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U盘 > 章节目录 第1054章 如果袁盎当初没有伸手

章节目录 第1054章 如果袁盎当初没有伸手

    走出孩子们的房间,汤佳怡关上房门,转身离开。

    套房里间的大床上,马竞靠坐在床头,膝盖上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

    经过后者身边时,女士好奇问了句:“在看什么呢?”

    “儿童节活动的即时数据。”

    “哦,”汤佳怡坐到梳妆台前,依次打开瓶瓶罐罐,开始晚上的例行保养。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害怕韶华不再,虽然岁月刀下留情,没有在她脸上留下难看的皱纹和斑点,但她还是不敢大意,花在皮肤护理上的精力和资金越来越多。

    注意到妻子的动作,马竞无奈地摇摇头,“说了多少遍了,你需要的不是补水是补魔。”

    补魔是补充魔力的意思,方式有很多,比如吃药、比如献祭、比如吸收晶石、比如契约传输、比如自然恢复,但在“fate”系列动漫出世后,补魔却成了体液交换的代名词,蒙上了一层暧昧色彩。

    听见这话,汤佳怡停下手里动作,转过头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强压下吐槽训斥的冲动,她努力把话题拉回正轨,“对了,这次的成绩怎么样?”

    丢给她一个等下要你好看的眼神,马竞随口答道:“还行吧,比端午活动要好一些,日活总算过千万了。”

    “那也不错了,”汤佳怡点点头,“蜜蜂的日活数据时只统计注册用户,能到千万量级已经很成功了。只可惜,儿童节今天就结束了。”

    “嗯,”马竞应声,“不过我们早有准备,明天就会上线第二波活动。你看看这个,能猜出他是谁么?”

    话音落下,汤佳怡面前的音箱屏幕便亮了起来,有个穿着学步裤的白胖婴儿身影浮现其上,圆睁着一双大眼睛看向镜头。

    这款音箱的造型颇为别致,它并没有采用传统的长方体或者时下流行圆柱造型,而是独辟蹊径地使用了碗形设计,看起来像是苔藓覆盖的大号陶碗,外观很是别致,名字更加别致——蜜蜂森森智能音箱。

    更加奇特的是,设计师还在“碗里”放了块液晶屏幕,用来显示时间、表情,以及文字和图像。这块屏幕同时还有旋转追踪功能,能够自动面向说话之人,就和普通人闻声转头认真倾听一样。

    之所以这么设计,却是因为它不是单纯的蓝牙音箱,而是时下流行的智能音箱,“有表情、能倾听”可以赋予语音助手拟人化特征,有助于化解尴尬提升亲和力。

    在亚马逊echo取得巨大成功后,国外的谷歌、微软、脸书、苹果纷纷行动起来,推出搭载自家语音助手的音箱产品。而在国内,狗东、阿猫、度熊、企鹅、粗粮、脸想等企业也都拍马赶上,推出或准备自家智能音箱,试图复制别人的成功,“百箱大战”一触即发。

    除了企鹅和度熊,其他国产音箱都没有自己的语音助理,只能使用讯飞等第三方语音公司提供的技术接口,不但外观设计各种神似,内核体验也是同出一源,更像是在占位子凑热闹。

    “外行”都这么积极了,蜜蜂自然不会甘居人后,同样推出了搭载自家智能音箱,搭载专门开发的语音助理“森森”。

    为了宣传这款产品,蜜蜂抢在林城数博会开始之前和相关酒店达成协议,把一批即将发布的音箱送进客房,用“客房发布”这种崭新形式狠赚了一波关注。等到数博会顺利结束,这批表现出色的“森森”音箱也被酒店留下,继续服务天南地北的客人。

    对着照片上下打量一番,汤佳怡无奈摇头,“认不出来,给点儿提示!”

