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U盘 > 章节目录 第1001章 艾丽西亚的梦

章节目录 第1001章 艾丽西亚的梦

    斯德哥尔摩,阿兰达(arlanda)国际机场。

    蔼蔼暮色中,机尾涂着红色凤凰图案的空壳a330平稳降落在跑道上,接着滑行向前,停在5号航站楼后面。

    廊桥自动伸出接上舱门,穿着红色制服的国航空姐打开舱门,向一众乘客殷勤告别。

    给弟弟发了条到站短信,艾丽西亚冲着不远处的艾玛招了招手,站起来去了随身行李,迈步朝舱门走去,很快就踏上自己国家的土地。

    熟悉的机场,熟悉的人,让离家一月的她内心激动,很想说些什么。

    富含感情的诗句尚在酝酿,耳边就传来同伴的声音,“艾希,再见啦!我得去看看我的飞机还在不在。”

    瑞典女孩点点头,摆摆手,“那就祝你好运,咱们夏天再见!”

    bdc顺利结束,各国与会者拿着蜜蜂游戏提供的机票陆续踏上归程。艾玛的目的地是挪威的卑尔根,却临时修改行程,和艾丽西亚一起上了飞往燕京的飞机,接着转乘国际航班飞来了斯德哥尔摩。到了这里,艾丽西亚就算是到家了,后者却还得继续转机,搭乘飞往挪威卑尔根机场的航班,却是无暇多做停留。

    安检过关,去行李转盘那儿领取行李,艾丽西亚对着行李牌看了又看,确定没有拿错,这才拖着自己的rimowatopas银色旅行箱朝接机厅走去。

    霍尔斯滕-拉尔森靠墙站着,低头玩弄着手里的电话,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在靠近。然后他就被人从侧面抱住,“弟弟,我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金发女孩,他很随意地说道:“当然想你啊,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跑去享受环球旅行,你知道我有多么难过吗?”

    “这算什么环球旅行?不过是坐飞机绕着地球转圈罢了,”艾丽西亚满心无语,“再说了,之前是你自己说不去的,现在怎么又来怪我?”

    霍尔斯滕很实诚地接话,“我后悔了,行不行?”

    艾丽西亚放开对方,拉着行李箱朝升降梯走去。

    快走几步,殷勤地接过姐姐手里的行李箱,霍尔斯滕说道:“我以为蜜蜂游戏只是请你们过去度假休闲,自然不想跑去浪费时间。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准备了那么多好东西,还有梦境写入设备,真是神奇,他们怎么做到的?姐姐,你知道它么?”

    自家弟弟喋喋不休地丢出一个又一个问题,艾丽西亚却没有丝毫厌烦的情绪。她到底是个女孩子,一个人跑到地球对面呆了那么久,心里自然积累了很多想念。在这些想念与好感消耗完之前,弟弟的声音只会让她感到亲切,绝对不会变成噪音。

    看到姐姐嘴角含笑不停点头,就是不回答自己的问题,霍尔斯滕终于发觉不对,出言提醒道:“艾莉,你在想什么?请回答我的问题!”

    “啊!”艾丽西亚从走神中惊醒,问道:“哪个问题?”

    “蜜蜂的梦境写入设备,我想了解更多信息?”

    “你说lmd啊,我有参加试用体验,感觉的确很神奇。”

    “啊?”霍尔斯滕惊了,“艾莉,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起?”

    后者转头看向弟弟,吐出三个字母:“nda。”

    nda是non-disclosure agreement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保密协议。为了制造悬念,蜜蜂研究院和艾丽西亚她们签有协议,后者在整个试用期间不得对外透露信息,违者将会除以高额罚金。现在活动结束人也离开,相关信息自然得到解禁。

    “那现在可以说了吧?”

    “那是当然。不过,”艾丽西亚指指不远处的自动出票机,“咱们先买票上车,等会我再跟你说。”

    阿兰达机场在斯德哥尔摩市区北面42公里,前往市区最快的方法便是去地下层搭乘阿兰达快线(arlanda express),到市区再换乘其他车辆,一个小时保证能够到家。快速列车的票价比机场大巴(flygbsarna)贵一倍,不过姐弟两个都还没有超过25周岁,机场快线打半价,而大巴只打7折,实际价格相差不大自然选择更快的。

    帮姐姐把行李箱塞进行李架,霍尔斯滕拉着对方坐下,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下可以说了吧?”

