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227章 惶恐

    薛谨之正欲发怒质问,视线却无意间看到了巨大屏风处、映在地面上的娇小影子,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滑过其漆黑的眸,面色不由自主转为柔和之色。

    唉!这傻丫头,找个藏身之处都不会。单纯的竟忘了考虑,洒入室内的阳光能够将她的影子照射在地。

    也罢,既然她暂时不想见他,那就随她的意。终究有一日,她会明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和她长相厮守。

    当下,薛谨之不露声色道:

    “小柱子,告诉蓉儿,朕申时三刻再过来寻她,有要事与其相商。”

    小柱子忙忙点头称是,直至薛谨之彻底消失于笼香阁外,方敢虚脱般跌坐在地;少顷,才似回魂般朝着室内轻声唤道:

    “菖蒲姑娘,菖蒲姑娘,你在哪?”

    “我在这。”

    答应着自屏风后步出,颤颤巍巍行至桌边坐下,望着寂静无声的院落,颜菖蒲沉思着不再言语。

    “菖蒲姑娘,您若有什么需要,尽管使唤这院内的宫女太监。奴才有要事去禀报容华娘娘,先行告退。”

    见颜菖蒲颔首,小柱子这才退出房门,前往阳塞宫寻公孙蓉儿去了。

    午时三刻,闻讯而回的公孙蓉儿忙吩咐小厨房准备薛谨之最爱吃的甜品,又仔仔细细梳妆打扮一番,待得一切打理妥当,方想起菖蒲还在笼香阁内。

    蹙眉思索片刻,打开置于梳妆台上用来盛放首饰的小盒子,从内取出一支月季造型的赤金簪子,斜斜发髻,这才面含笑意、莲步轻移地往颜菖蒲的房间行去。

    步入菖蒲房内,视线掠过桌上不曾动过分毫的饭菜,公孙蓉儿轻声笑道:

    “丫头,即便你要与姐姐置气,也不该饿着自己啊!”

    “奴婢怎敢与小姐置气。”

    颜菖蒲言语间疏离的称呼以及淡漠恭敬的态度令公孙蓉儿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好不尴尬。

    “丫头,蓉儿姐姐之前确实不该那般说你,一切都怪蓉儿姐姐不好,是蓉儿姐姐的错,蓉儿姐姐该打,该打。”

    须臾,公孙蓉儿勉强笑了笑,执起颜菖蒲娇嫩的小手就往自己脸上拍。

    这样亲昵的举止,在公孙蓉儿与颜菖蒲小的时候经常有过,往往到最后,她们中的一方都会笑着再不计前嫌。

    然此刻,颜菖蒲只是大力的把手抽回,低眉垂眸,脸上恭敬之色丝毫未曾减去。

    “唉!好了好了,我真是怕你了。我答应你去跟懿王爷说,让他取消婚事。”

    “真的?”

    黯然的双眸忽地就像多了两簇跳跃的火苗,令颜菖蒲清澈的双眸越发明亮动人。

    见公孙蓉儿笑着颔首,不疑有他的颜菖蒲满面欣喜的扑入其怀里,大声喊道:

    “我就知道,蓉儿姐姐对我最好了,蓉儿姐姐一定会帮我的。”

    趁着颜菖蒲埋首在自己怀里撒娇之际,公孙蓉儿快速取下头上的赤金簪子,在盛有茶水的茶杯内搅了搅,然后又不动声色将簪子插回发髻,扶正颜菖蒲的身子,笑着道:

    “呵呵,既然蓉儿姐姐已经答应帮你了,你是不是该吃饭了?”

    “恩。”

    重重的点头,颜菖蒲执起碗筷便欲吃早已凉透了的饭菜。

    了了心事,此刻的她确实觉得有些饿了。

    “傻丫头,这些饭菜都已冷了,吃了对身子不好,我叫人拿下去热热。”

    说话之际,公孙蓉儿笑着取过颜菖蒲手上的碗筷,又吩咐宫女将饭菜全都撤下,先送一碟凤梨酥上来。

    待得凤梨酥呈上,颜菖蒲便迫不及待的拾了一块置于口中,面上立刻露出心满意足之色。

    因着一上午滴水未沾,多吃了几块凤梨酥,颜菖蒲便觉得口干舌燥,嘴中食物难以下咽。

    “来,丫头,喝口茶,润一润。”

    忙不迭接过公孙蓉儿手中的茶杯,一口气将茶水饮入口中,待得咽下食物,颜菖蒲方笑盈盈感激道:

    “谢谢蓉儿姐姐。”

    “看你,吃得满嘴都是。这凤梨酥还是先别吃了,要不待会饭菜上来,又吃不下了。”

    自怀里掏出绢帕,公孙蓉儿温柔的将粘在颜菖蒲唇角的凤梨酥屑擦去,满目尽是爱怜之色道。

    “恩。蓉儿姐姐,我怎么突然觉得头晕晕的,好想,好想睡觉。”

