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的魔法时代 > 童年旅途中的那些事 109.返回帝都

童年旅途中的那些事 109.返回帝都

    这座被白色蛛网笼罩的土著村落位于绿谷密林南部地区,距离南部蜘蛛营地大约有五十公里。

    整个村落已经彻底被蛛人战士占据,大量的巨型蜘蛛盘踞于此,初步形成了一个蛛人战士的据点。

    卡兰措带领着兽人构装战士仅用半天时间就占领了这座充满白色恐怖的土著村落,我和卡特琳娜走进土著村落中心地带一棵巨树之下,这棵如同一把擎天大伞的巨树依然全部枯萎,枯黄的树叶纷纷洒洒的落了一地,很多树叶沾在白色的蛛网上,就像是点缀在白色纱帐上的黄色花饰。

    整个村落里面充满了萧条与死寂,村落里的树屋几乎全部枯死。

    树叶落下之后,沾在林间空地上可以望见头顶灰蒙蒙的天空,翻滚的云层中不时有电蛇在来回窜动。

    这棵巨树原本是守护村落的树精,村落被尼布鲁蛛人占据之后,这棵巨树被厚厚的白丝蛛丝包裹住,如今只有树顶还能看见几片绿色的叶子,我似乎能够感受到这棵树精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它显得很痛苦,正一点点的枯萎,巨型蜘蛛的毒素已经充满了它的身体。

    在这棵巨树的横枝上吊着数百白色丝茧的人蛹,这些丝茧里面包裹的人蛹,有很多都还活着,这些土著人在丝茧里面不停地蠕动,还隐约传来哭啼和痛苦的呻吟声。

    卡兰措带着兽人构装战士冲进村落里面,村子里的巨型蜘蛛和蛛人战士奋起反抗,最终只有少数蛛人战士从土著村落里逃了出去,很多巨型蜘蛛的尸体倒在了村落林间空地上,还有一些被巨型弩箭射死的巨型蜘蛛挂在一些枯树树枝上,也有一些巨型蜘蛛干脆就死在蜘蛛巢穴里。

    大概是那些巨型蜘蛛还没有来得及给这些丝茧里面的土著注入酸腐之毒,就被我们的兽人战士攻占了村落,蛛人战士死的死,逃的逃。

    村落里的巨型蜘蛛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因为野蛮人奴隶们饿了,他们想要吃烤蛛腿,而且需要足够多的巨型蛛腿。

    以至于这些野蛮人奴隶冲进村落之后,猎杀的目标全是那些仓皇逃窜的巨型蜘蛛,这些被死神选中的土著人很幸运的活了下来。

    兽人战士们割断吊在人蛹上的蛛丝,白色丝茧从巨树上掉在地上,兽人战士用刀子将丝茧划开,剥开里面一层粘膜,里面的土著人露出头部,大口的喘息着。

    丝茧虽然不是密闭的空间,但是厚厚的蛛丝让这些土著们特别气闷,他们从丝茧中被救出来,都是摸着喉咙一面干呕,一面剧烈的喘息,他们挣扎着爬出丝茧,看到被白色蛛丝覆盖的村落,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

    尽管兽人战士们救下了数百土著人,但是这些土著人对我们还是充满了戒备。

    为了能够和这些密林南部的土著人交流,普雅卡从辛柳谷赶过来。

    听到了土著少女普雅卡的解释,这些土著幸存者总算是选择相信我们。

    他们并没有在这个废弃的村落里面停留,而是想要去密林里寻找他们部落其他的幸存者,土著村落被蛛人攻占的时候,村子里面有一半土著人都逃了出去。

    这些土著人幸存者要向南走,去寻找他们部落里活下来的人,我建议他们找到部落,带着部落里的人向绿谷密林北面迁徙。

    在这些土著人离开之前,我送给了这些土著人每人一袋麦饼和一把长矛。

    看到这些土著人离开,又见到整个村子几乎变成了一片死地,大片大片的白色蛛丝将枯树覆盖,那些蜘蛛巢穴看起来让人感觉有点恶心,土著少女普雅卡一脸的阴郁,坐在村落中央巨树的树根上静静地发呆。

    我和卡特琳娜在她的身边坐下来,她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一旁就快要死去的粗壮的树干上,说道:“我们定能将这些蛛人赶出森林,对吧?”

