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U盘 > 下载个状元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新世界的大门

下载个状元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新世界的大门

    “呼,可算是轮到我们了!”

    终于等到手机上弹出消息提示,吴攀也是不由长舒口气。

    抬头看了眼远处穿着粉色短袖衫的工作人员小姐姐,沈莫耸耸肩道:“咱们这还是好的,一进来就过来排队,那些先去转悠体验的才是悲剧,回头没有椅子要排更久不说,还不一定能够拿到货。”

    两人之前做过功课,一进入蜂园便径直来到这处工程机销售点,想要第一时间拿到传说中的N9头显。可惜打着同样主意的人还有很多,两人只得先找位置坐下,然后掏出手机预约排队默默等待。好在有那个“制版工”游戏在,等待的时间倒是不怎么无聊。

    “那可不见得,”吴攀笑着抛出不同意见,“来这里的不见得都想要买设备,人家要是压根没这想法,直接去体验区那边这会儿应该早就玩上了。”

    视线扫过熙熙攘攘的大厅,他忍不住感慨起来:“也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多人?看今天这架势,感觉就像是半个鹭岛的闲人都跑来了一样。”

    “竟瞎说!鹭岛好歹是有资格修地铁的大城市,几百万常住人口里找出来几十万闲人轻轻松松,单凭一个蜂园可装不下这么多。”

    “怎么装不下?”吴攀一脸认真,“蜂园占地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按照一个人0.25平米计算能装40万人。要是把办公楼还有天台什么的也都用上,翻个倍只是小意思。”

    沈莫翻了个白眼,“那可不见得,蜂园占地虽大,很多却是山地、池塘、树林,可没法全部用来装人。而且这边建筑都是很少超过10层,装个四五万就是极限,再多就不成了。”

    “哎呀我就随口一说,领会下意思就好,”吴攀摆摆手,“行了不跟你抬杠啦,那边的小姐姐在召唤我了。”

    “嗯,速度点儿!赶紧弄完给爷腾地方,我这边也快了。”

    “且!慢慢等着吧!”

    撂下这话,吴攀丢下沈莫快步走向刚刚空下来的业务台,做下来亮出自己的身份证还有手机屏幕上的两张预约卡。工作人员微笑点头,端起扫描枪读取三维彩码,冲他微笑点头,“吴先生,您的预约真实有效,因为是双人预约,最多可以购买5件商品,每款最多两件。请问您是否清楚并同意本次销售的售后约定?要不要帮您解释一下?”

    这次出售的都是限量发售的工程版产品,蜜蜂无法提供法定“三包”售后服务,索性弄了个“一年内不拆机包退”的约定出来,消费者需要明确同意这点才能购买。

    “不用,”吴攀果断摇头,规则什么的早就看过,要是介意也不会一直等到现在。

    “我清楚同意售后约定!我要两只N9、一套QH2+、一套背心,对了那个机械章鱼还有没有了?”

    “章鱼只投放了一百只,现在已经全部售完,空气水母、仿真鹦鹉、还有少量剩余。”

    “那就鹦鹉好了,”低头看着桌面上显示的内容,他很快下了决定,“就来这个红绿金刚好了。”

    转账交费,吴攀收到一张虚拟提货单,起身把位置让给下一位。

    提货单支持现场自提,还可以加运费送到全国其他蜜蜂直营店,然后凭单据进店自提。这对哥两就是本地人,自然不用那么麻烦,直接转到旁边现场提货。刚走出提货区,吴攀便打开一只纸盒,取出里面装着的金刚鹦鹉放到自己肩头。

    金刚鹦鹉色彩艳丽、体巨力大、寿命绵长,智力较高易于训练,部分品种有学舌能力,向来是鹦鹉家族中的明星。因为繁殖效率低,市面上一只金刚鹦鹉可以卖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

    然而正是因为人类的喜爱,生活在热带雨林里的野生鹦鹉遭到大肆捕捉,很多都死在了长途运输途中。因为野生种群数量锐减,“华盛顿公约(CITES)”将金刚鹦鹉、凤头鹦鹉等几十种鹦鹉列入严格限制贸易的附录一,同时将剩下所有的鹦形目鸟类列入附录二,只有较为常见、没有灭亡之忧的虎皮、鸡尾、桃脸牡丹、红领绿鹦鹉四种不在其列。

