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异世无冕邪皇 > 正文 第3824章 解惑

正文 第3824章 解惑

    树林内,李嫣婉一行数人穿过林间行色匆匆的赶来,一眼便看到紫冠枫林满目苍荑的景象,和不远处的两具焦尸。

    由于先前的战斗极为激烈,导致众人临时推举出来的陈、何二位师兄都无辜受到牵连,所以此刻的众人,到是能推断出枫林深处的交战现场定是一片狼籍,但饶是有了一番准备,当他们看到远处两位师兄焦烂到几乎看不到原本模样的尸体,仍旧在惊魂未定之下,险些呕吐了起来。

    至于为何有冲进树林的胆量,其实就是因为宁赋出现的时候,破掉了阵法无名的残余禁制,再加上紫冠枫林损毁比较严重,以致于众人躲在林外,到也能看到褚祥渊倒地气绝的事实,于是众人决定入林收了两位倒霉师兄的尸首。

    众人匆匆赶入林间,先是被陈、何两位师兄的尸体弄的一阵犯恶心,随即便看见了斜靠在树下,整个人宛若虚脱一般的风绝羽。

    不得不说,在与褚祥渊交手之前,包括李嫣婉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他遇上褚祥渊是一件非常倒霉的事。

    道武初窥境和道武无上境的差距有多大,他们心里不是不清楚,在如此悬殊的差距之下,风绝羽想成功逃出褚祥渊的魔掌,那真是太难了,否则,柳关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在褚祥渊的手上。

    可现实的情况是,最后死的是褚祥渊,而非风绝羽,这让包括李嫣婉在内的所有寒山宗弟子,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这般情绪直到众人看到宁赋之后方才多多少少适应了起来,毕竟雪龙大帝的名头,在天河星界还是异常响亮了,尽管在场的人见过宁赋的人几乎不存在,但他身边那头数十丈的雪花神龙,却是整个天河星界唯一的妖宠,放眼天河星界,再也找不出如此威风八面的妖宠了。

    是以在见到宁赋之后,所有寒山宗的弟子都摆出了一副惶恐不安、小心翼翼的表情,无比恭谨的冲着宁赋低下了骄傲的身段,异口同声道:“晚辈,参见雪龙大帝。”

    “都免礼。”宁赋早就知道紫冠枫林外还守着一批乾坤境的修行者,虽然不能确定众人的身份,却也能想到,这些人应该跟树林里和邪魔交手的小子有着紧密的联系,但他没有放心里去,心中依旧怀揣疑惑的冲着风绝羽问道:“小友贵姓?”

    “不敢,晚辈姓风,名绝羽。”不管怎么说,宁赋到底是救了自己一命,风绝羽怎么也不能在姿态上表现的过于冷漠。

    他合身一礼,牵动了身上的伤势,痛的咧着嘴吸了口气,脸色愈发的惨白。

    “呵呵,你身上有伤,无需多礼了。”

    “多谢前辈。”风绝羽把身子靠在树上,全身舒展开来,这才好受了些。

    而这时,李嫣婉等人也陆陆续续的围了过来,没有虚寒问暖,但到底也是站在了风绝羽的身旁。

    宁赋无顾左右,问出心中不解道:“风小友,这邪魔从何而来,他为何要杀你?”

    风绝羽闻言,便知道宁赋对褚祥渊的身份大感好奇,于是也不隐瞒,半真半假的回道:“前辈有所不知,此人姓褚,名祥渊,乃是紫阳星大玄宗的一名长老,九年前……”

    风绝羽慢慢将自己和褚祥渊的恩怨解释给宁赋听,简明的介绍了二人的关系之后,风绝羽才补充道:“就这样,晚辈本想跟寒山宗的柳长老在此见面,不料想被这褚祥渊尾随追踪至此,这才发生了摩擦,柳长老为了救护晚辈,惨死于此人之手,而原本晚辈觉得,此人并无理由杀害柳长老,可后来,晚辈才知道,原来他是看上了柳长老的精血气引。”

    他这番话,即是说给宁赋听的,也是说给寒山宗的弟子听的,因为他需要一个借口,来抵消戚元焘心中的疑虑。

    至于事情的真假与否,其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声名显赫的强者,他们需要听的是什么。

    就好比褚祥渊,如果他仅仅是大玄宗的长老,那也就罢了,偏偏他修炼的是十大禁修神通血河天罡诀,而这门体术神通,素来是为天河星界诸多天宗所不耻的,这样,他就有了为民除害的借口,或者被魔头迫害的苦衷。

    寒山宗弟子听完,个个露出骇然之色,毕竟他们之前并不了解,褚祥渊竟还修炼了血河天罡诀,而通过风绝羽的构造的“事实”再联想到褚祥渊先前强行夺取了上千人的精血气引,诱以为仆的事件,即使他们不愿相信风绝羽的话,那也非相信不可了。