    “说的没错,只要我们大家联合起来,就一定能将这些土著人赶出耶罗。”我将手放在她的后颈处,轻轻抚摸,她眯着眼睛,将呼吸放轻,温顺得像是一只猫。

    她穿着一件无袖低胸吊带连衣裙,蜜蜡一样的皮肤反射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我问她:

    “你在担心家人?”

    她微微地点了一下头,马上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使劲儿地摇了摇头,对我小声地说:“部落长老将我和科妮送给了你,你在哪,哪里便是我们的家。”

    她的长发不再使用树胶之后就变得很柔顺,看起来像绸缎一样很有质感。

    我笑着对她说:“别担心,我不在意这个。”

    卡特琳娜坐在我的另一侧,用重曲刀的刀背敲着一颗魔核。

    每颗黑魔晶外面都有一层坚硬的外壳,想要将得到魔晶石,就要将这层硬壳剥掉,显然卡特琳娜。

    我对普雅卡说:“我的家在格林帝国最北面的埃尔城,有时候我也会想起我的家人,莱恩特,芬妮,特雷西,南希,辛迪,冬天放假的时候,我还特意跑回埃尔城,去参加了特雷西的婚礼……”

    土著少女普雅卡似乎也很健谈,她开始向我介绍土著人住在树屋里的生活。

    ……

    卡兰措答应了野蛮人奴隶,在攻占了这个土著人村落之后,允许他们美美的吃上一顿大餐。

    对于野蛮人奴隶而言,没有什么东西比烧烤蛛腿肉更加鲜嫩美味。

    野蛮人在村落里用月刃斧伐倒了几棵枯树,并清理出很大一片空地。

    他们在劈木柴的时候远比在战场上砍蛛人战士更卖力,空地上点燃一堆篝火,数百根巨型蜘蛛的蛛腿摆在木质烧烤架上。

    另外还有专门的女半兽人负责烧烤,她们以兽人部落的烧烤方式,在蛛腿的表面特意抹了一层羊油,在炭火烘烤之下,羊油被烤得发出‘吱吱’响声,沿着蛛腿崩裂的缝隙渗入其中,女半兽人还会再蛛腿上撒一些盐巴。

    这种美味是野蛮人奴隶从来没有享用过的,他们的烧烤从来没有这样讲究,一群野蛮人奴隶坐在篝火堆旁边,乖巧得就像是一群小孩子,眼前的烤蛛腿炭火中向炒豆一样的爆响,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卡兰措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头发还是湿漉漉,一场战斗之后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她都会第一时间将身上的血渍洗掉,她认为蛛人的鲜血会让她麦色的皮肤变得粗糙,没想到兽女战士也会研究护肤,我觉得她应该和艾丽娅好好地聊一聊。

    卡兰措身后跟着羽毛也湿漉漉的黛博拉。

    鹰身女妖居住在悬崖顶部的鹰巢里,常年不洗澡也没问题,所以黛博拉并不喜欢洗澡。

    对于卡兰措半强迫式的邀请,黛博拉也总是无可奈何。

    她垂头丧气地从帐篷里走出来,试图将羽翼上的水渍甩干,她不停地扇动着翅膀,淋了一旁路过的兽人战士一脸,兽人战士傻愣愣的将脸上水渍擦干的时候,黛博拉已经昂着小脸,一脸骄傲地从他眼前走过去。

    黛博拉走到篝火旁边,小心翼翼地烘干白色羽翼,旁边负责烧烤的女半兽人,敲下一截儿烤熟的蛛腿递给她,她就再也顾不得烘烤羽翼,捧着比她大腿还要粗一圈的蛛腿,走到巨树下面,坐在一截突出来的树根上,一边猛地吹着气,一边剥着蛛腿上面的焦黑硬壳。

    没想到黛博拉的口味和这些野蛮人奴隶竟然差不多。

    卡兰措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道:“你不准备去尝一块?”

    我知道她是说那些烧烤得焦黄的蛛腿肉。

    我仰着头,对她反问道:“你吃过吗?”

