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240章 理由

    “小云你放心,嬷嬷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如果你真的要要被处罚什么的,嬷嬷养你后半辈子。”那嬷嬷的眼泪也哗的就下来了。

    呃,沉怡柳的眼泪也下来了,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话,更多的还是因为耳朵实在是受不了了。

    付嬷嬷的眉头一皱,说道:“你若是再拦着,我可真不敢保证她有没有什么事了。”

    那嬷嬷这才松开了手。沉怡柳顿时觉得自己的耳朵解放了。那个嬷嬷抹着眼泪喊了一声小云,让沉怡柳的心咯噔了一下:怎么突然那么的穷摇了?

    现在她的脑子也飞快地运转了起来,想着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事,竟然将万年不出现的付嬷嬷都给炸了出来。而且好象自己做错了很大的一件事情一样。沉怡柳怎么想也想不到到底是什么事情。

    付嬷嬷将她提到了日常嬷嬷们管事的地方,然后喝道:“跪下。”

    沉怡柳的膝盖被谁踢了一脚,一下子就贵了下去。她连忙抬起了头来,那个蓝嬷嬷厉声道:“小云是吧?把这个事情原原本本地给我说一遍!”

    “什么事情?”沉怡柳的身子微微地抖了一下,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说道。

    所有本来都很期待的人,一齐全被雷了。

    那个蓝嬷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额上的筋突突地跳动着,手一拍桌子,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付嬷嬷,这就是你教出来的?简直一点规矩也没有了,难怪会出这样的事情。”

    付嬷嬷语塞,半天说道:“蓝嬷嬷,我刚才忘了给这个丫头说了。”

    “就算你没有给她说,那她也应该知道的。这件事,除了她还会有谁!”那蓝嬷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道,“还不快将这事情说出来。”

    沉怡柳很义正词严地抬头,说道:“不知道嬷嬷要我说什么,还请嬷嬷明示。”若是今天说出了一两件事真的跟自己有关还可,若是说不出来,今天自己所受的委屈,一定会加倍还回去的。

    那蓝嬷嬷的眉眼有些沉了下去,说道:“前日是不是你打扫的书房?”

    沉怡柳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前日将书房照平时一样打扫了一遍。”

    蓝嬷嬷的声音有些威严了:“你可曾见到了太子的书桌上的一个摆设,是黄水晶的,就摆在了那书桌的右上角。”

    沉怡柳想了想,说道:“之前有见过,前日打扫卫生的时候,未曾注意。”

    “当然是未曾注意了,明明就是她自己将那东西给吞了,她怎么能还能给你说到底在哪里呢?这种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眼皮子浅的人多着呢。”旁边的一个嬷嬷阴阳怪气地说道。

    沉怡柳听了这句话,很冒火地说道:“不知道这位嬷嬷可是亲眼看到了我将那东西给藏起来了?我眼皮子再浅,太子爷的书房里的那些金银的东西还有字画什么的都比那桌子上的黄水晶值钱吧。”

    那嬷嬷没料到沉怡柳竟然会如此的反驳自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还真反驳不过来。人家都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自然是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的。她语塞了。

    那蓝嬷嬷却沉了眼,说道:“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那字画少了一样如此的显眼,她不一定会拿。这个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当然不容易发现。”

    沉怡柳就是一口咬定了自己没有拿过,可是那些嬷嬷不知道为什么铁了心就说是她拿的。过了半晌,蓝嬷嬷见她还是不承认,直接说道:“将她拖到院子里跪着,我倒要看看她的骨头有多硬!”

    两个有力的嬷嬷将沉怡柳的左右两只手架着,直接将她往外面拖去。沉怡柳的牙齿紧咬着下唇,一句话也不说。

    她跪了下来,想站起来,膝盖又被踢了一下,咔嚓的声音,一种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脚是不是断了?她的左手捂着自己的左膝盖,额上已经渗出了细汗。

    没有人注意到沉怡柳的表情,那蓝嬷嬷和其他的人都在那里说着话,时不时地朝着沉怡柳飘来一眼,见她仍然是低着头跪着,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沉怡柳的手一直垂在自己的身边,膝盖上的疼痛越来越明显了。她的牙齿在唇上印出了一行血印,视线已经开始飘忽了。大概,真的是骨折了吧。沉怡柳想着,只觉得身子突然一阵轻一阵重,思绪也像是糨糊一样翻卷在了一起。她的身子晃了一晃,看着就要倒下去了。

    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倒了下去,一只手仿佛托起了自己的身子。沉怡柳微微地睁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可是眼前却一黑,她的意识完全地消失了。

    腿好疼啊,似乎有人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突然,似乎有什么针刺进了自己的皮肤,她从小就很怕打针,就算是银针也是。她的脑袋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却听到了太子的声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骨折了?”

