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U盘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火锅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火锅

    看着有些奇怪的纸板,吴攀好奇发问:“这是什么?”

    “你不知道?”沈莫愕然看他,接着反应过来,“也对,那时候你应该还在太平洋上,应该没看见我的朋友圈动态。”

    吴攀听了更迷糊了,“你朋友圈里不都是游戏截图和视频么?”

    “不对不对,4号晚上我有分享别的视频。”

    “你设了两日不可见,我到哪里去看?”吴攀郁闷吐槽一下,连声追问道:“到底什么意思?这纸板是做什么用的?”

    “那我重发一下好了,”沈莫拿起桌上的手机,将某段视频重新分享一遍,“你看过这个视频就明白了。”

    下滑刷新,朋友圈里果然出现了新的内容。随手点击老沈分享的那个视频,吴攀小声嘀咕起来:“这不是蜜蜂马竞么?中秋晚会表演折纸?这有什么好震惊的?”

    沈莫却懒得解释,“憋说话,看过再说。”

    本着对节目内容的自信,蜜蜂在当晚放出了蜜蜂秋晚的高清精编版。作为整场晚会最大牌的明星、最新奇的节目,马竞和他的折纸魔术理所当然收到最多的关注和讨论。短时间内,网上就冒出很多表演剪辑,沈莫分享的这个便是他收藏的最清晰版本。

    吴攀疑惑着点开视频,只见马竞手里拿着张粉纸折叠撕扯,三两下就有一颗花骨朵在他手中成型,然后就见那朵纸花自行开放接着自动合拢。

    老吴有些疑惑,“这个,不会是倒放吧?”

    “不是,”沈莫摇头,“继续往下看!”

    在后面,是腾空而起的纸火箭、自行起飞的纸飞机、慢腾腾溜走的纸车,显然非是一般的视频特效所能做到。

    “我去!”老吴一时没忍住,急声问道:“他怎么做到的?明明只是一张纸……”

    联想到面前的纸板,他又连忙改了口:“不对,是不是纸有问题?”

    “答对了,可惜没奖。”

    拿起一张纸板,沈莫继续说道:“马老板没说是怎么做到的,不过万能的网友还是自己找到了答案。他们在蜜蜂围脖上挖到个名叫顾楠的蜜蜂工程师,那家伙的主页上全是硬纸板做成的电动玩具。马竞的纸花纸火箭、顾楠的纸玩具,原理应该是一致的,区别只是厚度和成本。”

    “应该是这样,”吴攀同样认可这个推断,接着他便笑了起来,“这很可能是蜜蜂计划好的宣传套路,先让马竞表演节目吸引人气,接着避而不谈吸引网友挖掘,再把答案放到触手可及的地方等人发现。为的就是利用你们的震惊宣传新产品。”

    这是典型的病毒营销套路,沈莫并不感到意外,“很有可能。不过这不重要。”

    伸手敲敲最顶上那张纸板,他微微有些得意,“这张是我照着顾楠的视频攻略自己做的,可以组装成一架纸的四面鼓。”

    “哦?”再次看了眼纸板,吴攀眉毛一挑,“所以你的新想法就是做这个纸板?嗯,这东西的原理貌似不太复杂,外形设计可以参考现成的纸艺图纸,设计成本不高,物料成本也不贵。不过咱们能做,别人也能做啊,到时候很可能像VR盒子、手机气垫一样打成烂仗。”

    “所以山寨抄袭是不行的,”沈莫摇头,“我联系了那个顾楠,他说智能纸板会对外开放,只要购买了他们的验证芯片和NFC贴片,就能得到蜜蜂的专利保护,还能接入蜜蜂纸板应用。”

    “哦呵,听起来还不错,”吴攀来了些兴趣,虽然他们没玩过纸板,但以前做过更加复杂的梳头机器人,又有蜜蜂的技术支持,做起来应该不难。“唯一可虑的,就是市场前景有多大?竞争对手有多少?”

