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第79章 采集DNA样品

小说: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作者:东方大法师 更新时间:2022-11-22 23:51:30 源网站:乐文小说网
  许正拒绝了打拐办同事的建议,因为他们还筛选出来68个可疑目标,本来按照他们分组,许正和文婕跑长明市这几个可疑目标,他们再分组一个人负责一个市区的查。

  这不仅许正不同意,王碾盘当场就反对了,“全面撒网浪费警力,我看就盯着这个王建东查,先查他,不是再分组慢慢查。”

  打拐办的主任笑笑也表示同意了,其实像王建东这样的模凌两可的消息他们见的多了,每次查了半天都是无用功。

  可许正知道这个王建东是嫌疑人啊,系统明明白白地帮他进行定位呢。

  只是为啥定位在长明市,王建东老家不是阳水市的吗?

  难道是来长明打工?

  算了,不猜了,四个人,许正、文婕还有两个打拐办的同事,开着车直奔乌云镇,因为有姓名,有新农合医保有信息,还是很容易找到王建军信息上的地址。

  他家是旁边风桥镇的,他家就在镇上,还在镇上开了一家中小型超市,当地派出所还有人认识他呢,直接向许正他们介绍了王建东。

  王建东55岁,有一儿一女,儿子有30岁左右,只有一个孙子,今年大概有6岁吧,这位民警前几天去他们家超市买东西还见过这孩子的,虎头虎脑的,只不过当时他没有见到王建军,店里只有他儿媳妇和孙子在。

  许正有点迫不及待了,看看时间,才下午4点,这个点店里肯定有人,许正就提议先去超市看看,当地的派出所所长谢建设忙问王建军怎么了。

  这时,打拐办的小组长叶涛说明了来意,并出示了打拐办开出的正式介绍信,这个所长有点咋舌,“这个王建东我也认识,虽然不是很熟悉,可他家就一个儿子和孙子,长的看着还挺像,这孩子我也见过,这个点应该还在上学。”

  他说着带大家走出派出所大门,“你们看,往南100米那个建东超市就是他们家的,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叶涛微笑地摇头,“谢所长,不管我们是否弄错,既然有人向我们举报,按照程序我们得采集这个6岁男娃的DNA,如果是我们弄错了,希望这件事您能保密,不影响他们家在风桥镇的生活。”

  谢建设看叶涛都这样说了,只好拿出手机拨打电话询问一个王建东的亲戚,电话响起的时候谢建设解释了一下,“这个人是王建东堂弟,肯定熟悉王建东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叶涛连忙表示感谢,可他同时示意了谢建设打开通话免提,谢建设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微微摇头,但也打开了通话免提。

  随着电话接通,谢建设和那个人互相客套了几句,就询问起王建东现在在哪在干什么,听到对面人问王建东有什么问题吗,谢建设随口一答,说他去超市好多天没见到王建东了,打电话也没人接。

  对面人才放下戒心,原来王建东生病去了长明市,去了有半个月了,好像是胃上的毛病,动手术了,他媳妇和儿子陪着去了医院。

  挂了电话,谢建设指了指手机,意思是能打听的消息就是这样了。

  叶涛还是微微一笑,并且提出了在王建东孙子放学之后尽快取得他的DNA样品,谢建设没有了刚才的客气劲,可能他觉得叶涛对他的不信任,指着300米外的一处小学,“那里是镇小学,集镇上的适龄孩子基本上都去那里上学,如果王建东孙子今年满六岁,大概率会去那里上学。”

  说完之后,又叫过来一位老民警,让他带着叶涛他们去取孩子样品。

  叶涛和许正对视一眼,走到偏僻的地方,“许正看到了吧,有的时候去外地办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是碰到不配合的同行,就只能咱们自己想办法了。”

  许正点头,表示学到了,接下来一行人把车开到了学校附近,等待着放学。

  带他们来的老警并没有因为刚才他所长的态度对许正他们不言不语,只是他想打听更多案情的时候叶涛总用其他话遮掩了过去,许正一直没有说话,他在学习,这个案子肯定是王建东做的,这个派出所许正他们还得打交道。

  这种人情世故,特别是农村基层派出所,会见证的更多。

  许正之前听大学的同学说过,在农村基层,时间很容易把人熬成老油子,也就是这几年警队警风建设环境变好了,以前咱们不说民警,就说辅警,“三好学生”他们是不会招的。

  下午五点半,小学放学,叶涛和那位老警站在学校门口闲聊,许正和文捷他们坐在车里等着,许正好奇叶涛怎么采集孩子的DNA样品,就扒在窗户上仔细盯着。

  车上另一位打拐办的同事笑话许正,“这有什么可看的,很简单的。”

  许正更是好奇,继续睁大眼睛盯着,过了一会,一个健健康康的小胖墩背着书包走了出来,他家就在学校旁边,他妈都没过来接。

  这时候老警笑着和小胖墩打了声招呼,然后许正见到叶涛也和小胖墩说了几句话,顺势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对着小胖墩挥挥手,朝着警车走来。

  这么简单?

  叶涛钻进车里,赶紧从指缝里拿出几根短发,然后对着老警说道:“刘哥这次太谢谢了,下次来我得提前给你打电话,请你吃饭…”

  客套了一会,叶涛吩咐开车,许正好奇问道:“叶哥,我看那小胖墩头发很短,再加上小孩子发根硬,我怎么感觉小胖墩并不知道你薅了他头发。”

  叶涛伸出了手,“你握一下我的手就知道。”许正伸手握了一下他的右手,感觉几根手指尖非常黏,“叶哥,你是用胶水沾的啊?”

  原来采集头发还有很多门道,要想让孩子和大人不知不觉,打拐办的同事们都炼了一手绝活,因为你能摸孩子头的机会并不多,叶涛还向许正展示了他左手两指中间夹着细长刀片。

  “这个孩子的头发采集还好,不算很短,有的孩子贴着头皮剃的,那就不能采集头发了,找准机会拿到他的吐沫甚至尿液也行,有一次我为了采集一个孩子的尿液,在他们家楼下等了一天就为了孩子用过的尿不湿…”

  一路上叶涛给许正讲了很多他们打拐办的事,开心的事当然是找到被拐孩子的喜悦,打拐办有一面功劳墙,上面贴满了他们这些年的成果,密密麻麻的。

  “小正,干这个工作,虽然吃苦多,但成就感我可以说全警种是第一的,每次看到被拐孩子的母子团聚,我们都感觉比吃了人参果还舒坦。”

  一直在后面跟着的文捷看到叶涛终于要“图穷匕见”了,这当着她的面忽悠许正,要是许正脑子一热加入了打拐办,那所长还有同事还不得…想到这里,她连忙插嘴问道:“叶组长,要是DNA鉴定这个孩子就是王高杰的孩子,那下一步咱们是不是直接把孩子和嫌疑人带回来就行。”

  叶涛带有深意的看了文捷一眼,又看看许正,他现在是非常看好许正的,脑洞新奇,观察细微,打拐办就是需要这样的年轻人加入。

  “鉴定成功了说明这个案子咱们完成了60%,接下来就是看咱们能不能完美完成剩下的工作,接孩子回家的工作。”叶涛说完双眼眯起,露出了深深的担忧。(suya/63/638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