    这些照片都是合成图,身体模板来自预置的儿童写真照,脸型却是蜜搜识图对用户照片“返老还童”的结果。借着“61儿童节”的东风,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我小时候也很帅#的斗图话题,然后顺势推出“儿童照生成器”系列轻应用,很是赚了一波眼球。

    作为图像识别、修改美化领域的老司机,蜜搜识图这次总共推出婴儿、幼儿、儿童、少年四组32张模板,不同模板的“还童”程度各不相同,全部“毫无ps痕迹”。

    要是少年、儿童组的合成照,汤佳怡没准还能认出来。可婴幼儿时期就不行了,此时颅骨尚未完全发育完成,皮肤饱满弹性高,脸型五官还没彻底固定下来,很难猜到本人是谁。

    本质上来说,蜜搜这种做法和发源于照片时代的“换头术”没什么两样,却因为用上了人脸识别、智能替换、html5页面等新技术,一下子变得好玩起来。因为操作简单、效果优良,很多用户被它圈粉,主动充当“自来水”,到处安利推荐这款产品,帮蜜蜂省下不少宣传推广费用。

    因为免费的缘故,蜜蜂没有从中获得直接收益,却能从中收获名气和新用户,也可以进一步巩固“蜜蜂p图无双逆天”的既有印象,从而为蜜蜂手机的美颜功能带去潜在客户。借助拍照上传、授权读取相册等方式,还能收集到更多真实照片,用于训练自家识图/p图引擎,怎么着也不会亏。

    马竞也没有难为她,开口提醒道:“电商公司老板。”

    得了提示,汤佳怡继续看向屏幕,这小孩的脸方方的,肤色五官看起来不像是外族,所以首先排除歪果仁,目标缩小到国内,心里历数一众电商企业老板,她试探着问了好几个名字。

    “不是,”马竞摇头,“是老马。”

    “扯淡吧!他小时候长这样?一点儿都不像好么!”

    “额,ai预测的结果就是这样,要不你给老马打个电话问问?”

    圈子就这么大,俩人手机上都有老马的联系方式,倒也不愁找不到人。不过汤佳怡还没幼稚到为了这种小事去骚扰人家的地步,作为一个行动派,她更喜欢自己解决问题。

    转头面对音箱,下达命令:“森森,帮我搜一下马耘儿时的照片!”

    话音刚落,喇叭里就传来元气十足的男童音:“如您所愿。搜索完成,正在展现!”

    屏幕上出现一张黑白老照片,三个小孩子的合影,其中一人看起来很像那位。

    “下一张!”

    然后又是合影,主角长大变成少年,配角变成一个卷发少年,却是在马耘发家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澳洲人davidmorley。正是这次在西湖边上的偶遇,才促成了前者五年后的第一次出国,从此世上少了个不太成功的教师,却多了位商界“教父”、鸡汤之王。

    这张照片显然不是汤佳怡想要的,只得郁闷地摆摆手,“下一张,我要更早的,最好是婴儿时期的照片!”

    “如您所愿。搜索完成,正在展现!”

    一张婴儿照片出现在屏幕上,赫然是自己早前看到的那张彩照。

    “错了,这是假的,我要黑白的老照片,森森!”

    “如您所愿。很抱歉,查无结果,”屏幕上出现一张泪光闪闪的委屈脸。

    “噗!”汤佳怡被这个结果逗乐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国人有拍摄满月照、周岁照的习惯,不过这些照片通常都有手法老套、表情呆滞、袒露鸡鸡的毛病,通常不会拿出来示之人前,搜索引擎只针对公开页面,找不到并不让人奇怪。不会让她笑出声的,却是森森那句口头禅,“搜不到就搜不到,说什么‘如您所愿’啊?害我空欢喜一场。”

    “那个是默认响应词,你要是觉得不习惯可以改,在设置、个人首选项里面。”

    森森音箱可以通过蜜蜂家庭管家以及私人语音助理进行管理,也可以直接在液晶屏上操作。

    得益于手机供应链的规模效应,这种1280x720分辨率的低端触摸屏越来越便宜,用百十块成本为音箱带来“人性”外观,还是很划算的。

    汤佳怡依言照做,点击屏幕找到相关设置选项,顺利拿掉了“如您所愿”,不过另一项修改却遇到了问题,“怎么不能改名子?”

    “名字当然可以改,但是只能在列表里挑选,暂时不只是自定义。”

    “为什么?奕秋都能随便改的!”

