”

  王碾盘黑着脸瞪着他,“许正你那业余的三脚猫功夫就别在全分局同事面前丢脸了。”

  他说的也没错,之前许正画嫌疑人画像确实很普通,也就比业余强那么一点点,但是现在自己可是有高级模拟画像的技术了。

  安茹拉着许正的手,“小正,你是不是心里觉得是自己失误想做点事?其实这真不怪你,就算这次真的是陈莲香同伙,也和你没什么关系的。”

  吕严是个老好人,这脾气使得他当个教导员能当到退休,“所长,要不让许正去试试,也是咱们所为了追捕人贩子多出一份力。”

  王碾盘脸更黑了,眉头皱起,“这不是光态度的事,市局有模拟画像师和电脑图像处理技术人员,而且许正这三脚猫的功夫大家都知道,没必要去瞎表现吧?”

  这个时候不是嘴上的功夫了,许正准备拿出真本事,他跑到自己办公桌前拿出平时用的工具,又跑到办公室,“所长,给我五分钟。”

  时间紧,任务重,王碾盘一看许正这架势就是给自己现场作画,他也不以为意,继续和几个同事讨论案情,然后分配任务。

  而许正呢正在聚精会神地在素描纸上快速地画出了王碾盘的头像,中国画讲究神韵,西方画讲究科学布局之美,之前许正只能做到形似,现在被系统赋予了高级素描技术,已经可以做到形神兼备。

  咱们说人长的像不像,一般人都是看形,但形可以通过整容、化妆甚至是AI换脸,但神态就是一个人另一种面貌象征了,就像再怎么整容有时一个笑容就会露出破绽。

  四分钟后,正当王碾盘下令准备出发的时候,许正倒转画纸,上面赫然是臭着脸的王碾盘素描像,这不仅是形似,关键是这神态活灵活现。

  王碾盘都有点发愣了,老刑警出身的他看多了嫌疑人素描画像,说实话,自己臭着脸的时候有这么难看吗?

  吕严笑哈哈一笑,一把抢过来,仔细看了一会,“真不错,除了很多细节不是很好,这神态,这相貌,真像是照着所长这大黑脸印上去的。”

  安茹看了看禁不住问道:“小正,你这手艺见长了,什么时候的事?”

  “嘿...师傅,我刚悟了。”

  曹立军是管刑侦的,也看了看,表示了肯定,“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出发,许正你直接去搬山派出所找孩子姥姥做嫌疑人模拟画像,我和那边联系。”

  许正看向王碾盘,他都不想和许正说话了,直接一摆手,“去吧。”

  等许正兴冲冲地走向门口,安茹赶紧拉住了他,“记住啊,少说少问,多做多...”她还没说完,许正就喊着知道了跑了出去。

  许正打车到了搬山派出所,两个派出所辖区挨着,经常有合作,加上许正烈士之后,搬山派出所所长章洪涛也是认识许正的。

  章洪涛接到王碾盘电话,当时就同意了,一来给年轻人机会,二来万一有效果呢,实在是分局给的压力太大了,每个路口设卡,酒店、小区、网吧等场所全都得过一遍,今天晚上不睡觉也做不完。

  看到许正过来了,他直接让许正去了小会议室,孙甜甜姥姥和家人在那着急等待。

  许正先看了两遍卷综做到心里有数,然后在搬山派出所一位女警的陪同下进了小会议室,里面烟雾缭绕,他说明了来意,孙甜甜爸爸本来在低头抽烟,闻言站了起来,忍不住抱怨,“刚才不是做过嫌疑人素描了吗?怎么还来?”

  女警解释道:“这是我们特意从别的所请来的专...专家,再说,多一份画像就多一份希望不是?”

  孙甜甜妈妈一直在哭泣,“妈,您再好好想想,给警察同志再说说,呜...”

  孙甜甜姥姥姓王,现在手还在发抖,嘴唇干裂,双眼无神,听了女儿话像是恢复了点精神,她点点头,抬头看着天花板,陷入回忆,眼角乱颤,“其实小广场灯光昏暗,我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她上身白衣短袖,下面黑裤子,小白鞋,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长头发随意披散着...”

  许正没有打扰她,虽然她说的这些不是很重要,做嫌疑人模拟画像最基本的还是五官特征,她说了半天,一直都没说到重点。

  许正一边听着,一把在稿纸上画出了一副白衣女子图像,只是没有五官。

  “阿姨,你先不用在意面相,看看这张图纸上的人,身材服装,站立姿势,是不是很熟悉?”(suya/63/638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