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U盘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百狗奔腾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百狗奔腾

    “哈哈!去死吧!”

    方俊淇大叫着,死死按下发射键。

    四停航空机枪同时喷吐着火焰与子弹,曳光弹在空中划出闪亮的光迹,犹如四条光鞭狠狠抽向前方的敌人,一架涂着红膏药的单翼飞机上面。瞬息之间,他就看到后者蒙皮中弹,出现一个个黑色洞眼,却始终没等到油箱爆炸的火团与巨响。

    “狗日的鬼子,运气真好!爷就跟你干上了!”嘴里恨声骂着,方俊淇小心调整飞机航向,死死咬住敌人尾巴继续疯狂扫射。

    正射的起劲,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的座机迅速失控,打着转儿向脚下大地冲去。方俊淇愕然看向身后,却是另一架敌机狗急跳墙忽然撞了过来,和他来了个同归于尽。

    来不得去想为什么自己的僚机去了哪里,他的飞机就瞬间穿过几千米高度,一头掉进一座冰湖里面。彻骨冰寒四面涌来,将他团团围住。

    再然后,他就醒了。

    眨着还有些迷糊的眼睛,意识逐渐上线,方俊淇就弄清楚了情况。

    显然,他并没有穿越抗战成兵王,更没有杀身成仁变烈士,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段梦境。古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现代科学认为梦境是大脑整理记忆的副产品,这段时间天天想着如何通关《冲天》简单难度,会梦到空战情景貌似也是理所应当。

    扭头看看身旁,他很快发现了剧情急转一头掉进冰湖的元凶。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被人掀到一边,大半截身体暴露在清晨的空气里面。虽然房间里开着暖气,但是终究没有被窝来得温暖。体外的冷意映射到梦境里,就变成了吞噬一切的冰湖。

    伸手拉紧被角,他看了眼正在穿衣服的张娉,含糊着抱怨道:“天还没亮呢!急什么呀?”

    张娉没有说话,停下动作找到手机递给某人,“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

    皱眉看向屏幕,方俊淇忍不住有些愕然,“我去,怎么都快八点了?”

    嘴上说着,他还扭头看向窗户。窗帘上透着微光,怎么看也不像是天光大亮的样子,“怎么回事?天阴的厉害?”

    “这倒没有,”张娉接上话,“手机上说晴天。至于天亮的时间,你是不是忘了咱们现在在哪里?”

    俩人所在的地方,当然不是在泉城市区长租的爱情小窝,而是远在国境最北端的漠河县北极镇北极村。这里的纬度是北纬53.48度,虽然不在北极圈(北纬66.5度)范围内,冬季不会出现漫长极夜,但是昼短夜长的状况却也比南方要明显很多。

    张娉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早上醒来看看天色还早,倒头又睡了过去,后来是手机退出睡眠免打扰模式,接连有推送声响起才把她重新吵醒,拿起手机一开才晓得睡过了头。

    这些却是不用对某人细说,伸手进被窝放在他胸前暖着手,女孩催促道:“行了,既然醒了就赶紧起来吧!大老远地跑来看狗拉雪橇比赛,结果到地方了却赖在被窝不出门是个什么意思?”

    话说他们之所以周末坐飞机赶来漠河,其实是为了现场观看第二届佳境杯漠河狗拉雪橇比赛。

    “佳境杯”的赞助商是佳境集团,创办者却是马竞本人。正是他本人出资,又拉来龙江省和漠河县的支持,才在这国土最北端办成了全国唯一的狗拉雪橇比赛。

    为了给“佳境杯”壮声势,马竞不但本人亲至站台,还广发英雄帖到处请人来看比赛,方俊淇想着还没见过正规的狗拉雪橇,便拉着女友过来看稀奇。

    虽说东北地区自元代就有了狗拉爬犁,现今的城市和乡村里也经常能够见到“雪橇三傻”——西伯利亚雪橇犬(哈士奇)、阿拉斯加雪橇犬、萨摩耶犬的身影,但国内却很少见到正式狗拉雪橇比赛。

