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的童话剧本 第33章 脸都丢到奈何桥了

小说:戏精的童话剧本 作者:车厘栗 更新时间:2020-01-14 23:53:32 源网站:33yq
  细看之下,那是怎样的一只手,日光撒在上面,盈着一股柔析的芒晕,像是神明的光辉,黑暗中的救赎。

  竟是看痴了,她像是被人操纵的傀儡,伸出手放上去,便感受到那只有力的大掌,温柔地握着她。

  四周,好像只剩下他和她。

  她篡着手放在胸口,在一瞬间,心,乱了,弦,断了,如经风雨洗涤的海面,久久不能平静。

  “大姐姐,你的条纹内裤好难看啊!”在她站起身之后,一道天真无邪的童声打破了这种宁静。

  林亦乔当即回魂,脸色爆红之余,捂着屁屁,扭头准备看看是哪个不更事的小屁孩在这里上演童言无忌的戏码,结果看到小男孩身边的哈士奇,就是刚刚那只,现在嘴上还叼着她的手机!

  二哈很友善,但林亦乔还是很怕,也顾不得手机在“敌军”手上,呃不,嘴上,自然而然就往蒋洵身后躲。

  蒋洵见她窘迫,当即脱下防晒衣围在她腰上,遮住她乍泄的春光,之后才问:“有没有摔坏?”

  林亦乔笑着摇了摇头,用一副坚强的口吻回他:“没事儿!就是疼了点!”

  “我看着也觉得没事儿!大姐姐的屁股应该很结实,看她把地都砸凹了!”小男孩摸着哈士奇的头,指着林亦乔刚刚摔下来的地方,天真无邪地看向两人。

  林亦乔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死小孩怎么说话的 !

  “这是农场主的儿子,我刚想碰碰运气试着找你,回到果园分岔口的时候,遇到了他,他的哈士奇跑开了,他正要追回来,我想,你就是被他的哈士奇追着跑,就跟着他来了。”蒋洵在一旁解释。

  他看她在跟小男孩和狗子在大眼瞪小眼,摸了摸她的头:“先回去换条裤子吧。”

  “大姐姐,你的手机!”小男孩把手机递给林亦乔,还年少老成地说,“大姐姐,你还是赶紧换个内裤吧,这么土的颜色,大哥哥是会嫌弃的!”

  林亦乔气到肾疼,但还是礼貌性地感谢小男孩把手机给她,而后扶着后腰,手里不知何时多了跟木棍,沧桑地往酒店方向走。

  现在的小孩子,分分钟让你收到一万点的暴击,然而你却无法反击,甚至是反击之后再次被虐得渣渣都不剩,孩子小不懂事什么的,要她说,就两字,放屁!

  “大哥哥,大姐姐是因为自己品味不好而沮丧吗?”小男孩秉承不懂就问的精神问蒋洵。

  “大姐姐是害羞了。”蒋洵望着林亦乔的背影,眼神里露出几分玩味儿。

  “那大哥哥快去哄她吧,万一她恼羞成怒,大哥哥今晚就要睡书房了!”

  “睡书房?”

  “对啊,现在的女孩子不都这样吗?一生气就让男生睡书房睡大厅,就连我老妈也是,只不过每次都让我老爸哄回去了!要我说,这都是爱情话本里面那些女生的小把戏,我早就看出来了,都是套路!”小男孩说着,一脸鄙夷。

  “嗯,那大哥哥就去哄大姐姐了。”蒋洵心情不错地应着,被人误认为是这种关系还挺好……

  “大哥哥加油!”

  “好。”

  蒋洵没有继续陪小男孩聊着还没坐实的事,他小跑追上林亦乔,和她一起回去酒店。

  经历这么一遭,林亦乔化悲愤为劳动力,一个顶俩,风卷残云般地扫荡着树上的荔枝,所过之处,留叶不留果。

  她现在不用和蒋洵搭档做打杂的功夫,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战斗,没多久又把带过来的篮子给装满。

  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没有再继续,准备叫上不远处的蒋洵一起回去,只是一转头,说了一个字,就没有下文。

  “师……”

  她看着那边,蒋洵正扶着一个人起来,那人背对着她,但看穿着,是欧式复古洋装,有点lolita风格,还很有仪式感地带了个同色系的帽子。

  虽然没有看到正脸,连头发也被帽子遮住,但看身材,好像很好,起码匀称得当,高度平均,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吧……

  林亦乔这般想着,心里有些闷,师兄现在在扶着一个女孩子,和之前扶她起来的动作一模一样,刚才还是那么唯美,怎么到这里就变味儿了。

  男主角不变,还是那么帅的一个人,动作也如此的优雅,而他的对面,是个背影都能秒杀她的人呢……

  林亦乔纳闷地转过身,径自收拾起来,没一会儿,蒋洵就过来了,她没有像以往那样热情,只是勉勉强强打了个招呼。

  她现在是百感交集,见到这张熟悉的俊脸,该高兴,可方才那一幕就这样不停地浮现在眼前,让她心里都快闷得透不过气了,怎么可能高兴起来?

  她甚至在想,如果师兄不去扶那人该多好,可是这样想,又觉得自己好坏啊……

  做人真烦!还有这种复杂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现在整个人都好乱!

  他看她有些脸上大写的不高兴,眉头微皱,紧张地问:“你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刚刚摔得太厉害?”

  “没有啊!”她立马摇头否认,之后目光定在他身上,问出她最想知道的,“对了,师兄,你刚刚扶着的那个人,长得好不好看?我看着她的背影都觉得好漂亮啊!”

  许是她问得太突兀,一些不相干的话题,总能让人怀疑问者的意图。

  蒋洵听罢,别有深意的望着她,四目对上,他眼神里的戏谑与探究,让她顿生一种心虚的感觉,匆匆地别过头。

  “师兄你别多想,我就问问,没有别的意思!”她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些八竿子打不着道,急急开口表明自己的“单纯”。(少女,你这个亚子,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法吗?)

  林亦乔紧张地咬了咬唇,偷偷瞄了瞄蒋洵,师兄应该没有想其他的的吧?

  蒋洵轻笑了一声,还是那般令人沉醉,他若有所思道:“如果是亦乔师妹的话,有别的意思也不是不可以。”

  林亦乔一懵,还没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真的吗?那你三围多少?今天内裤什么颜色?”

  此时,两人头顶飞过一只名叫乌鸦的雀,静谧的空气中只留下六个圆点还有那几声嘎……嘎……嘎……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都像雕塑一样僵住,而林亦乔背地里却是哭丧着脸的。

  她这问的都是些什么智障问题啊?!脸都丢到奈何桥了……

  蒋洵许是被她雷到,无奈地轻咳了下,淡笑着说:“假的。刚刚的是一个老人家,她坐在那里好一会儿了,想起来却发现腿麻,刚好我经过那里,顺便扶了一把。”

  “原来是个老人家啊,真好!”林亦乔讪笑着。

  不对,这种因为对方不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而是一名老妪而松了口气的举止,怎么看都像是那种……

  “好什么?”

  “呃……就是有尊老的心啊,挺好的!”她眼珠子一转,找了个说辞搪塞。

  蒋洵看破不说破,只由着她胡言乱语,她现在隐隐有吃醋意味的表现,也不枉他等上这么一阵,稳定的感情,需要用时间去经营。

  等她再开窍一点,他就说清楚,到那时,会是他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