    卡兰措点点头,表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说:“味道还可以,他们说有点像黄羊的味道,但我觉得更像瓦丝琪位面的海鲜烧烤大餐。”

    “……”

    卡兰措的话让我感到有些无语,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要吃海鲜了。

    我摸了摸下巴,擦掉脸上的汗水,对卡兰措说:“我要回didu一趟,我必须向魔法学院那边请一个长假才行,否则这个学期我估计很难通过期末考试。”

    卡兰措思考了一下,对我说:“你可以不必一直陪着我们,偶尔趁着晚上的时候过来看一看,给我们提供充足的补给品就足够了,我带着大家在这片林地里与他们周旋,只要运气不是那么差,有黛博拉的帮忙,应该没问题的。”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很自信,我知道她这份自信源自于哪里:强壮的战士,精良的装备和一群能够掌控森林的盟友。

    但是我对未来战场上局势的判断却不那么乐观,现在尼布鲁蛛人还没有将目光放在我们身上。

    卡特琳娜帮我将地图展开,我在绿谷密林的南部区域用炭笔画了一条狭窄的区域。

    我对卡兰措说:“一旦前线那些蛛人督军撤回来的话,我们会遭受蛛人军队的前后夹击,那时候能够供我们活动的空间就更少了,这片密林里面所有的树精也许都会遭受巨型蜘蛛的毒杀,失去树精们的帮助,在这片密林里与蛛人战士交战,我们并没有多少优势。”

    看到卡兰措沉默不语,我继续说:“你们还是在这里等我吧,我很快就会返回来。”

    卡兰措站在我面前,转头看着那边正在兴高采烈吃着烤肉大餐的野蛮人奴隶,一脸严肃地说:“我们不知道从黑森林南部到底还有多少尼布鲁蛛人,这场位面战争还要持续多久,一个月,二个月,还是半年?难道你还能一直留在耶罗位面和我们共同战斗,你在didu的生活怎么办?”

    “总得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去,再去想以后要怎么办。”我伸了一个懒腰,趁着这棵树精还没有彻底死去之前,通过他进入树精们的精神世界,不去管那些蛛人战士小队,距离我们最近的蛛人督军,也要花费大半天才能赶到这边来。

    我忽然间有了一点点想法,总是这样避开蛛人督军和大批的蛛人战士部队,那干嘛不想办法壮大自己的部队。

    这些野蛮人奴隶看上去很享受这样的战争生活,在辛柳谷的采石场那边还有五六百名野蛮人奴隶在接受劳动改造,如果在挑选一批听话的野蛮人奴隶加入进来,也未尝不可啊!

    另外如今兽人村落里面已经增至一千多人口,无论是那些女半兽人奴隶,还是在北m境召集的兽人,他们都是可以发展成预备役,或许可以将队伍扩充一下。

    既然已经想到了这儿了,我将这些想法说了出来。

    我对卡兰措说:“要不然把采石场里的四百名野蛮人奴隶也调出来,我再去didu采购五百套纳克玛人的黑铁铠甲,我们之前还买了一批床弩,准备装到特鲁姆小镇的城墙上,也可以全部拿出来,让女矮人工匠改装成重十字弩,这样将野蛮人奴隶队伍扩充到八百人,或许情况会好点。”

    卡特琳娜坐在我身边,微微皱着秀气的眉毛,对我说:“特鲁姆小镇那边只有不到两百架缺少底部支撑的床弩,你想要武装四百野蛮人奴隶的话,至少还要准备两百架床弩,可是坦顿城黑市里的床弩已经让你买光了,你还能上哪去买?”

    我想了想,床弩这种军械掌握在各大贵族领主们的手中,还真是不容易买到。

    不过随即又想到了艾丽娅在didu颇有人脉,应该能帮我找到货源。

    或者我可以去问问路易斯门萨和唐纳德伯爵,也许能够有办法,于是我对卡特琳娜说:“那就去didu买,最多也就是售价高一些。”

    ……

    土著少女并没有同我一起返回,普雅卡和科妮想要留在辛柳谷地底洞穴,想与那里的土著人住上一段时间,我答应了她们的请求。

    我和卡特琳娜穿过传送门,下一秒出现在卧室里。

    卡特琳娜坐在床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金苹果酒,一口气喝干,然后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这时候,恰好一位女佣手里拿着清扫的工具推门走了进来,她完全没想到我和卡特琳娜居然会站在房间的地毯上,吓得将手里的埽把都掉在了地毯上。

    “抱歉,主人!我不知道您和卡特琳娜在房间里,我还以为房间里没人,我准备清理一下地毯上的灰尘!”她忙对我鞠躬说道。

    这些女佣都是赢黎从亲王府那边带过来的,她们受过专门的训练。

    “没什么,我和卡特琳娜也是刚刚回来,我们需要洗个澡,再换件衣服,马上还要出去。”我对那位女佣说道:“一个小时以后,你再来打扫这个房间。”

    “是的,主人。”女佣退出房间,并顺便帮我们带上了门。( 我的魔法时代 http://www.33yqw.com/read/5/515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