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U盘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十五章 好队友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十五章 好队友

    正在感慨回味,方俊淇忽然听见问话声:“想什么呢?”

    却是冬有春注意到身边动静,撸下耳机看了过来。

    见他回头,对方快速说道:“我们这边还差点,你先去门派你看看,做套门装制服什么的。”

    “好,门派怎么进?”

    “主界面点‘好友和组队’就能看到,不说了你自己看吧!”

    “嗯,我去看看!”

    找到“回门派”按钮点击,画面一转,方俊淇眼前出现一片山水建筑。

    驻地一点儿也不大气,山是小土丘、水是小溪流、建筑全是草棚子,再加上外面的小块田地,一眼就能望到头。

    好在这些棚子破归破,用处却也是有的:聚义堂发布任务、屋舍居住村民、裁缝工坊制作服装、仓库保存杂物、农田产出灵米药材,都比较实用。不过比较尴尬的是,农田有了,下游的丹房和酒坊还没盖起来,村民们辛苦种植的粮食药材只能收进库房。

    之所以没有丹酒工坊,却是因为没地没人建不了,驻地外围被氤氲白光笼罩,须投入资材扩张土地才能建设,而且功能建筑需要NPC主持,就算早早建起武器工坊、炼金工房、实验中心,没有铁匠、炼金术士、发明家也是白搭。

    NPC的获取说倒也简单,多赢几次就好,秘境作战获胜一定几率出现流浪NPC,身份职业与秘境类型相关,谈判成功可将其招募至驻地。要是专业不对口,还能将合约挂到市场互通有无。

    当然,这个功能主要是为那些手残运气背很难吃到鸡的土豪准备的。

    毫无疑问,《秘境逃杀》的门派系统是强大的,却也是恐怖的,让方俊淇想到了那句“鹅厂吃鸡:土豪加速伞降、落地就有98k”的段子。

    在他旁边,冬有春结束第一场战斗,扭头却发现方俊淇正在看着裁缝NPC发呆。

    “想什么呢?”他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方俊淇回过神来,挺了挺下巴,“门派太强大了,后期的平衡性怎么办?”

    “这个却是不用担心,属性装备造起来很麻烦。造好了也不容易带进战场,天梯排位暂时禁用属性装备,休闲模式倒是不限,系统却会把实力相当对手凑一起,你有开局火箭炮,他有自带加特林,大家还是平衡的。”

    听他这么说,淇哥有些泄气道:“排位不让用、匹配谁都有,这还有什么意思?”

    “怎么会没意思?”冬有春眉毛一扬,“平衡只是相对的,提前准备好武器,生存成功率自然要高一些。而且你不觉得自己盖工厂生产军火很带感么?”

    “是这样没错,”方俊淇点点头,点击装备上刚刚完工的门派紫袍,“淇哥强无敌”顿时变成紫茄子,看起来更加显眼拉仇恨了。

    摇了摇头,他吐槽道:“穿这套进战场,你确定生存能力会增加?”

    冬有春耸了耸肩,“这是无属性时装,不显眼怎么突显身份?增加生存能力的环境迷彩、吉利服,乃至隐形衣需要很高的裁缝等级,咱们这位还不行。”

    见对方又有些泄气,他伸手敲敲桌子,“慢慢来,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这些衣服官方都还在制作,你着急也没用,赶快响应‘组队召唤’,带你装逼带你飞!”

    光影流转、天旋地转,“淇哥强无敌”再次出现在秘境当中,周围是同款紫茄子,脚下是陌生新世界:禾苗连绵、农机齐备、水罐光伏木房子,显是一处典型美式农场。

    和只有一张地图的“大逃杀”游戏不同,《秘境逃杀》拥有十几种不同风格的地图,再加上PCG(程序化内容生成)功能自动修饰细节,每次进入的地图都是全新的。

    当然,万变不离其宗,建筑、围墙、道路、林地、水面、载具、补给箱这些元素始终都在,只是位置和外观发生了改变。

    “先去找箱子,”冬哥在语言频道里吩咐道,“弄到武器就马上向我靠拢,咱们找地方躲起来。”