    比赛缺乏原因自然有很多:爬犁早就被汽车、雪地摩托取代,严重缺乏产业支持;数量庞大的宠物狗大多缺乏训练,空顶着雪橇犬之名却没有必需的体质和技能;狗拉雪橇不是奥运项目,得不到官方层面的扶持政策;拉雪橇需要十几条大型犬,饲养训练的开销很大。再加上需要在积雪浓厚的户外比赛这个环境限制,这项运动自然很难发展起来。

    另外一边,作为专门培育的雪橇犬,阿拉斯加、哈士奇、萨摩耶都拥有温顺亲和喜欢扎堆的性情、活跃好动的体质,以及长短结合的双层体毛,这些特质能够帮助它们更好地完成拉雪橇这项工作。随着雪橇被雪地汽车、雪地摩托所代替,这些狗纷纷走进城市成为工作犬,当初的优点失去用武之地,反倒成为累赘和缺点。因为不认生不怕人又活跃好动,它们很难被训练成乖巧听话通人心意的伴侣犬,却很容易被人拐跑或者自己出走丢失,常常把铲屎官弄得哭笑不得,进而有了“雪橇三傻”的外号。

    所谓“三傻”,其实是生活环境和天性产生冲突的结果,每一只雪橇犬骨子里都梦想着冰天雪地、扎堆奔跑,这也是狗拉雪橇比赛存在的意义。当然,选在11月开赛,也有刺激旅游的意图在里面。

    听她提起比赛,方俊淇摇了摇头,“急什么?比赛要到10点才开始,还有很多时间。”

    “那你就睡着吧,”张娉撇撇小嘴也不争辩,下床朝卫生间走去,“到时候被人挡在外面可别怨我。”

    “好啦好啦!”淇哥掀被坐起,随手抓起保暖内衣套在头上,“我现在就起总行了吧?”

    “你还是睡着吧,”女孩的声音远远传来,听着有些模糊,“最好一觉睡到明天中午,醒来直接上飞机简直美滋滋。”

    “美个头啊,花几千块飞过来又飞回去,我是脑残么?”

    半小时后,两人终于收拾整齐,该穿的保暖衣物都穿了、该戴的帽子手套围巾都也戴了,脸上该抹的也都抹了,手机、自热充电宝、暖宝宝什么的都揣进口袋,这才拉开房门来到院子里面。

    他们住的房子是主打当地风情的民宿,篱笆包围着几间坡顶木屋组成一个小院,墙壁加厚隔热装有双层玻璃,室内还烧着火炕开着暖气并不觉得太冷。然而外面却是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不但地上铺着攒了一个多月的积雪,窗棂、屋檐上还挂着长长的冰挂,冷风更是飕飕地直往脖子也袖筒里面钻,顿时就让俩人激灵灵打起了寒颤。

    在地板上跺了跺脚,方俊淇颤抖着嘀咕道:“我去,好冷啊!”

    现在是11月初,不说还在夏天的南方省份,即便北方的泉城还有十几度的气温,漠河这边却已经有了厚厚的积雪,就连旁边的黑龙江上更是出现了薄厚不一的冰层。骤然从秋末来到隆冬,他的身体显然还没做好准备。虽说穿着保暖内衣和厚重羽绒服,但是脸皮和耳朵却是没遮没挡,此刻被冷风一吹,却是接连传来刺痛感觉。

    张娉伸手紧紧衣服,满是埋怨地撞了某人一下,“行了行了别抖啦!你自己上赶着跑来挨冻,又怪得谁来?”

    许是冷颤起了作用,方俊淇慢慢适应了初冬清晨的冷意,抓住女友带着手套的左手,“嗯嗯,走去吃饭去!吃些东西就不冷了。”

    9点,用过简单的早餐,两人来到民宿门外等车。

    这里是全国最偏远的小镇,自然不会有公交、出租、网约车之类的存在。他们要等的,其实是马拉雪橇。

    过不多时,一辆带棚子的粉色雪橇车来到两人面前停下。和本地常见的雪橇不同,这辆明显要精巧很多,外面有挡风的棚子,里面有舒适的软垫,前面拉车的挽马看起来也比其他马更加雄壮威猛。

    第一次见到这么高大的马,张娉忍不住咋舌感叹:“哇哦,好高好壮啊,淇哥比你还高呢!”

