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U盘 > 下载个状元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难得平静

下载个状元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难得平静

    秦都,高铁站,路边停车位。

    时值夏日正午,空气被阳光晒的扭曲摇晃,树上蝉鸣也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幸好还有车载空调,贴了膜的车窗升起来、空调制冷开到最大,又爬到后座避开驾驶室强烈的阳光,张许瑶自然不能委屈了自己。

    “叮铃铃!”清脆的铃声忽然响起,惊醒了正在玩游戏的张老师。

    手指下滑挂掉闹钟,她做起来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向右边,“可算是等到了!”

    一列子弹头列车现身右前方,轻盈滑行着钻入身侧的高铁车站,然后站内隐约响起到站提示声。虽然距离太远又隔着玻璃听不太清,她却知道这列应该就是来自泉城的G1833次列车,也是她此来接站的目标。

    点击托管人物,张许瑶调出通讯录,给方俊淇那家伙发送了自己的位置共享。等了一会儿没见有啥反应,又皱着眉头拨通了网络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不等对方开头,她就干脆了当说道:“位置发给你了,我在出站口右边这里,开了辆浅蓝色雷马1S,认错了我可不负责把你追回来。”

    “放心,我眼睛又没瞎!”那头的方俊淇随口回应,声音里明显有些不爽。

    “嘿!方小淇!”张家姐姐闻言就是一声冷哼:“又不是求着你回来,有啥怨气别冲我发作。不然,有你的好看!”

    似乎是被这话勾起了曾经被大姐姐支配的恐惧,方俊淇的语气明显软化下来,“瑶瑶姐,我没生你气,也没生我爸妈的气,是车上遇到了烦心事。”

    “不是就好,赶快过来!”

    “嗯嗯!马上!”

    不多时,出站通道那里传来纷乱人声,东来乘客们左右张望一番,很快就分作数股各自走向路边汽车,其中就有拖着行李箱的方俊淇。

    看见目标出现,张许瑶懒得推门下车,直接语音指令打开后备箱,这才钻过前排座椅空隙回到驾驶座上拿起了安全带。

    身后传来后备箱自动关闭的声音,接着就见副驾门被人拉开,穿着短袖短裤运动凉鞋的方俊淇坐了进来,一进来先是轻叹一声:“终于舒服了,空调真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

    “就出站到这里几步路而已,又能热到哪里去?”

    “那也很热了,那一会儿给我的感觉至少有40度,天气预报的37度绝对掺了水,哦不,是加了冰!”

    “谁知道呢,”张许瑶伸手放到中控屏上,“咱们直接回去平县,没问题吧?”

    “没有,我在秦都没啥事情。”

    “那就好,”点选目标等待系统自动规划线路,张许瑶这才发动汽车,在路口转折汇入向西而去的车流。

    许是都在忙着吃饭午睡避暑,此时路上并没有多少车辆,近年翻修的公路也平整顺畅、标识清晰,雷马自带的智能辅助功能很快便接管了驾驶工作。

    虽然还不能移开双手和眼睛,张许瑶终是松了口气,看着前面好奇发问:“之前在火车上发生了什么事?”

    “也没啥,”方俊淇摇摇头,“碰到个爱占便宜的奇葩。明明是在曲阜买站票上车,却跟乘务员说他是龙门上来的,直接黑了600多公里。”

    “然后你举报拆穿了他?”

    “嗯。那人和我玩了一上午,我手上有我们的游戏记录,他根本抵赖不了。本来看他挺顺眼的,想不到居然是这样人!”

    “不过是一段塑料路人情罢了,有啥好遗憾的?”张许瑶摇了摇头,接着笑问对方:“要是逃票的换成你的舍友,你还会举报么?”

    “当然还是举报,我跟他们又不熟?”

    “嗯?”

    “前两天才换了宿舍,分配的舍友都是大一的,我跟他们有代沟。”

    “只隔了一年而已,有啥代沟?”

    “还真有,虽然这波还是99后,不是正牌00后,但是生活习惯、兴趣爱好什么的都跟我们不一样。”

    “哪有那么夸张?”张许瑶飞快白了他一眼,“别说00后了,05后、10后我都接触了不少,代沟确实存在,但也没到无法交流的程度。”

    “你是老师看学生,我是学生看舍友,根本没有可比性好么?”

