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国公还等着王府管家跟他问好,结果大老爷一家坐好后,人家直接就启程了。

  直到队伍远去,耳侧响起了哄闹的笑声,卫国公和萧夫人才从一个不真实的梦里醒了过来。

  夫妻俩对视一眼,最后无声地回了府里,叫下人关紧了大门。

  ……

  大老爷一家被安置在了姬长安的一个别院里面,临近年关,天气越发的冷了。

  阮唐才病好,又发烧了。

  为了不让阮唐出门,姬长安说他带着阮蕴过去一趟,看看大老爷他们住的怎么样,还有没有欠缺什么。

  见到姬长安,不论是大老爷还是韩氏几人,都是震惊的,激动的。

  大老爷对安亲王的印象还是他最初为官时在朝中见到的肆意行事的少年,如今却已经有了当今和先皇的风范,一身贵气叫人不敢直视。

  行礼过后,姬长安简单地关怀了几句,便将时间交给了阮蕴。

  阮蕴对大老爷一家还是很亲近的,问了好之后就询问他们在那偏远乡县里的日子,又说了他们姐弟的近况。

  姬长安则问了宋锦琛的学业相关,宋锦琛年岁比他小,这时候该在考取功名或者在军中努力的,而不是跟着大老爷去外地某事。

  见面结束,要回去前,姬长安给了他们一个保证。

  他和阮蕴一走,不管是大老爷还是韩氏,都激动地红了眼睛。

  “老爷,我没听错,王爷说让你不要再去外地,要给你寻个好差事,还要让琛儿拜大儒为师参加科考?”

  “没错,准没错,老爷我窝囊了这么多年,终于出头了啊!”

  “还是唐丫头孝顺,将咱们的艰难看在眼里,一心想着帮咱们!”

  “是啊,我的好外甥女……”

  大老爷说着,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瞧王爷对唐丫头和蕴哥儿的态度,只怕唐丫头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咱们家眼看着也要起来了,唐丫头的婚事,可不能草草办了。”

  韩氏点头称是,又说要从她娘家寻些好东西来,都给阮唐添做嫁妆。

  大老爷豪迈地一挥手:“这事儿就别找岳父了,不过让岳家也要好好准备,到时候备上厚礼,至于咱们家,夫人莫不是忘了我的小库房!”

  他让宋锦琛叫管家来,既然不打算回国公府了,那他的那些宝贝也要早点搬出来。

  韩氏激动地一拍大腿,她怎么给忘了!

  早年间老太君为了逼他们家老爷变成一个纨绔,出手可是很阔绰的,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都送,老爷自己也喜欢收藏,又从各处搜罗了不少好东西,这可真是派上用场了。

  “琛儿,从今日起,你便将书都捡起来,好好读,不要辜负王爷一番心意,也莫要给你唐表妹丢人!”大老爷说。

  宋锦琛头一次被这么重视,他也心潮澎湃,激动得很:“爹娘放心,孩儿一定好好学,考取功名,绝不让爹娘和表妹再被人笑话!”

  韩氏又将宋锦瑛拉到身边,温声细语地说:“瑛儿也是,从今日起,该学的礼仪该读的书都要认真学,你表姐成了王妃,往后咱们也少不了应酬,可不能让人小看低了去。”

  宋锦瑛最是乖巧,轻声说:“我听爹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