    听见他的问题,沈莫有些遗憾地说道:“这是个全新的项目,市面上也没有成型的参照对象,也没有公布授权厂商的数量,不好说市场前景如何。不过这个项目最大的优势就是便宜,就算赚不了大钱也不至于血本无亏,蜜蜂PBB芯片只要几块钱、NFC贴片不到五毛钱、还有一种光学识别的版本更是只需几分钱的导电涂料。”

    NFC近场通信向下兼容RFID射频识别技术,所谓的NFC贴片就是复杂些的RFID电子标签,成本着实高不到哪里去,五毛售价里面已经包含了蜜蜂的检测认证费用以及垄断利润,PBB芯片的情况也是类似。

    “这倒也是,”吴攀点点头,接着反应过来,追问道:“怎么?还有不同的版本?”

    “嗯,”沈莫敲敲桌子上的手机,“主要是手机的问题,中高端手机内置NFC模块,直接用可交互NFC贴片就行。要是手机没有,就只能使用USB数据线,那种光学识别的版本是蜜蜂手机专用,因为有把握拿到传感器API。”

    想了想,吴攀建议道:“数据线就算了,用着不方便成本还高,咱们还是专攻NFC和光学识别吧。”

    “这个不急,”沈莫却忽然泼了盆冷水过来,“项目还在早期阶段,咱们有足够的时间调研评估,不急着做决定。”

    “啊?”老吴惊讶起来:“这不符合蜜蜂的习惯啊!他们不是喜欢闷声憋黑科技,等到产品接近完成才拿出来吓人么?这回怎么改性子了?”

    “的确是这样,”沈莫解释说:“我也问过顾楠同样的问题,他倒是没有隐瞒原因。按他的说法,任天堂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所以不得不早早公布纸板项目,免得将来披上抄袭山寨的恶名。”

    为了扫清将来商业化的障碍,顾楠很早就自掏腰包收集纸板及折纸相关的知识产权。岛国向来盛产技术宅、艺术宅,顾楠自然要早早下手,一开始发觉有当地企业在做同样事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项目拿到蜜蜂投资,他借助集团情报支援调查对方,方才惊觉那家公司背后居然是任天堂。考虑到任天堂的名声和底蕴,顾楠决定提前曝光智能纸板项目,还拉来马竞帮忙吆喝。

    “任天堂?”吴攀愣了一下,接着回过神来轻轻点头,“倒也算是回归老本行。”

    1889年,雕刻家、设计师山内房治郎在京都开店售卖自制的骨牌(港岛赌片里常见的牌九)和花扎牌(一种只有图案的纸牌),后来业务越做越大遂将店铺改名“任天堂骨牌”。60年后,他的曾孙山内溥继承家业,任天堂逐渐成为优秀的扑克牌企业,并在1962年成功IPO。再后来,山内溥招来以横井军平为代表的一批理工科大学生,尝试进军电子玩具和电子游戏市场,最终让任天堂成为世界上最成功、最纯粹的游戏厂商。

    直到现在,任天堂还在销售花扎和纸牌,不过已经变成一种饱含情怀的周边产品。

    “对了,任记要做什么,能查出来么?”

    面对老友的问题,沈莫却是两手一摊:“我也想知道,可惜没那能力。”

    “也是,”吴攀其实也没报希望,话音一转,“说起来,这貌似是个好消息。”

    “的确,”沈莫从文具筒里抽取剪刀,笑着说道:“不管如何,蜜蜂和任天堂相继发布和纸板有关的产品,有很大可能带火这个题材。咱们现在下手早作准备,应该能在风潮初起时喝到一口热汤。”

    见他动手制作,吴攀也不禁手痒,“还有剪刀没有?”

    “没了,你拿美工刀凑合吧!”

    手工活儿最适合杀时间,等到书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时间已经过了中午12点。

    孙湉出现在门口,先问了句:“在聊什么呢?”

    视线扫过房间,却见沈莫和吴攀对坐书桌两边,桌面上满是黑白颜色的硬纸片,旁边还有纸板做的方盒子和小吉他。

    看到插在方盒子里的手机,她心中顿时了然,昨天就见沈莫在捣鼓纸板,现在总算见到成品了。

    拿起来看看,伸手在四个鼓面分别弹了下,她忍不住吐槽道:“没啥好玩的,手艺也好烂,要是我绝对不会买。”

    “那个只是练手的,第一次弄手艺当然会粗糙些,”沈莫抬头替自己辩解着,然后指指旁边的小吉他,“你看那个尤克里里,手艺明显提高了很多。”