    “好吧,你说没有就当没有吧。”

    方俊淇摇摇头,转头看向车外,打量起了路边熟悉又陌生的风景。

    这段是平县到秦都高铁站的必经之路,每年寒暑假他都要在这条路上走个来回,每次都能看到一些新变化,这次也不例外。

    瞥了眼无所事事的张老师,他出声提醒道:“那里围了好多人,好像有热闹!”

    “嗯?”飞快扭头看了眼某人手指的方向,张许瑶接着转头看路,同时嘴里说道:“这个我知道,那家店应该是一家华帝经销商。新闻上说有人过去兑奖,结果却说没签协议不给兑,然后人家消费者也是干脆,直接打电视台爆料电话召唤记者,把那家店送上了社会新闻,现在那些人应该是过去讨说法还有看热闹的。”

    “怎么回事?华帝不是说夺冠退款金额只有几千万嘛,总部不到3000万、全国经销商不到5000万,平摊下来数字更小,怎么还会出问题?”

    “嘿!几万块也不是一笔小钱,相当于我好几个月工资呢!”

    随口批评了某人不把钱当钱的作风,张许瑶这才说道:“人家饮料企业搞‘再来一瓶’促销,还要专门派人上门回收中奖瓶盖承担开销;华帝搞这个活动,却是直接把线下销售的兑奖责任压给了经销商。那家店应该是侥幸了,当初没有坚决拒绝参加活动,或者参加了活动发现效益不佳,现在却是后悔了。”

    “然后就当了有猪队友,”方俊淇撇撇嘴鄙视道:“华帝辛苦造势一个月,最后时刻却被自己人来了这么一下,原本能上教科书的经典营销案例眼看要变成闹剧,估计想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没那么严重,这种经销商只是少数,大部分还是会配合,毕竟他们是利益共同体,没必要互挖墙脚。”

    “说到底还是加盟经销商机制的问题,蜜蜂同样搞了夺冠竞猜,最后还不是啥事都没有?”

    “不出事可不见得是好事,”张老师微笑摇头,“明明花的钱更多、明明包圆了冠亚军,媒体还有网友的关注度却远不如人家华帝,平稳顺利没有爆点,记者才懒得搭理你!”

    有一个曾是“职业球员”、还拥有“职业生涯场均进球纪录”的老板,蜜蜂自然不会不重视世界杯。鉴于网络播放权以及FIFA官方赞助商头衔太过昂贵,蜜蜂秉承花小钱办大事的思想买了些滞销的赛场广告牌,然后又以子公司名义各自赞助一些球队。

    除了早就合作的法国男足,挑选的其他球队都是墨西哥、乌拉圭、克罗地亚、尼日利亚等“性价比较高”的二线强队。

    等到世界杯开始,华帝、长虹等赞助球队的企业各自推出和赛事成绩挂钩的营销活动,蜜蜂这边也是行动起来。因为赞助的球队数目更多,他们更是推出横跨多家公司、多支球队的联合竞猜活动。用户消耗积分“押注”指定球队,每场比赛结束后按照猜中与否获得积分回馈,然后大家再消耗积分兑换或抽奖,共同瓜分价值1亿元的实物和数字奖励。

    一番交战下来,尼日利亚等队止步小组赛,却也有好几家进入淘汰赛阶段,法国和克罗地亚更是在决赛里“会师”,法国队时隔20年再度捧杯,克罗地亚战至最后虽败犹荣,可谓“皆大欢喜”。然而这个结果却让他们背后的赞助商蜜蜂吃了个亏大亏,活动积分爆炸,奖品池也是不得不随之扩大。

    听她提起这事,方俊淇也是忍不住说道:“确实,蜜蜂这波营销感觉确实有些亏,白花那么多钱都没人关注。实物奖品什么的,终究还是比现金差了一层,华帝只花了几千万就抢走偌大风头,靠得就是直接给钱这招。”