    作为签约国的履约承诺,金刚鹦鹉在国内可享受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待遇,无证买卖一只即可获刑。过去几年时不时就会出现的“千古奇冤:在家养鹦鹉,法院判5年”,背后原因往往与此有关。

    正是注意到这一热点,数字生物才将新一代鸟形智能宠物的原型选定为金刚鹦鹉,一来足够有名,二来体型够大也利于设计和生产。

    金刚鹦鹉的体长普遍超过50厘米,沈莫肩头这只要小一些,但是从头到尾也有40厘米,再加上羽色鲜艳、动作灵动,却是轻易惹得周围人投来注目礼。

    而这正是吴攀想要的,顶着这只假鸟左看看右瞧瞧,颇有些顾盼神飞的味道。

    沈莫和他前后脚离开提货区,看到他这般模样,也是起了促狭之心,低头抽出张纸巾,三两下叠成一只软帽递过去,“戴上?”

    “戴这个做什么?”

    “你是海盗船长,怎么能没有海盗帽?”

    吴攀翻了个白眼,“你见过戴白帽子的海盗?还这么小、这么软,也不带这么敷衍的啊!”

    “没办法,手头没有黑色卡纸,就先将就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沈莫好奇发问:“之前不是嫌弃说这鹦鹉光会扑扇翅膀,其实只是染色电子鸡么?怎么现在又变卦了?”

    “我临时改主意还不行了?”吴攀眨了眨眼,“当时货物清单上的金刚鹦鹉只剩这一只,我下意识就想要抢购。现在看来还不错,比我想象地还要漂亮。”

    “唉,做人怎么能出尔反尔呢?”沈莫忽然压低了声音,“那什么,帮个忙,转给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吴攀果断摇头,“你之前要是早说,我没准也就答应了,现在却是不成。转给你回去讨好女朋友,我回去肯定要被罚跪键盘。”

    “唉!”沈莫长叹一口气,“我也是看走了眼,早知道不要空气水母也选鹦鹉了。”

    这次销售采用身份证限购,一人最多购买两件、两人共同预约则可再加一件。沈莫之前已经使用了女友的预约卡,现在就算让孙湉过来买也是不行了。

    “没关系,你买的那什么空气水母应该也不错,光听名字就很浪漫。实在不行,打电话叫个员工过来给你代购,不就得了?”

    “就这阵仗,”沈莫抽抽嘴角,手指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你觉得他们能够赶得上?”

    “也是,”吴攀点点头,提起手中袋子,“现在怎么办?去参观体验区,还是直接回家?”

    “回家,”沈莫冲着鹦鹉伸伸下巴,“回去晚了,怕是还得跪键盘。”

    他们前段时间搬了新家,位置依然在海西创业园附近,出了蜂园再走不到一刻钟就到,若是坐车耗时还要更少。

    不出所料,能言机巧的金刚鹦鹉轻易获得两位姑娘芳心,反倒是那只空气水母沦为小透明,吹满气试了下功能,便被丢在墙角充当灯泡。

    这只空气水母其实是一种气球形无人机,借助向四周喷气带动外侧薄膜模拟水母游泳姿态,同时借此获取微弱推力以及升力。为了控制自重,它的电池体积非常小,续航只有不到30秒,大多数时候需要连接一根透明线缆化身系留无人机,或者说悬浮灯泡。

    齐琳琳和孙湉把鹦鹉抱到一边教它说话,沈莫和吴攀则走到电视机前,拿起了今天买到的新装备,打算玩会儿游戏检验下效果。

    首先拿出的是N9头显,得益于独特的双屏设计,它的厚度比普通头显小了一截,颜值颇为出色。为了凸显这种不同,设计师特意为其准备了骚气到爆的亮黄色外壳,拿在手中颇为扎眼。

    打开头显戴上选择学习模式,面前画面逐渐淡化透明,出现眼镜外的世界。和同样戴着骚黄眼镜的吴攀对视一眼,沈莫低下头去继续查看其他装备。

    比之于以往的看片跑分模式,新的学习模式更加智能也更加方便,眼镜会在“inside-out模式”下自动追踪用户的用眼习惯,代入内置算法生成最优配置,全程无需用户分心配合,大可以去做其他准备工作。

