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娱乐玩童 > 第二卷 风华少年 第九二一章 记忆测试

第二卷 风华少年 第九二一章 记忆测试

    严柯等人都是mit的学生,住的是学校宿舍,并没有在另找住处。虽然现在是暑假期间,宿舍里多的是空位,但美国大学宿舍里的床位还是比较私人的,不流行朋友来了借宿宿舍,肖遥自然不会去跟他们挤宿舍。

    剑桥市是有名的大学城,各种基础的配套设施都很完备,城里的酒店不少,环境还相当不错。肖遥在来之前就已经提前预订了酒店。

    肖遥坐了二十来个小时的飞机,明天要跟算牌小组的人见面,晚上自然是不会安排什么节目的。严柯等人将肖遥送到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请肖遥吃了顿饭,嘱咐他好好休息,便告辞离开了。

    次日上午,严柯三人来到酒店接上肖遥,去mit的校园内与算牌小组的其他人见面。

    算牌小组这种组织在mit不属于学校承认的学生社团,最多只能算是非官方的秘密组织,不过mit的硬件资源非常丰富,学生们找几间教室做为活动地还是很容易的。肖遥与严柯他们所在的算牌小组成员见面,就是在mit校园内一个比较偏僻的教室里。

    这个算牌小组的成员总共有七个人,除去严柯三人外,另外还有四位成员。严柯三人带着肖遥到达的时候,那四位成员已经等在教室里。见面之后,严柯便为肖遥和四人互相做了介绍。

    这四人的性别是三男一女。从肤色长相来判断,三位男生分别是一位高加索白人,一位南美拉丁裔,一位印度裔,女生看起来则像是一位东亚和欧洲拉丁白人的混血。

    肖遥来算牌小组学习算牌方法其实是一种“摘桃子”的行为。严柯三人为了说服另外四人同意肖遥来“摘桃子”,自然会提前给四人介绍一下肖遥的情况。不过,肖遥是来学习算牌的,不是来开粉丝见面会的,严柯三人在介绍肖遥的时候,重点是在肖遥的数学技能和跟他们的关系,而不是肖遥的身份。

    严柯三人说了肖遥是他们中学时参加华夏奥数国家队集训时认识的室友。能够进入华夏奥数国家队集训的,数学方面的能力自然不差。严柯三人在加入算牌小组时已经拥有了一定的研究成果,而他们之所以会很早就开始研究算牌的数学模型和方法,也是出自于肖遥的提议,所以他们带入算牌小组的成果也是有肖遥的一份功劳在的,而且他们还曾经约定过要一起去赌场体验用算牌玩21点。

    算牌小组同意肖遥来学算牌,主要也是基于这两个原因。严柯三人并不觉得肖遥的明星身份对这件事有什么帮助,甚至没有跟算牌小组里的四人提起过。

    这次见面,在给双方互相做介绍的时候,严柯三人同样没有刻意提起肖遥的明星身份。

    不过肖遥在美国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严柯三人不提,并不等于另外四人就不会认出肖遥来。

    互相打过招呼之后,那位混血女孩盯着肖遥看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肖遥?你的英文名是不是扬?你是“immortals”乐队的成员?那个参加过伊娃秀和全明星名人赛的华夏明星?”

    “是我!”肖遥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已经退出了“immortals”,现在不是乐队成员了。”

    “迪恩他们还没发我已经退出乐队的声明吗?”肖遥在心里道。

    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肖遥也没去关注这方面的消息。不过这种事情,肖遥跟迪恩等人表明态度就可以了,即便他们还没有声明,肖遥也不会去催。此时只是心里嘀咕一下罢了。

    “噢,天啦!”那位叫桑德拉的女孩对严柯等人道,“为什么你们没有告诉我你们的朋友是华夏的大明星?”

    “有关系吗?”严柯摊手笑道,“我们让他来学习算牌,是因为他可以短时间学会并且可以做得很好,跟他是不是明星没有关系!”

    “对了!”算牌小组中那位叫泰勒的白人男生道,“我们算牌小组教他算牌,跟他是不是明星没有关系!”

    “扬,能不能问一下你读大学是在哪所学校,什么专业?”泰勒又转向肖遥问道。

    “泰,你为什么问这个?”桑德拉问泰勒道,“你是想要显示你mit学生的优越感吗?”