    “那是在手机上,音箱不行。”

    手机是拿在手里放在耳边使用的,话筒拾音范围不用很大。智能音箱却是放在桌上,远远地出声招呼,需要专门布置麦克风阵列以增强远距离拾音能力。如此一来,音箱语音助手的耳朵倒是“尖了”,却也容易受到外来杂音的干扰,要是周围声音中出现类似唤醒词的音节,音箱就有可能误触发、误响应。

    “森森这个名字是专门挑选的,在普通话里没有同音字,能够有效避免这种情况。”

    “那广告呢?”

    因为被电视里的广告演员唤醒,谷歌家的googlehome音箱扬名全球,被换着花样的嘲讽。

    “当然做了专门处理,森森拥有听声猜节目能力,能够自动忽略电视和游戏背景声,不会被节目声音唤醒。”

    “哦,明白了,”汤佳怡淡淡应声,收好自己的护肤品,绕到另外一边坐到床边,“所以说,第二波活动就是‘猜猜他是谁?’了。”

    “差不多,一千多万用户给我们制造了上一张儿童照,不二次开发一下简直浪费。”

    “侵权问题怎么算?”

    “嗯,从创作者的角度来看,版权理应属于我们的修图ai,但是法律不承认人和法人以外的存在拥有版权,所以版权属于导入图片的用户。至于肖像权,本人还好,第三人就有些模糊了,不提名字不侵权,提了就算侵权。所以,我们只接受本人照片参加活动,这张便是淘汰品。”

    “没有明星名人的话,关注度会不会有问题?”

    “问题自然是有的,所以第二波活动只在蜜聊生活圈还有中小学校友群里投放,大家都是熟人,认出来的几率会大很多,也不会感觉枯燥无聊。”

    汤佳怡眉毛一挑:“不管朋友圈啦?”

    “隔壁把用户数据看得很紧,读取单人相册没问题,读取好友相册然后群发消息就犯忌讳了,保不齐就给我们来个系统抖动、接口调试。与其那样自取其辱,还不如绕过不理。而且,他们的p图应用应该也快出来了,技术大家都有,缺的只是点子和执行。”

    “不会影响到咱们吧?”

    “应该不会,我们的小工具早都整装待发,‘儿童照’风头过去,马上就推出‘毕业照生成器’、sco工具,以及‘假装在港岛’,卡好时间节点,能够抢到最大一块流量。等友商们反应过来,提前设计八一、中秋、重阳的小工具,用户的新鲜感差不多也该消散了。”

    “嘿!你们也是有够阴的!嘴上喊着‘隔壁友商’、私底下却小动作不断。”

    “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基本上能够维持斗而不破的状态,顶多是系统抖动几下,”合起笔记本放在床头柜上,马竞笑着说道:“以前那种互相卸载、互相封杀才叫狠呢。”

    “什么时候友商真的变成友商就好了。”

    “这恐怕很难,即便合作伙伴,也要争利润、压风险,有竞争关系的公司想要和谐共处就更加困难了,看看咱们的三大运营商,明明是一个老板,斗起来还不是手段齐出?”

    “也是啊,”汤佳怡笑着摇头,个中滋味实在难以言说。

    收起笑容,她想起一事,张口问道:“既然是话题营销产品,今年高考准备怎么整?还安排darb去考大学?”

    “是doctorb,”马竞失笑摇头,“今年不考了,团队打算闭关修炼一年,争取明年够上清华分数线。”

    “能行么?”女士疑惑问道,“ai不是不擅长主观题么?还是说技术上又有什么突破了?”

    “嗯,硬件性能提升、算法有所改进、知识图谱也更加完善,网络版的语意理解、语言组织能力有了很大进步,写出来的作文比去年好了很多,基本上别人很难看出是机器人写的。”

    “这么神?”

    “一般般吧,”马竞摇头否认,“ai的作文水平还不稳定,题目新旧对分数影响很大。”

    虽然对方说得含糊,汤佳怡还是猜到了真相,“是因为题目太新,没有足够数量范文,然后你们没地方提取‘素材’,没法复制粘贴了?”

    (本章完)( 超级U盘 http://www.33yqw.com/read/7/787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