    QH2+是第二代“闪电手”触控手套的升级版,设计师将传感器和线性马达的数量翻倍,以便提供更加精细自如的操作体验。只是这样一来,产品的重量、耗电以及成本都有了翻倍以上的增长,只能先走高端路线。

    至于最后那款体感背心,其实并不是才出现的新产品。蜜蜂游电一早就推出了这种带有震动反馈乃至冷热反馈的体感外设,奈何成本较高、支持游戏较少,却是一直没能火起来。这次蜂游借着N9眼镜上市的机会,把背心、眼镜、手套捆绑包装成“高级体感套餐”进行兜售,果真清掉了不少存货。

    按照沉浸感的强弱,蜜蜂游戏将体感模式划分为四个级别,低级是电视加体感手柄、体感摄像头,中级是VR加普通手柄,高级是VR加专业体感控制器,顶级则是VR加万向跑步机。

    虽然低级和中级的划分有故意踩低竞品的嫌疑,但高级和顶级的划分却是毫无异议,很快就被玩家和业界接受。沈莫他们在VR中心体验过顶级体感模式,家里的机器支持中级体感,对姗姗来迟的高级体感也是充满了兴趣。

    4月中旬鹭岛已然入夏,沈吴两人都穿着单薄的夏装,直接把背心套在外面,再戴上手套连接背心电源就完成了所有的穿戴步骤。

    开机自检连接PT2主机,一切正常。与此同时,N9眼镜也传来学习完成的好消息。

    沈莫看向吴攀,后者迫不及待问道:“玩什么?”

    前者也不多想,直接答道:“还是丝路好了,顺便看看‘书坊’在高级体感模式下的兼容性怎么样?”

    作为第一方的重点游戏,《丝路》原生支持全部四级体感模式,他们的“书坊大亨”Mod对人物动作的修改量非常小,按说也能支持四级体感。不过事情就怕万一,所以还是应该实际测试下。

    “也好,”吴攀点点头,“今天一口气花了这么多钱,还指望着Mod卖钱回本呢。”

    坐在沙发上进入游戏,感受果然和以往大不一样。

    以往在VR模式下只能使用手柄,手里始终抓着东西显然会影响到代入感。现在换成手套,游戏里的双手可以握拳伸指摊掌做出各种动作,再也没有抓着棒子控制两只飘浮人手的疏离感,顺畅自如到让人忽视这是在玩游戏。

    相比之下,背心的感觉就有些差劲,若非弯腰扭身时会有轻微的震动感,沈莫差点儿以为产品出现了故障。

    不只是他,吴攀也有同样的感觉,主动开口问道:“小莫,你的背心好着没?怎么我这边啥感觉都没有啊!”

    “没感觉是对的,”沈莫扭头看了眼对方的人物,笑着说道:“你现在找个麻袋背上,马上就能感觉到压背感。”

    这么一说,吴攀立即就懂了。不过他还是跑去找了件货箱扛在肩上,果然感觉肩膀和后肩相继传来震感,虽然力度只有“小拳拳”级别,却还是产生了画龙点睛的效果,让他一度以为真有重物落在肩上。

    意识到这一点,他瞬间就把说好的测试丢在一边,转身跑进了街边的武馆,打算找NPC打一架体验拳拳到肉的感觉。

    然后他果然如愿了,沈莫尾随而来跟着进入武馆,然后就看到某人的人物被武馆小师弟锤的鬼哭狼嚎、狼奔豕突,怎一个惨字了得。

    一轮战罢,沈莫凑过去好奇问道:“什么情况?背心震动马达就那么点大,能有多大的出力?你叫个什么鬼?”

    “疼倒是不疼,”吴攀也有些无语,“问题是拳脚及体它忽然震一下,让人心里打颤,下意识就想喊一声发泄出来。”

    害怕对方质疑自己的胆量,他连忙换了个话题,“对了,背心附带的这个压感鞋垫也得磨合调试,我就是吃亏在脚步不灵活上面,才让NPC捡了便宜。”( 超级U盘 http://www.33yqw.com/read/7/787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