    沉怡柳本来想睁开眼睛的,一听到了太子的话,连忙将眼睛紧紧地闭上了。

    蓝嬷嬷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不紧不慢的:“太子爷,奴婢只是问了问这个丫鬟是不是她拿了那个黄水晶的摆设,之前不是也有过这种事情吗?她不肯说,就罚她跪了。奴婢可没有罚她什么的。太子爷若是不信,可以问问当时与奴婢在一处的人,奴婢当真是没有罚过她。”

    “没有罚过,人的骨头就会莫名其妙的断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府里有过什么事情。前年的珍儿,去年的翠儿,怎么死的都是不知道的。”太子的声音,隐隐含着怒气。

    蓝嬷嬷想是也没有被太子这样说过,当场就懵了。沉怡柳听到她的声音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说道:“奴婢当真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啊,还望太子爷您明鉴。”

    太子似乎低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嬷嬷,您也是宫里出来的老人了,我自小就是被您带大的。如今,这朝廷上事也多,府上的事,我也不想操那么多的心了。小丫鬟们不懂事,您多教教她们,也就会了。别人的眼睛可是看得很远的。”

    这话说的也很是明显了。沉怡柳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这太子当的也不太容易啊!别的人巴不得他快点下台,要是被抓住了什么的话,怕他这个太子也就坐的不太稳了。沉怡柳想着,已经听到了蓝嬷嬷的有些颤抖的声音:“奴婢,奴婢知错了。太子爷教训的是。”

    太子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既然小云的腿受伤了,那她的职就先让别人顶上来吧。把她挪到后面的小院子去养伤吧。让两个小丫鬟伺候吧。若是再有什么事,嬷嬷,就别怪我没有打招呼了。”

    蓝嬷嬷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完全变调了:“奴婢,奴婢知道了。奴婢送太子爷出去。”

    等到屋子里的脚步声什么的完全都听不到了,沉怡柳才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她试着屈一下膝,却发现自己的膝盖被什么给固定住了。而且自己一抬脚,就有点疼。她只好放弃了这一想法。

    自从太子发了这个话以后,沉怡柳的日子那叫一个幸福啊。每天两个小丫鬟给自己端茶送水,给自己按摩,连上卫生间也是有人服侍的。这样的待遇真的不错啊。沉怡柳在床上开心地打了一个滚儿,伸了一个懒腰,拉长了声音喊道:“小玉,过来帮我揉一下腿。”

    门口却半天没有响动。沉怡柳又拉长了嗓子喊,还是没有人回答,却传来了脚步声。沉怡柳一边抬头,一边说道:“你帮我揉揉小腿,有点酸疼酸疼的。”

    “让我帮你揉腿?你怎么这么大胆,竟然对本公主不敬!”一个熟悉的幼稚的童音顿时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沉怡柳抬头,妈呀,这不是那个小公主什么的吗?沉怡柳连忙就作势要下床,嘴上一边服软道:“公主,奴婢不知道是您。奴婢给公主请安。”

    那小公主大手一挥,说道:“不必了,你也不是有意的。我听哥哥说,你的腿受伤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把腿给摔伤了?”

    沉怡柳听了这个话后,只好哼哼哈哈的支吾过去。

    那小公主一见到了沉怡柳的这个样子,立刻就不高兴了,说道:“我说你就别再装了,这些人是怎么样的,我还能不知道吗?是不是有人故意害你的?”

    沉怡柳大吃一惊,说道:“公主您这是听谁说的?”