    “给钱是不可能给钱的。咱们那位马老板是出了名的怕麻烦,直接给钱有非法博彩嫌疑,他第一个就不同意。实际上,华帝之所以线下退购物卡、线下签协议才退钱,也是为了避免这种麻烦。只是他们既想避免麻烦,又想赚‘退全款’的噱头,两边都想占这才有了后面那些事情。当然,人家可以就是故意的,毕竟没有争议就没有关注度嘛、”

    “至于蜜蜂,关注度是差了一些,但也说不上是吃亏,毕竟那些奖励都是自家产品,大头不是可以低成本复制的数字产品,就是价格虚高的有机食品,实际成本根本到不了一亿,能有3000万都算是高的了。”

    “嗯?是这样?”方俊淇犹自不信掏出手机查看蜜蜂的奖品清单,“这个飞机大奖、加拿大维京飞机公司的DHC-2‘河狸’,也是自家产品?”

    单以价值计算,这架诞生于1947年,又进行现代化改进的经典单发飞机应是这次竞猜活动的最高奖。飞机本身标价130万元(含税),还贴心附赠驾驶培训学费,总价值接近150万。

    “当然也是,”张老师微笑颔首,“FIB控股了那家维京公司,现在正在申请引进设厂,这架飞机就是投石问路顺便打个广告。”

    “啊?”方俊淇瞪大了眼睛,“这个也是他们的?”

    “嗯哪,”张许瑶点头,“5月份去斐济,我们坐的就是同一家公司的DCH-6-400上的岛。对了,那家航空公司也是由FIB控股。虽然只是岛屿通航公司,服务和硬件也还不错。”

    回过神来,方俊淇轻叹口气,“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买的?”

    “那可多了,军火公司、拖拉机厂、发电厂,等等等等。”

    “是没买军火公司,可也搀和进了航天领域。对了,”方俊淇眨眨眼睛,“姐你消息灵通,网上那份公开信是不是真的?”

    随着国家逐步放开民用太空领域,陆续有民营企业加入到这一行业里面。这些公司里面既有蜜蜂空开这种专注微纳卫星设计与运营的低成本卫星公司,也有以SpaceX为榜样的低成本火箭公司。

    微纳卫星,或者说立方星因为体积小、模块化、低成本、低难度等优势,早就成为学术领域的热门方向,一些高中生航天爱好者就能用模板搭建自己的微纳卫星,蜜蜂空开由应届研究生组成的团队更加不在话下。

    换成火箭公司情况却是大不一样。SpaceX之所以能够开发出成熟且强大的梅林发动机以及基于它的猎鹰系列火箭,最大的功臣其实是国会山上的议员老爷。正是因为他们,NASA不得不转型成为壁纸站,工程师为免失业不得不加入SpaceX(大雾)。

    国内公司想要效仿SpaceX,自然也将目光放到一众国有研究机构上面,指望砸钱买来一堆即战力,省去自己招聘应届生从头培养的漫长过程。原本这种挖角大战只在私下里进行,离了各大火箭研究所大门三百米再也无人知晓,然而最近公开在网上的一份公开信,却是将这个秘密彻底放到了世人面前。

    有些可笑的是,公开信的内容明明是控诉跳槽行为对单位的伤害,但因为行文夸张却是起到了反效果。全国网友几乎一边倒地支持跳槽者,反倒对僵化迟钝的原单位报以冷笑、送上嘲讽。

    听见他的问题,张许瑶点了点头,“应该是真的。关于这件事,我还打听到一个八卦,你要不要听?”

    “快快说来!”

    “咱们马老板本来还有些同情研究所那边,认为应该在科研领域引入‘’转会制度’和改良版‘博斯曼法案’。既然人才跳槽无法避免,不如优化规则补偿原单位的培养成本。他兴冲冲让助理联系那边想要听听想法,结果直接被人骂了回来,那边大概还活在上个世纪,完全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还有这事?”

    “等到了地方,你去直接问他不就知道了,”张许瑶眨眨眼睛,正好再说忽见面前亮起警示红灯,刚刚下意识抓紧方向盘,就见己方汽车忽然向左平移,旁边刚好有辆摩托车轰鸣着擦身而过,( 超级U盘 http://www.33yqw.com/read/7/787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