    “知道!”方俊淇答应一声,压下遁光,朝着一处亮点飞去,身上的紫袍时隐时现宛如信号灯。时装固然拉风吸睛,却不适合埋伏隐藏,然后开发组就体贴地设计了快捷键,一键穿脱不要太方便。

    不巧的是,很快有两道遁光追了上来,显然别人也看中了这个补给箱。

    临近目标,遁光状态自动解除,淇哥无视身后射来的箭矢、风刀,一门心思冲向目标。人物初始的攻击非常低,打在身上跟挠痒痒一样,只要率先摸到武器,他就能瞬间翻盘收割掉这两货。

    他这次的运气一般,没能开出远程武器,出现在箱子里的赫然是把电锯。

    虽然这玩意儿在B级电影里堪称无敌神器,上斩鲨卷风、下割死僵尸,杀人分尸更是溜得不行,但真得拿到手里,人们就会发现操作起来着实不方便。几公斤的锯子本就压手,开起来还会持续震颤,臂力不行怕是端都端不稳。

    方俊淇的角色没加额外力量,电锯震颤得更加厉害,要不是5点幸运罩着,一准儿割伤自己。

    见他从杂物箱里抽出一把凶威赫赫的电锯,落后一步的追兵对视一眼,一前一后夹击于他,打定主意欺负对方移动慢、转身慢。

    实际上,他们最佳做的应是拉开距离慢慢磨死目标,不过俩人贪心作祟,不想离电锯太远,默契地凑到“淇哥”面前,都想第一时间捡走他掉落的箱子。他们却不知道,这点小心思反倒害死了自己。

    因为力量点数太低,电锯在“淇哥”手上乱晃乱扫,呈现出难以捉摸的随缘轨迹,对面的风刀哥首先中招,主动躲避反倒撞上锯口,当即浑身飙血很快化光而去。

    眼见盟友送命,后面弃弓挥拳的哥们如梦初醒,连忙转身跑路想要拉开距离,不料方俊淇也是个狠家伙,直接对着他扔出手中电锯。好死不死的,尚未停止的锯条挂在那人脖子上,顿时蓝血狂飙小命去了半条。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淇哥强无敌”凑上去使出菜鸡拳,付出30点生命的代价带走了对方。

    两人都是一穷二白,死后没有留下任何战利品,方俊淇低骂一声,掏出馒头吃了起来。紫云门还没招到厨子,暂时只能吃商店出售的馒头,恢复生命的速度只能说聊胜于无。

    半分钟后,“淇哥”钻进一辆拖拉机驾驶室,打火启动突突开跑。

    有车代步,他的速度和胆气增加不少,开着它见人就撞好不嚣张,很是抢了几个箱子。没过多久,对面开来一辆联合收割机,旋转的收割轮看起来甚是吓人。

    看了眼不远处的亮点,方俊淇心下一横,拖拉机直直地怼了上去。拖拉机发动机前置、收割机发动机后置,这就给了他正面硬来的底气。而游戏系统也没让他失望,虽然被收割轮打得面目全非,拖拉机的大鼻子还是戳进了收割机驾驶室。

    两辆农机连在一起很快双双熄火,淇哥却顾不上在意这些,操作人物猛冲上去,挥舞着手中的电锯。

    “第三滴血!”一枚银色三尖星徽章出现在屏幕上。

    捡起收割机手留下的小箱子,淇哥连忙朝亮点补给箱跑去,从汽油桶里掏出一杆M6。欣喜地装备上这杆点券武器,把战利品箱子里开出的3倍瞄准镜装上去,对准远处随意勾动扳机,却只响了一声就没了反应。

    “半自动就半自动吧,总比电锯好,”方俊淇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冒失开火暴露位置,很快就有几串子弹呼啸飞来,吓得他连忙按键扑倒,钻进齐腰高的麦田里。

    有了差点被打成筛子的教训,淇哥老实了不少,一路且躲且跑很快就和大部队回合。

    紫云门众人的状况还算不错,进来七个现在还有六人。那位提前牺牲的同伴也没退出游戏,此刻正在聊天频道里充当共享雷达,大呼小叫很是热情的样子。

    不管有没有读过高见广春的小说《大逃杀》,大家都知道“活到最后才能胜利”的道理。然后很有默契地,各支队伍陆续选择埋伏待机,埋头收集物资改造装备加强防御,农场上空的哒哒声逐渐稀落下去。

    可惜好景不长,屏幕画面一闪,场景边缘开始崩溃,地图收缩开始了!