    而这,到是风绝羽的运气了。

    因为如果不是血河天罡诀,单凭他一张嘴就说褚祥渊要杀柳关是因为柳关要保护自己,有些人也许会信,但像戚元焘那样的人,肯定会留下几分猜忌。

    不过现在好了,有了邪魔这口黑锅扣在褚祥渊的脑袋上,再上风绝羽一番舌灿莲花的编造,就连宁赋也信了大半。

    宁赋摸着尺许长髯,听完便点头道:“嗯,血河天罡诀灭绝人性,一旦暴怒,定是无所顾及,当年的血冥邪神,也是在走火入魔之后,毫无理由的到处危害修行者的性命,试图用他人之精血,以补内身、元神之精气,这魔头,当真是该死。”

    话说着,宁赋目光转向风绝羽微微一笑,又问道:“此人的修为不弱,远在你之上,他又修得血河天罡诀,可谓锦上添花,按理说,你等二人遭遇,你应该毫无还手之力,你又是因何不仅逼得他使出了血河天罡诀,又无法在短时间内取了你的性命呢?”

    宁赋这话问的属实很有水准,风绝羽听完就愣了一下,瞬间明白过来,宁赋已经对他的身手产生了怀疑。

    而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把吴战广交待出来,说自己有帮手,再找些理由什么的,但现在有些事情却是不能让寒山宗的人知道。

    风绝羽脑筋转的很快道:“实不相瞒,能从这魔头的手中逃出,也是晚辈的运气罢了,晚辈自幼便习得了一些阵法之术,多年修行从无倦怠,而这片树林,原本便有一些天然的阵法和异相相助,晚辈又知道不是此人对手,便不想与此人多作纠缠,一直躲着他来着,但躲到最后,晚辈还是无法逃出他的手掌心,被逼无奈之下,只好使了些伎俩。”

    “哦?什么样的伎俩?”众人都认真的听着,细细品味着此间过程是否合理,到是宁赋一个劲儿的盘问,仿佛不打破砂锅问到底誓不罢休似的。

    幸亏风绝羽早有准备,他脸色微红道:“晚辈是在青瑶幻墟形成之际,便被卷入这场风波的,自然去过幻墟空间很多地方,而在此前,晚辈到过鼠巢山,那里是绝品极阴之地,绝品阴气横行,常人无法防范,晚辈用了几样法器,从那里吸纳了一些绝品极阴之气出来,便留在了身上,因为此人与晚辈早有死仇,一直追着晚辈,所以晚辈就留了一手。”

    风绝羽说到这,顿了一顿才补充道:“前辈未到之前,这魔头本没想让我死的过于痛快,便想将我体内精血气引吸的一干二净,也是因为这个,晚辈想到了那些绝品极阴之气,有驱散修行者体内本源神力的奇效,于是就大胆一试将收集来的绝品极阴之气通过自己的精血,引渡到褚祥渊的体内,没想到还真成了。”

    话到这,风绝羽抬起头扫了一眼周围的众人,一副后怕的样子道:“若非是那些绝品极阴之气,晚辈小命恐怕早就休矣了。”

    众人听的错愕连连,结合其生动的演绎,慢慢也逝去了心中的费解,渐渐对风绝羽产生了怜惜的情绪。

    宁赋眼中闪过一抹豁然,哈哈大笑道:“风小友,没想到你还真很机智,不错,老夫杀这魔头时,确实发现他的神力流失的厉害,竟没想到是拜那绝品极阴寒气所致,小友,这就是你的运气了,倘若换个人,恐怕早就死在他的手上了。”

    “不,要不是前辈,晚辈也不可能活到现在。”风绝羽毫不犹豫的拍了个马屁。

    宁赋闻声哈哈一笑,伸手一吸,将褚祥渊身上的百宝袋吸到了掌心中,随后身体往空中一拔,坐在了雪花神龙之上,遥遥望着下方,声音洪亮道:“风小友,告诉你家宗主,褚祥渊的百宝袋,老夫带走了,这袋中极有可能有血河天罡诀的秘籍,绝不能流落于世,老夫就代天河星界同道,带回去将之销毁,至于你们,还是赶紧与同门们汇合吧,幻墟争夺即将开始,再遇时,老夫与风小友,或可就是敌人了。”

    “多谢前辈搭救之恩,前辈慢走。”风绝羽在李嫣婉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深深一躬。

    后者点了点头,也不多留,扭头绝尘而去。

    看着宁赋离开了紫冠枫林,风绝羽再次扫了一眼褚祥渊的尸体,心中暗暗叹息道:“妈的,这次真是悬透了。”( 异世无冕邪皇 http://www.33yqw.com/read/3/338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