    伸手拿起小吉他,试着在棉线做成的琴弦上拨动几下,插在琴箱里的手机立即发出甜美欢快的声响。

    来了兴致即兴弹了段“两只老虎”,孙湉满意说道,“这个倒是不错,进步很明显。”

    沈莫笑着接住女友的夸奖,“那是当然。”

    吴攀插话进来,直言拆穿,“那个破鼓才是他自己设计制作的,这个琴是别人设计的,而且最开始的框架也是我弄得。”

    “行了行了,”沈莫脸色微囧,霍然站起,

    转移话题:“这个先放着,等吃完饭再弄好了。”

    孙湉也注意到了桌上的黑白纸片,“嗯?这个又是什么?”

    沈莫手指自己,满是骄傲地认领道:“纸板钢琴,我自己设计的。”

    纸板乐器的原理大同小异,虽然手头没有蜜蜂的芯片和NFC贴片,也没拿到配套的手机应用,但他还是用旧键盘和数据线做到了同样的事情,显示出了高强的动手能力。

    注意到垃圾篓里的键盘残躯,孙湉扭头瞪了某人一眼,给他了一个回头找你算账的眼神。

    午餐是很有海滨特色的海鲜火锅,在这秋老虎的肆虐的时候吹空调喝凉茶吃火锅,简直不要太爽。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简单省事,女主人只要端出方口火锅插上电倒上水,再把外卖小哥送来的海鲜和蘸料分别装盘端上桌,端的是省事又方便。

    不过省事是省事了,却也少了夸奖女主人厨艺的乐趣,按惯例请手机和网友先欣赏一下,大家只好找点别的话题来聊。

    秉承餐桌上不谈工作的习惯,吴攀没提纸板玩具,而是好奇地问起来为啥吃火锅。

    孙湉扭头看了眼齐琳琳,“都是你家这位的主意。”

    后者点头,“没办法,游戏里的汉代火锅看起来太过诱人,只好弄个差不多的打打牙祭。”

    齐琳琳才开始玩游戏,自然被系统引到着加入了“天马采购团”。她没有选择提刀拿弓去战斗,而是在孙湉的建议下去了后勤部门,负责给队伍里的官老爷们当厨娘。

    连手游《蜀山器灵传》都有高清食物,作为AAA级主机大作的《丝路》的食物系统自然是更加精美。开发者不但在食物上使用更加精细的建模和贴图,还开创性地将物理引擎和气味模拟器用在食物模拟上面,前者赋予食物弹性和动感,后者带来更加直觉的嗅觉体验,的确有效地增强了游戏体验。

    虽然孙湉这边没有气味模拟器,齐琳琳还是被游戏里冒着气泡和热气的火锅所打动,嚷嚷着中午要吃火锅。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汉朝也有火锅?”吴攀眨眨眼睛,“不是说火锅起源于清朝,是山城还是自贡来着?”

    齐琳琳夹起一只皮皮虾,塞进蘸碗里抹上酱料,边吃边含糊着说道:“管那么多做什么?看着舒服就行了。”

    “清代流行的是铜火锅,”沈莫道:“不过这种烧热汤涮着吃的吃法却要久远的多,古代有那种放在桌子上现吃的小鼎,汉朝时就有分格鼎、分格锅,葱花、豆瓣、酱油醋、猪脂羊膏也都有,张骞又从西域带回大蒜、胡椒和芝麻,和现代火锅相比只差一把海椒,他们自然要在火锅上多做文章。”

    齐琳琳注意到一个细节,插话问道:“这么一说,好像现在吃的东西很多都是产自国外?”

    “的确是这样,”沈莫点头确认,“完全土生土长的只有大豆、水稻、白菜几种,其它小麦、玉米、油菜、花生、葱都是外来物种,不过来的时间有早有晚,土豆、苹果是清朝传入,小麦却早在新石器时代就从中亚传了过来,一开始是连皮蒸着吃,直到宋代才流行磨粉做面食,比如武大郎炊饼。”

    两女齐齐咋舌,“石器时代,原始人跑那么远?”

    “嘿!不要小瞧古人哟,原始人的迁徙能力还是很强大的,一代人走不完就两代人,是真正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超级U盘 http://www.33yqw.com/read/7/787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