    “不用听谁说。我从小就知道这些事情。总是有人眼红你,所以故意使黑心害你。”那小公主蛮不在乎地说道。

    沉怡柳看了看这朵本来应该是祖国未来的花朵的孩子,不禁感慨:看来,封建社会真的要不得啊要不得。

    那公主见沉怡柳没有一点儿反应,咳了一声,很不高兴地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呢!难道本公主说的不对吗?”

    “不不不,公主您说的怎么会不对,一直是对的,一直是对的。”沉怡柳连忙狗腿了一下。

    “你带我出去玩吧。”小公主的话锋一转,两只眼睛露出期待的光芒。

    呃,不是那些穿越女主们要发生什么事,都是出去的时候被怎么怎么波折的吗?如果自己带了小公主出去,真的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沉怡柳还在心里盘算这件事,小公主已经嚷嚷开了:“你个小云,带本公主出去让你很丢脸吗?还是说,你敢不听我的话了?”

    如果是别人那种不麻烦的孩子也就罢了,一看公主你就是从小缺乏父爱,看惯了宫廷争斗的心理极不健康极不正常的那种小孩子。这是祖国未来的一朵歪脖子花啊。当然沉怡柳是不敢这么说的。她正想坐起来,腿上一疼,她立刻计上心来,嚷道:“哎哟,我的腿。公主,不是奴婢不带您去。奴婢为了公主,爬也要爬去。就是不知道公主您嫌奴婢走的慢不。”说完,沉怡柳还为了加重这个语气,可怜巴巴地看着那小公主。

    小公主看了看她胡萝卜样的腿,也只得作罢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那好吧。那就算了。你想点乐子给本公主看看。”

    唱歌?唱了两句,小公主连忙喊停了。跳舞呢?沉怡柳做了一套广播体操,把小公主倒是笑的前仰后合的,沉怡柳自己觉得丢脸了。那写字画画弹琴这些她更不行了。随着那小公主的嘴撅地越来越高,沉怡柳更加无语问苍天了:原来穿越这事真的不是谁都能干的啊,还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吗?老天,你为什么要派这么样的一个小丫头来折磨我啊!

    “敏儿,你是不是来了?”外面响起了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沉怡柳一听,立刻心花花了。太子爷啊,太子爷居然屈尊降贵到自己这个狗窝来了,真是太蓬筚生辉了。她连忙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然后低下了头,非常羞涩的样子。

    太子进来的时候,看了看沉怡柳,一句话也没说,就看向了小公主,说道:“敏儿,你又乱跑。我一听到你来了,没有来找我,我就知道是你跑来找小云了。怎么,今天又和小云说什么故事了。”

    小公主爬到了太子爷的膝盖上面,说道:“今天小云都不怎么好玩了。她的脚受伤了,都没有什么精神。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一下那个欺负小云的人,连她都不怎么说话了,真的好没趣了呢。”

    太子的眉眼却一沉,看向了沉怡柳,嘴上却还是有些敷衍地答了句:“哦。”

    沉怡柳偷偷看了看太子,见到他的目光的时候,心咯噔了一下:太子不会误会了这个是自己怂恿的吧。“

    太子却没有说什么,收回了目光,然后就说有事,将小公主带走了。

    沉怡柳的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太子到底是不是对自己的印象不好了。她想着,那些小丫鬟们已经过来看她了。

    翠芳竟然也过来了,她看了看沉怡柳,说道:“你怎么样了?”

    沉怡柳简直是受宠若惊啊,这个翠芳简直太神奇了,居然来看自己啊?她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原因吧?她想着,脸上连忙露出了笑容,说道:“翠芳姐姐,你来了啊。快请坐。”

    翠芳的脸上微微有些挂不住,找了点理由,说道:“我只是遇到了她们,说要来看你。我想着你腿受伤了我也没有来看你,就过来看看了。”她停了停又说道:“刚才好象看到了太子爷从你这里出去?”

    沉怡柳连忙说道:“是啊。方才小公主走了过来,太子爷就过来寻小公主了。”沉怡柳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了翠芳的脸色变了。沉怡柳不禁有些奇怪地说道:“怎么了啊?”

    “没,没事。那我先走了啊。”翠芳的脸色变得极不自然,匆匆说着,就走了出去。(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http://www.33yqw.com/read/26/2604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