    “当然不是。”泰勒对桑德拉道,“我只是有些担心他在数学方面的能力。”

    “严告诉过我们,扬曾经参加过华夏奥数国家队的集训选拔,在华夏的sat考试中数学拿了满分!”桑德拉道,“难道你认为他们在骗我们?”

    “不,我相信严!”泰勒道,“不过,也许扬在中学的时候跟严一样是一位数学天才,但天才也是需要学习的。“immortals”乐队的成员,能去伊娃秀和名人赛上表演,说明他是一位艺人,明星,而我不认为一位知名的娱乐明星能花费多长时间在数学的学习和研究上。他是一位在美国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明星,说明他玩乐队不是兴趣爱好,而是职业!”

    “好像有道理!”桑德拉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能回答我的问题吗?”泰勒见桑德拉不说话了,转头再次问肖遥道。

    “首先纠正一下,我的职业不只是乐队成员,我还是一位职业的演员和导演。”肖遥笑道,“再回答你的问题。我大学本科就读于华夏的申城戏剧学院,那是一所专业的影视学校,我的专业是表演系!目前是华夏燕京电影学院导演和表演系的双学位硕士研究生,从名字就可以知道,那仍然是一所专业的影视院校,专业也仍然是与影视相关的。”

    “华夏的影视院校和你所学的影视专业,需要学数学吗?”泰勒又问道。

    “不需要!”肖遥摇头道,“我本科和硕士的专业,都是艺术类,都是没有任何与数学相关的课程的!”

    “啊~”肖遥这么一说,算牌小组的四位非华夏成员都露出了惊讶和失望的神色。

    “谢谢你的坦诚!”泰勒对肖遥点了点头,“但是抱歉…”

    “等等!”严柯知道泰勒想说什么,出声打断道。

    “严~”泰勒看向严柯的眼神中有一些不满。

    泰勒对严柯三人当然会有不满。不过比起严柯打断他的话,他更不满的是当初严柯三人跟他们介绍肖遥的情况时,根本就没提肖遥的近况,对他们四人的隐瞒。

    他们四人当初听严柯三人说肖遥当初跟他们一起参加了华夏奥数国家队集训,华夏sat数学拿了满分,总分是所在城市第一名的人,便理所当然的认为肖遥是一位数学天才,并且跟他们这些数学天才一样继续在理工方向发展。即便没有跟他们一样来mit,多半也是在华夏的水木大学或者其他国家的名校就读,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去学了艺术,四五年间根本就没学数学。

    “泰勒,”严柯没有理会泰勒眼神中的不满,笑着道,“现在我们的算牌模型已经做出来了。扬是来学习算牌,不是来帮我们研究如何算牌。我们不需要告诉他算牌用的是些什么数学原理,只要他记住那些计算公式,告诉他该怎么算、怎么做就可以了。所以就算扬没有学习大学的高等数学知识,一样是可以学习算牌的。”

    “但是,”泰勒道。

    “我知道!”严柯再次摆手打断了泰勒的话,“算牌的基础是什么?第一个,需要很强的记忆力,能够记住用过的牌。第二个,很强的心算能力,通过公式计算出下一张牌的大小几率,从概率上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记忆力和心算能力,有天赋的原因,也能通过后天的训练进行提高。我们是既有天赋,后天又进行了很多锻炼。扬就算是后天锻炼少一些,但如果他的天赋够高,一样不会比我们差!”

    “你说什么?天赋?”泰勒道。

    “是的,”严柯笑道,“我们都自认是天才,数学天才,但扬是我们更加天才的天才!我们认识扬是在高中的华夏奥数集训队,那个时候扬的年纪比我们小,但在记忆和心算上比我们三个都要强,而且强上很多。即便扬这几年没有学数学,没有进行训练,但他在这两方面的天赋非常高,我们相信他这两种能力现在仍然比我们强!”

    “可能吗?”泰勒有些不相信的道。

    “是不是这样,我们测试一下不就知道了?”严柯道,“我们之前本来就说好了要对扬进行培训和考核的。现在扬从华夏来了美国,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让他回去吧?”

    “你们觉得呢?”泰勒转头问另外三位非华夏成员道。

    严柯这三个华夏人一向都是同进退的,看陈继伟和于刚两人的表情,显然都是这个想法,泰勒觉得都不需要问了,所以只问另外三位非华夏成员。

    “我觉得应该让扬试一下!”桑德拉首先道。

    “反正我们都已经在这里了,今天也没有什么计划,”那位叫山姆的南美拉丁裔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牌,耸肩道,“玩玩也无妨!”