    淇哥忍不住翻了白眼,“这些都是重型挽马,体重超过1500斤,本来就又高又壮,身上还有厚毛长鬃,看起来比实际还要大一圈。这还只是国内挽马,要是换成夏尔马,体重能够超过一吨,甚至还有1.8吨的怪物,比很多轿车还重。”

    “原来是这样,”张娉点点头,快走两步凑到车夫身边,“师傅,能够拍照么?”

    “可以,”后者欣然同意,“不过请不要开闪光灯,也不要凑得太近,免得惊吓到它。”

    “嗯嗯,”张娉点头应了,掏出手机对着挽马和雪橇拍了好几张照片,又把手机塞到方俊淇手里,让他帮自己拍几张合影,这才恋恋不舍地钻进了雪橇车厢。

    见她如此激动,方俊淇忍不住显摆起来,“既然你喜欢这个,等有时间了带你去铁岭看看,佳境在那里建了座新的铁岭挽马繁育场,哪里有目前最纯的铁岭挽马,还有专门进口的夏尔马。”

    挽马驯良温顺,体力力强,适应能力好,通常用在农业以及运输业。随着汽车工业的进步,不但战马和乘用马大量“失业”,全世界的挽马同样遭遇了失业困境。乘用马还能靠着赛马这个细小分支维持存在,战马和挽马却是迅速消失,纷纷成了濒危动物。

    不但英国的夏尔马数量从百万海量掉到只有几百,曾经活跃在白山黑水的铁岭挽马等本土杂交品种也遭遇巨大困境,数量大幅衰减到只剩几十匹。因为数量少、近亲繁殖,种群体格出现明显衰退,一直有人在呼吁保护这些品种。

    就像投资繁育果下马一样,马竞通过佳境农牧在铁岭投资设立繁育场,希望能够重新恢复这个品种。此刻拉车的挽马便是繁育场里淘汰的马匹。

    北极村面积不大,俩人很快就被带到村东广场上。在那里,来自国内外的橇手和雪橇犬已经各自就位,正在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限于国内环境,“佳境杯”组委会只能向国外赛事取经,通过挥舞金元和历史悠久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比赛建立起了合作关系,从后者那里借来专业人员和技术设备,希望借此引入先进经验让自家比赛迅速走上走轨。

    阿拉斯加的艾迪塔罗德(Iditarod)狗拉雪橇比赛始于1973年,举办时间是每年3月的第一个周六。选手需要顶着严寒和长夜,驾驶雪橇穿越上千公里雪原完成单程比赛。除了沿途检查点的志愿者和粉丝观众,持续数天的赛程里只有十几只雪橇犬一直陪伴在身边,称得上是实力和毅力的终极考验,因此有着“最伟大比赛”之称。

    当然,这个名号里面多少包含着一些商业互吹的成份,真正吸引70多名各国橇手的还是超过70万美元的赛事总奖金。除了属于冠军的头奖,其他选手只要能顺利完赛就能得到一千美元的安慰奖,若能跑进前30名,还能平分60万美元奖金。

    与之相比,“佳境杯”却要短小很多,选手从北极村出发,驾驶雪橇向北行驶,绕着北极村外围转一圈,再回到出发点完成比赛。整个赛程只有不到30公里,路上也没有河沟巨石拦路挡道,上午出发下午就能比完,很适合还处在初级阶段的“佳境杯”。

    虽然赛程短小,主办方准备的后勤服务和奖金却有很高水平。去年赛事草创主办方想办法拉来20支队伍,为他们开出100万元的总奖金,到了今年总奖金跃升至300万元,参赛队伍也增加了很多,经过资格筛选,最终有50支队伍进入了今天的比赛。

    每支队伍携带6至10只雪橇犬参赛,整个广场有400多只大狗,俨然成为狗狗的海洋,看到阿拉斯加、哈士奇、萨摩耶,还有很多方俊淇也叫不上名字的品种,无一例外都毛光水滑高大强壮穿着带GPS芯片的狗衣,看起来很是活跃,谋杀了很多相机空间。

    时间逐渐走到10点,广场上的气氛也在赛前演出的鼓动下逐渐热闹起来。龙江省高官、漠河县长、佳境集团董事长先后上台发言。还好他们都晓得外面太冷,很快就结束各自的讲话,宣布比赛正式开始,一时百狗奔腾,雪花飞溅,好不热闹。( 超级U盘 http://www.33yqw.com/read/7/787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