    “嗯!”艾丽西亚点点头,“到达鹭岛第三天,我和艾玛去看了‘流浪地球’的试映场……”

    正说着,霍尔斯滕却插话进来,”打断一下!姐姐,说到这部电影,我要的vr光盘你有带吧?”

    “带了,回去就给你,”艾丽西亚点点头,指指头顶的行李架,“我还给你带了两样礼物,都是国内不容易见到的好东西。”

    霍尔斯滕有关注姐姐的twitter,早就从中发现蛛丝马迹,知道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不过他还是很配合地问道:“是什么?好期待啊!”

    后者却卖起了关子,“先不告诉你,回去再说。”

    接着,她把话题拉了回来,“看完电影,艾玛抽到三张梦境学习机体验券,然后带着我和另外一位芬兰朋友去参加体验。如何被要求参加为期两周的视觉识别训练,说是这样才能保证效果。”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后来我们才知道,识别训练只需要三天,不过真正的梦境学习机当时还没有造好,然后我们就足足训练了十四天。”

    “哈哈,”金发男孩配合地笑笑,“你们是怎么训练的?”

    “躺在休闲床上,头上戴着特制的vr头盔,然后在虚拟世界里面玩找不同游戏,”女孩说道,“对了,那台头盔的显示效果特别厉害,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头显设备。你知道的,我两只眼睛视力不一样,戴上vr头显会让我觉得不舒服,哪怕蜜蜂n7也是如此,但那台设备却没有这个问题,显示效果非常非常自然,就和带着普通眼镜的感觉一样。”

    “是吗?”霍尔斯滕被她勾起兴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好像是一种名叫owd(光波导显示)的新型显示技术,和微软hololens用的是同样的技术,却比美国人做得还要好。”

    “等等,”前者挠了挠头,“hololens是全息眼镜,你却说你戴的vr头盔,owd也能用在vr上面?”

    “当然!”艾丽西亚很肯定地重重点头,手指自己的眼睛,“而且效果很不错!”

    波导是引导电磁波的传输装置,光波导则是利用光的全反射原理传输光线的特定装置,最常见的便是各种光纤。

    和已经成熟的光纤不同,光波导显示的技术要求和制造难度要高两三个数量级。光纤只对传输距离有要求,只要光纤别在里面衰减太多就算合格,后者却要求每束光线都出现在合适的地方。hololens那样只要求平面显示倒还罢了,只要解决反射光栅的制造和保护问题,就能愉快地量产上市,蜜蜂owd却比较麻烦,他们要求设备可以精确重现光线的三维方向,再加上时间概念,便是所谓的四维广场、

    “光场?”听见姐姐的描述,霍尔斯滕忍不住惊叫出声,“光场不是骗局么?lytro骗了一波,magic leap换个方向继续骗。”

    “不不不,”艾丽西亚再次手指自己的眼睛,“lytro和magic leap做不到的事情,不意味蜜蜂做不到,我的眼睛就是证明。”

    光场并不是新鲜概念,早在上个世纪就有学者投入这方面的研究,后来美国初创公司lytro利用光场拍照原理,推出了家用光场照相机,号称可以捕捉1100万束光线,记录三维光场信息,让用户可以在自由地调整图片焦点。

    然而这个产品却失败了,它的实际像素远比1100万小,调整焦点还需要专门的软件,无论是显示效果,还是方便程度都被当时的智能手机碾压。等到手机厂商利用多次曝光技术实现先拍照后对焦效果,lytro公司更是彻底没有了活路,现在果断改行去玩vr虚拟现实了。

    magic leap是另外一家研究光场显示技术的公司,他们正在研究的光纤扫描显示器号称可以绘制模拟光场信息,与真实光场叠加能让用户看到最完美的ar增强现实画面,或者说全息画面。