    单手抚额,蹙眉晃了晃头,只觉得眼前景物渐渐变得模糊不清的颜菖蒲满是不解的轻声道。

    “丫头,许是你昨夜未曾睡好,而今犯了困。不如你先回床上睡会,饭菜好了,我再叫你。”

    起身扶住颜菖蒲摇摇欲坠的身子,公孙蓉儿轻声细语之际,朝立于一旁的小柱子使了个眼色。

    立即会意的小柱子帮着公孙蓉儿扶起颜菖蒲,往床边行去。

    身子刚粘上柔软的床铺,颜菖蒲便安心的沉沉睡了过去。

    深深凝视了眼睡梦中的颜菖蒲,公孙蓉儿心中歉然的道了声“对不起”,转身取了笔墨,休书一封,交予小柱子道:

    “速将此书信交给荣亲王。还有,找几个可信之人抬顶轿子进来,务必要悄无声息的将菖蒲姑娘送回王府,千万不要让其他宫内的人瞧见,尤其是皇上。”

    “是,容华娘娘。”

    小柱子小心翼翼将书信收纳入怀,又忙忙去找了顶轿子和几个轿夫,将毫无知觉的颜菖蒲搬入轿中,这才辞别公孙蓉儿,出宫往荣亲王府而去。

    翌日。

    随着落在脸上的阳光渐渐变得炙热,睡梦中的颜菖蒲因着太阳穴的隐隐作痛而缓缓睁开双眸;

    坐起身子,待得意识完全清醒,才惊觉自己并非在笼香阁,而是回到了荣亲王府所居的卧室内。

    满腹疑惑的微微蹙眉,心下甚是不解,为何一觉醒来她就身处王府了?但无论是何原因,心底渐渐升起的不安促使其很想找个人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

    掀开身上精美绝伦的龙凤被,颜菖蒲正欲下床之际,房门应声而开,大片大片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挥洒而入,照着桌上精工细作的凤冠霞帔,明晃晃的光芒刺得她慌忙用手遮挡。

    “王妃,您醒了。”

    陌生的称呼吓得颜菖蒲心惊肉跳、顿感寒意四起,情绪有些不稳的朝渐渐走近的青衣丫鬟道:

    “小翠,为什么我会在王府?为什么你要称呼我为王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今日,懿王爷便要迎你过门,小翠自然要尊呼您为王妃。至于其他的,奴婢确实一概不知。”

    闻言,颜菖蒲如遭雷击,身子猛地晃了晃,脑海一片空白,怔愣当场,半晌,才似发了疯的拼命摇头喊道:

    “你骗我,你骗我。蓉儿姐姐分明答应会帮我向懿王爷请求取消婚事的,我怎么可能会嫁给他呢?”

    “奴婢不敢欺骗王妃,桌上的凤冠霞帔……”

    “出去,你给我出去,你给我出去。”

    嘶喊着将惶恐害怕的小翠轰出房门,早已泪流满面的颜菖蒲瘫软的跌坐在床,伤心欲绝。

    蓉儿姐姐为什么要骗她?为什么?

    满腔悲愤就像海潮激荡呼啸着席卷颜菖蒲的身心,头痛欲裂之感令其不由自主的双手抱头;那种似有什么东西即将破茧而出的不适与惶恐感,惊得她霍地自地上跳起,整个身子扑向桌子,硬生生将桌上的凤冠霞帔扫落在地。

    “啊……”

    尖锐刺耳的嘶喊声,惊得刚踏入房门的季林不由觉得毛骨悚然。

    勉强按捺下心中的冷意,季林快步走到痛苦挣扎的颜菖蒲身边,伸臂将其紧紧抱在怀里,轻声哄道:

    “菖蒲,你冷静点,你冷静点。有什么事,告诉季叔叔,季叔叔一定会帮你的。”

    “帮我?你怎么帮我?也像公孙蓉儿和皇上那样骗我吗?”

    冷漠的表情失了往日的纯真无暇,娇嫩的唇角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颜菖蒲冷冷道。

    望着眼前熟悉却顿感陌生的容颜,心中有愧的季林沉默半晌,最终轻叹一声道:

    “菖蒲,季叔叔也不想你嫁给懿王爷,但是皇命难违。你若不嫁,可是欺君之罪,会有杀身之祸的。”

    “杀身之祸?呵呵,就因为你们怕死,所以就不顾我的感受?”