    叫拉吉的印度裔男生看起来比较内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好吧!”泰勒见大家都同意了,便点头道,“山姆,你来测试吧,先测试他记牌的能力!”

    “ok!”山姆点了点头,将两张课桌拼在了一起,站到了课桌的一侧,指着另外一侧对肖遥道,“请坐!”

    肖遥笑了笑,搬了张椅子坐在了两张拼起来的课桌一侧的中间。小组的其他人自然全都站到了桌子的旁边围观。

    “我现在手上有一副扑克牌,”山姆边拆着手里的扑克牌边对肖遥道,“我会先洗牌,将所有的扑克牌顺序弄散,然后按照赌场21点赌桌发牌的速度节奏发牌。我们按四位玩家加一位荷官计算,不算要牌,每次发十张,然后扣上,你必须把这十张牌是什么全部说出来,接下来玩第二局,还是十张,发完扣上,你再说。五十二张牌可以玩五轮,只要你能全部说对,这个测试就算过了。”

    “必须花色和点数都全部正确吗?”肖遥问道。

    “最好是这样!”山姆想了想,道,“不过如果你记不清花色的话,能记住某个点数出现了几次也可以!”

    “等等!”这次是于刚开口道,“这太难了!我们算牌是有方法的,别说记花色了,连点数都不需要记这么清楚!我们是将某几个点数当做一个代号放在一起记的…”

    “停!”肖遥对于刚道,“我还没有通过测试,所以你们的算牌方法先不要告诉我!赌场里是五六副牌一起,而且很多情况下一桌上的玩家不只四位,现在山姆按四位玩家的情况,只考我一副牌,也算是降低标准了,我愿意接受这种程度的挑战!”

    “ok!”山姆将大小王拿出来扔掉,将剩下的牌洗了洗,然后便开始发牌。

    山姆发牌是按照21点的规则来的。先在肖遥面前分别发了四张,然后在自己面前发一张,接着五个位置又各发一张。除了自己面前的第一张牌是扣着的外,其余所有牌都是直接亮开的。等到十张牌全部发完之后,山姆先是将自己面前扣着的那张牌亮开,并且分开给肖遥看了一下,做了个手势,才依次将十张牌都扣了起来。

    “泰勒,你把牌收起来,你来核对!”山姆指着桌上十张扣起来的牌对泰勒道。

    泰勒明白山姆的意思,伸手就去拿桌上的牌。

    “等等!”肖遥拉住了泰勒伸向桌上扑克牌的手。

    “怎么了?”山姆和泰勒都好奇的看向肖遥。

    “我想增加一点难度!”肖遥笑道,“我不只是记牌,还要记住它们的位置。”

    “这里!”肖遥伸手点了点自己最左侧两张扣起来的牌道,“方块三和黑桃十!”

    泰勒伸手拿起了肖遥最左侧的两张牌看了看,点了点头。

    “这里,梅花六和红心q,这里,黑桃九和红心八…”肖遥依次点了过去,最后指着山姆面前的两张牌道,“最后是山姆你面前,两张j,分别是黑桃和红心!”

    山姆拿起自己面前的两张牌看了看,点了点头。

    第一轮全部猜对,不过算牌小组的人并没有表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毕竟只是十张牌而已,他们中的人都可以做到。即便是肖遥增加了花色和位置的难度,对他们来说也不是办不到的。关键是到后面牌多了之后,肖遥还能不能依然记得住。

    将手里的两张牌扣在自己的面前,山姆看着肖遥道:“原本我是打算把所有用过的牌全都收起来,然后在后面几轮中随机问你某个点数已经出现的次数的,既然你想要自己提高难度,我就不收这些牌了。后面我不只会对某个点数出现的次数提问,也针对某个位置已经使用的牌堆进行提问。可能问那堆牌里是否有某个点数和花色的牌,也可能让你把那堆牌里所有牌的点数和花色全部说出来,你能办到吗?”

    山姆这样干,是把测试的难度进一步升级,跟算牌的要求也是越来越远了。不过在肖遥第一次主动升级难度之后,严柯等人已经不想再帮肖遥出头说话了。

    “不知道,但我愿意试一试!”果然,肖遥没有拒绝,笑着点头道。( 娱乐玩童 http://www.33yqw.com/read/4/436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