    和lytro至少有个产品不同,magic leap只有个头巨大且很不完善的原型机。不过他们深谙“就像也怕巷子深”的道理,早早就在youtube上开设频道,上传精心制作的宣传视频。凭借着精彩的画面以及信誓旦旦的承诺,ml公司很是圈了一波粉丝,其中就有google、ali这样的业界巨头,先后拿到十几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这家公司很快发现巨头的钱拿着烫手。因为调门起得太高,他们受到全世界科技媒体的关注,却始终没能拿出可用的演示产品,所谓的实机视频其实是特效工作室打造的cg影像,不少人因此质疑技术的真实性,甚至将其视为下一个theranos。后者宣称只要一滴血就能完成血液检测,直指痛点的强大功能很快受到消费者和投资界的追捧,估值一度高达90亿美元,堪称超级独角兽,结果却被爆出检测结果作假,估值崩掉九成九,企业也惹上官司面临调查。

    magic leap是不是泡沫骗局,艾丽西亚并不知道,她只知道眼见为实,蜜蜂owd头显的显示效果,有自己和一众测试者作证,却是做不了假。

    “好吧好吧,”霍尔斯滕耸耸肩,表示接受姐姐的说法,“但愿你没有被他们催眠。”

    艾丽西亚猛然转头,狠狠瞪了弟弟一眼,“你才被催眠了呢!”

    后者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这个眼神让他想起了曾经被姐姐支配的恐惧。

    男孩连连摇头,想要把这些儿时记忆甩出脑袋,这时却听到姐姐幽幽说道:“也许,我们可能真得是被催眠了。”

    听见这话,他满脸紧张地想要问个究竟,却听艾莉笑着说:“不然怎么能够看到科幻片里的场景呢?”

    暗暗翻了个白眼,男孩追问道:“你都见到了什么?”

    艾丽西亚双眼放空,陷入回忆当中。

    “3月31号,蜜蜂研究院把我们全部54名体验者叫到一起,告诉我们说梦境学习机造好了,让我们抽签排序开始体验,并且提醒安排时间,确保可以在体验时能迅速睡着。然后我就玩了一晚上的游戏,第二天戴着黑眼圈和墨镜去了梦境研究所。”

    “等等,”霍尔斯滕插话进来,“为什么不用安眠药?”

    女孩转过身来,在弟弟额头亲昵地戳了一下,“笨蛋霍尔!药物催眠效果和自然入睡不是一回事,吃了药就不容易做梦了。”

    后者轻轻点头,“原来如此。”

    其实她说的不严谨,吃了不容易做梦的,是早期安眠药,因为它们会强烈抑制rem(快速眼动睡眠)。一时无梦固然爽,等到停药以后,又会迅速反弹频繁做梦惹人烦忧。后来的安眠药做了改进,降低对rem期的抑制效果,使得用户可以正常做梦,睡眠结构和实际效果接近真实。不过新药依然对实验效果存在干扰,梦境所特地将其排除在正式使用体验之外。

    “梦境学习机和我们之前用的训练设备有些像,同样是一张床一台vr头盔,只是头盔体积更大,而且床头还多了个屏蔽罩一样的东西。通宵玩游戏还是很有作用的,躺在床上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然后我就做了个梦。”

    “梦到什么了?”

    艾丽西亚微微一顿,忽然用蹩脚地中文念道:“杀敌练功、夺宝炼器,手下儿郎三千,惟我逍遥神仙。”

    这句话其实是《美猴王》最新dlc“妖魔洞主”的宣传语,蜜蜂游戏的广告铺天盖地,很多外国人都听过这句话,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

    “嗯咳咳咳!”霍尔斯滕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得满面通红,转向姐姐,“开玩笑有意思么?愚人节都过去了好不好?”

    前者耸了耸肩,“我没开玩笑啊,在梦里我的确做到了这些事情。和宣传视频里的内容非常像,却又有着细节上的不同,视频里是男妖怪,我用的却是女妖怪,一只很漂亮的鹿妖。”

    霍尔斯滕犹自不信,追问道:“确定不是玩了一晚上游戏的结果?我有时也会梦到游戏的内容呢。”

    艾丽西亚很肯定地点头,“确定不是。那段时间我玩的是‘丝路’,没有接触‘美猴王’。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把我的梦记录下来,在事后让我看了,和我印象中的非常接近!”( 超级U盘 http://www.33yqw.com/read/7/787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