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二王爷傲娇妃 > 第一四一章王府离别

第一四一章王府离别

    ,最快更新二王爷傲娇妃最新章节!

    “恭喜王爷,王妃有身孕了。”

    太医的声音响在耳边像一个雷在苏景玄旁边炸了一样,他茫然地向后退了两步,哆哆嗦嗦地说了一句“赏”,太医走以后他猛地上前扣住沐菱的肩:

    “菱儿,我们有孩子了!”

    瞬间他笑得跟大婚那天一样,但沐菱却没有什么神色,她一直看着地面,没有看他,苏景玄的笑容僵在脸上,渐渐消失,他马上就要带兵去边境了,又如何照顾他怀孕的王妃呢?

    “菱儿……”

    他慢慢跪下来,把脸贴在她腿上,他真的是没有脸看她了,这段时间如此疏忽她,连她怀孕都不知道……

    沐菱没说话,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她不舍得怪他,他心系天下苍生,又有什么好责怪的呢。

    苏景玄颤抖着伸出手,伸向她的肚子,摸了摸他尚未出世的孩子,好像都能感觉到一个生命在里面生长了。

    最痛不过妻子怀孕,丈夫却要去征战沙场。

    “景玄,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沐菱的唇略有些干瘪,神色也很憔悴。

    “菱儿,你放心吧,我有金阑羽呢。”

    苏景玄这句话其实说得有点心虚。

    沐菱心情复杂:

    “师兄他……无数次救过我们的命……”

    苏景玄突然站起身来,为沐菱倒了杯茶,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旁边坐下微笑:

    “菱儿,相信你男人一定会处理好的,怀孕的时候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你就乖乖地把心放在你肚子里好啦。对了,一定注意不要大幅度运动,有事就交给时星天做好啦,他会好好照顾你的。”

    苏景玄这番话说得轻柔,沐菱总感觉听起来怪怪的:

    “你这句话说的……不觉得头上有颜色吗……”

    苏景玄:“……”

    咳,咳咳。

    许是相信菱儿,也相信时星天吧。

    “菱儿,我该走了。”

    苏景玄望了望门外,原本还露着点湛蓝的天已变得阴暗,被云笼罩了灰蒙蒙的一层,他仿佛听见战争中失去爸爸的小女孩在哭泣,听见那号角羌笛,千里外的菱儿在一声声唤着他的名字。

    沐菱站了起来,脱下了他的外衫,取来他的战衣,一层层为他穿上,给他披上铠甲。

    苏景玄握住了她的手。

    “务必要好好照顾自己。”

    本觉得他声音有种幼稚的可爱,此刻却显得成熟无比,成熟得让沐菱觉得陌生,她也不喜欢他这种成熟,她希望他的压力能小一点。

    可轩霖的王爷,金阑羽的主人,压力如何能小?

    “你也是。早些回来,别孩子出生的时候你也不在我身边。”

    苏景玄反复摩挲着她的手:

    “菱儿,我很快的,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沐菱沉默,但愿你说的是真的吧。

    有多少人去打仗,就再也没有回来。

    有多少人去打仗,回来的时候带着别的女人。

    景玄,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菱儿。”

    苏景玄冲她笑了一下。

    “走了……”

    在这笑的末尾,噙了两滴泪。沐菱不敢看他,他捧起她的脸,吻了上去。

    这个吻,情意绵长,诸多不舍饱含其中,泪顺着脸颊流下去跌落在地上,化成一朵幽怜花。

    沐菱清醒的时候,苏景玄已经走了,暮色渐淡,她瘫在椅子上,心很乱,手抚过桌上的茶盏,他给她倒的那杯茶,早已凉透。

    时星天从外面走了进来,在沐菱身后放了个枕头:

    “小心着凉。”

    说罢安静地坐在她身边。

    “你怎么来了?”

    沐菱问。

    “王爷让我来的。”

    时星天实话实说。

    沐菱:?!这个苏景玄还真是说到做到啊。难道这也是在告诉沐菱,他说的平安回来处理好事情以后专心陪她也能做到?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要好好照顾这个小家伙呀。

    荼靡城城郊。

    营帐外燃起烈火,苏景玄随手拿了一块木柴扔在了里面,坐在火堆旁拿着一块手帕若有所思。

    “王爷可是想王妃了?”

    京钏也扔了块柴火坐在他旁边,仔细注意着苏景玄的神情。

    “王爷这命也是一言难尽,刚得知王妃有喜自己要当父亲了就要带兵出征,能不想王妃嘛。”

    京钡走到他们身边说。

    “虽说已经有了计划,这次行动还是要小心,一点差错都不能有,有事一定要汇报,听见了吗你们两个。一定要万无一失。”

    晚风吹开了柴灰,仿若带着萧瑟与血色,京钏和京钡异口同声地应道:

    “王爷请放心!”

    苏景玄起身拿了个碗过来,给自己倒了一大碗酒,就着呼啸的风,仰头一饮而尽。

    以酒为引,心为誓,他一定会全身而退,回到他的菱儿身边。

    而沐菱在王府没什么事做,就到处转转。

    时星天和晨光跟得很紧,她去哪晨光都要扶着,时星天都要在后面跟着,生怕惊了她的孩子。

    沐菱看了看晨光,这个姑娘跟她的心理应该是相似的,她早就看出晨光与京钏有着密切的往来,他们应该是打算着此行归来就公之于众吧。

    嗯,也是挺好的,挺般配的一对儿。

    走着走着就到了苏景玄的书房,想着他那么忙也没有时间打扫,理应帮他整理一下。

    未入便隐约看见一道金光,隔着窗户若隐若现,沐菱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顿了一会儿,一下子推门而入!

    金阑羽好像也没注意到沐菱会来这样一下,连忙熄了光要藏起来,可它已经无处可藏。它本来自己在桌子上玩呢,桌子那么大,它太显眼了。

    “金阑羽!”

    沐菱捂嘴,走到桌子前,桌子上一动不动躺着的,确实是金阑羽。

    不动?没光?装死?

    沐菱拿起它就往自己手上划。

    金阑羽连忙收起它的刃,看躲也躲不了了,只好恢复了金光,悬在沐菱眼前。

    沐菱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苏景玄这个混蛋!还说自己有金阑羽让她放宽心!他根本就没打算带着金阑羽!

    这个傻瓜,宁可不带金阑羽也让它保着自己妻子的安全,太傻了,明明他自己的命才关系着全国千千万万百姓!

    “苏!景!玄!”

    沐菱一字一句,那种炽烈的难过蔓延到了渝清王府的所有角落,晨光也止不住泪涌,王爷这么决绝,京钏可能也……

    片角吹残夜,雄关铁锁开。古城连堞响,奔马踏霜回。玉塞降羌泪,天山旅雁哀。何人闻此曲,不上望乡台?( 二王爷傲娇妃 http://www.33yqw.com/read/26/2615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