    面对颜菖蒲咄咄逼人的质问,季林神色有些狼狈道:

    “不是的,不是的。你是你娘唯一的骨肉,我不能让你有事的。”

    “哼!一切都是冠冕堂皇的借口,虚伪。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不想。”

    用力推开季林,颜菖蒲伸手指着敞开的房门,咬牙切齿的恨道。

    季林本欲再说些什么,嘴唇嗫嚅半晌,最终什么都没说,默不作声的离开。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

    木梳轻轻刮过头皮,顺着丝滑的长发,伴随着好命婆的祝福,有条不紊、一下一下从上至下。

    端坐在梳妆台前,似木偶般任人摆布的颜菖蒲面无表情的望着铜镜中经修饰过、越发变得精美可人的容颜,清澈明亮的双眸中迸射出噬人的怒火,恨不得将雕有花边的铜镜焚烧殆尽。

    室外,忽地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少顷,就有家丁急急忙忙跑入房内,眉梢眼角尽是喜色道:

    “几位妈妈姑娘,王妃可是装扮好了,外头花轿临门了。”

    闻言,颜菖蒲惊恐而又夹带着愤怒的眸子立刻瞪的犹如铜铃,心顿时凉了半截。

    她想逃跑,可惜身子根本动弹不得;想大声嘶喊,却又发不出任何声响;唯有清明的意识一再让她痛苦的意识到,一切已成定局,

    “好了,好了,快背新王妃上架吧!”

    随着好命婆充满笑意的答应声,眼前所有的一切蒙上了鲜红的颜色,刺目如火,疼的颜菖蒲快速闭上双目,不再透过红盖头看周遭的一切。

    娇小的身子被家丁背着前行,耳畔鞭炮声越来越响,呛人的烟火味呛得颜菖蒲忍不住轻咳出声,却始终不曾睁开眼,直至坐进宽敞柔软的轿子,方睁开清澈明亮的双眸,一滴泪水瞬时滑落脸盘。

    懿王爷娶亲,皇上与太后都万分重视,可想而知,场面自是热闹非凡,不可小觑的。

    十里长街,挂满了鲜艳的绢花和金色的喜字,红彤彤一片,好不喜庆。

    长街两侧,有士兵横着兵器把守,得了银两的两旁百姓齐齐跪倒在地,“恭喜懿王爷,贺喜懿王爷”的祝福声似海潮此起彼伏,响彻整条街,震得端坐在轿子中的颜菖蒲又慢慢觉得头痛欲裂。

    就在颜菖蒲觉得自己快要痛晕过去之际,轿子毫无预警的跌落在地,差点将其摔出轿外。

    外头整齐划一的恭喜声突然变成了杂乱无章的嘈杂声,呼天抢地的求救声伴随着兵器的碰撞声,将喜庆的气氛冲击的荡然无存。

    “先带王妃回府。”

    混乱之中,忽地一把清亮的声音破空响起,没有半分惊慌之色。

    颜菖蒲自然认得这声音的主人,心中不由解恨之余,不由连连嘲笑。

    哼!就连老天都不愿意她嫁给他,看他如何收拾外面的残局。

    轿子再度被人抬起,剧烈的颠簸使得颜菖蒲知道,抬轿之人定是在狂奔,只不过一刹那的功夫,那些吵闹声、呼喊声就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轿子再度落地时,已是半刻钟之后。

    正当被颠的腹内翻江倒海般难受的颜菖蒲头晕眼花、神思恍惚之际,忽闻得轿外有人恭敬道:

    “王妃,此处乃是懿王府后花园,待得王爷击退刺客,小的等人再抬……。你们是什么人?”

    王府护卫陡然变得严厉的质问声令颜菖蒲剧烈跳动的心越发快了几拍,彷佛活生生要从嗓子里蹦出;即便其再单纯,再未经世事,也知外头的不速之客是冲着她而来的。

    耳畔突然响起的兵器撞击声,使得颜菖蒲再无暇细想来者的真正目的,屏息静气留意着轿外的动静,心中则暗暗祈祷王府护卫能将来者赶走。

    片刻的功夫,外头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清风拂起轿帘,将浓浓的血腥味吹入轿内,吓得面色苍白、紧张不已的颜菖蒲只觉得周身寒意四起,洁白的贝齿硬生生将粉嫩的娇唇咬的血迹斑斑。

    “都愣着做什么,将轿子抬走。”

    一道平平无奇的嗓音突地打破满院的死寂,惊得颜菖蒲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很快,轿子便再度被人抬着前行。

    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颜菖蒲此刻恨极了季林,若是她不曾被点了穴道,就可以大声质问外头的人究竟要带她去哪里,究竟要对她做什么,也不必像现在这般,只能惴惴不安、胡乱揣测、活在惶恐之中。

    也不知行了多久,就在颜菖蒲筋疲力尽、昏昏欲睡之际,轿子安安稳稳落地。

    轿帘被人掀开,刺目的阳光即使隔着薄薄的红盖头,也令颜菖蒲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

    “老大,你不觉得奇怪吗?新娘子一路上太过安静了。素闻懿王爷足智多谋,会不会他早料到有人会来抢亲,故而将新娘换了。未免弄错,我们还是先确认一下再说。”( 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 http://www.33yqw.com/read/25/2554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