    这是源自“大逃杀”小说第二条核心规则,随着人数减少、时间流逝,场景上的安全区域会逐渐缩小,从而把“玩家”们赶到一起,逼迫他们放下一切决死搏杀。

    《秘境逃杀》同样继承了这条规则,随着时间流逝,场景边缘就会崩溃消失,探险者必须在完全崩溃前杀死其他人,然后钻进随机出现的“生门”,回归修真界。

    所以理所应当地,一场逃亡-阻击大战很快开始。运气好呆在“生门”的家伙最是滋润,大可以继续“伏地魔”这份有前途的工作,远离安全区的玩家使出吃奶力气狂按键盘,希望能在场景崩溃之前逃出生天,却往往为前者所趁,沦为他人攀登排行榜的垫脚石。

    紫云门众人就遇到了这样的倒霉状况,“生门”直接抓在农场另一边,他们只得钻出安全的房子,猫着腰、绕着圈,一点点靠近那边。

    房子周围都是空地,视野非常良好,这本是他们主动挑选的战场优势,现在却成为众人的催命符。尽管众人走得小心翼翼,却还是被人发现射来一串子弹。几人被迫还击,声响惹来更多落水下石之人,终因寡不敌众先后化光。

    “草草草!”一把扯下耳麦,小淇哥疯狂发泄着郁闷的情绪。

    骂着骂着,他突然把怒气甩到开发组身上,“场景崩溃太死板了,要是像‘大逃杀’那样弄个毒圈,咱们没准还能活下来。”

    “那是电场,不是毒气!”有人提醒道。

    “都一样,反正都是持续掉血。碰到毒圈还能用补给品顶一会儿,秘境崩溃可没辙,不跑就是死。真是见鬼的微创新!”

    “行了,”小冬队长开口了:“这类游戏就这样,最后吃鸡的只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陪衬。”

    “嗯,”方俊淇不情愿地点头,紧接着语气一提,“这是怎么回事?游戏还没结束,怎么就有人胜利了?”

    冬有春扭头看了眼屏幕,“那是个逃兵!”

    “逃兵前头还有‘胜利者’标签,是不是出bug(漏洞)了?”

    “没有bug,一切正常,”冬哥摇摇头,“游戏获胜有三个办法,你知道吧?”

    “嗯,驱逐非本门玩家、采集10份秘境特产、捕捉稀有灵兽天鸡。”

    “对的,”冬哥颔首赞许,“驱逐是正统玩法,笑到最后吃到鸡;采集是挑战玩法,带走特殊道具万事大吉;捕捉是彩蛋玩法,找到天鸡结束游戏。然后就是逃兵玩法,‘生门’一出现就钻进去。”

    方俊淇摇摇头,“这明显不符合‘大逃杀’规则嘛,还说不是bug?”

    “世界观不一样,具体规则自然要有差异。”

    “大逃杀是生存游戏,核心目标是活到最后,‘秘境逃杀’是经营游戏,核心目标是独占资源。之所以要求驱逐非本门玩家,为的是独占秘境道标锚点,方便后续开发。这样一来,活到最后独占最大利益,早早跑路保住既得利益,都可以说自己是胜利者。”

    “至于另外两个目标,后续开发的成果就是特产、天鸡。有人得到它们,其他人自然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

    方俊淇皱起眉头,很快想到一个不合理的地方,“那NPC呢?这样到哪儿去找NPC?”

    冬有春不答反问:“嘿,你以为天鸡是什么?”

    “是NPC?”

    “是这样没错,抓到天鸡必然出现招募剧情。”

    小淇哥翻了个白眼:“这也太扯了。”

    “没关系,你可以把它当成人工智能模块,”冬有春抖抖肩膀,招呼众人:“不说这个了,再来?”

    方俊淇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发现还不到19点,当即爽快道:“再来!今天一定要吃到鸡。”

    说是这么说,半小时后当他的手机响起,带来“女朋友的呼唤”,某人还是抛下众人跑路了。( 超级U盘 http://www.33yqw.com/read/7/787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