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君心似我心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964章:占卜推星]

章节目录 [正文 第964章:占卜推星]

    “父皇怎可能会相信本王?”龙辰轻声道:“是灵女妙迪恰巧入宫,皇帝召她与玄魂长老一同占卜演星,三次均是大劫,才让父皇信了。”

    大劫?难道是玄魂长老暗自动了手脚?

    即是可动手脚的占卜,就可认定巫族本身就是一个迷信的所在,虽有灵力,也有一些法术,但均是言过其实,把神灵扩大化了。

    不过

    龙辰哥哥想让位给五哥哥,实在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宽厚仁慈,定会是个爱民勤政的好皇帝。

    就是那个北宫萱,让她感觉很不安,她的心不在五哥哥身上,当真能同他一起守护炎龙吗?

    司徒熙皱眉,心头隐忧,让她的小脸不禁浮上几丝愁云。

    龙辰看到她这样,还以为她在担心离开的事情。

    他轻捏了一下司徒熙的下巴笑道:“傻瓜,你放心,待你产后恢复,本王便与你同去。本王已命玄魂长老去想办法,相信师父一定能想到办法护佑我们一家三口离开的。”

    “其实真正的办法就是凤凰血玉。”司徒熙抬眸,静静看着龙辰。

    龙辰面色微僵,气氛陡然凝重。

    一丝沉闷袭来,两人都沉默下来。

    龙辰什么也没说,只是眸光隐有内疚。

    司徒熙暗暗叹息,她知道此时提凤凰血玉,定会惹来龙辰的不快,毕竟血玉藏在他母亲体内,没人会想伤害自己7;150838099433546的母亲。

    但她仅是想提醒,能不能找个方法,让皇后娘娘在不受伤害的前提下,把凤凰血玉给取出来。

    可现在看到龙辰这神色,估计提都不用提了。

    司徒熙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和龙辰有芥蒂,忙缓了缓神色弯起嘴角!

    只是

    她缓和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门外就传来水清斐的声音:“主人,找到了。”

    龙辰起身,伸手揉了揉司徒熙的头发,低声道:“本王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些回来陪你。”

    “好!”司徒熙回以微笑。

    龙辰站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往门外走去,走了两步突的又停下来。

    他回头,看着坐在床塌上的司徒熙,疾步返回,倾身捧住司徒熙的脸,深情又吻了她一会。

    “等本王回来。”他哑声呢喃。

    司徒熙被他亲的有些蒙,怔怔的还没回过神,龙辰的身影就已经走出了卧阁。

    龙辰走了,司徒熙伸手悄悄摸向嘴唇,脸色浮起几丝娇红。

    “嘻嘻!”耳畔传来笑声。

    司徒熙一抬头,就看到赤忧端着一碗粥站在卧阁门前,坏坏笑着看她。

    司徒熙一囧。

    看赤忧那神色,应该就是偷看到她和龙辰哥哥的亲吻了,这让她更加不好意思。

    她瞪了赤忧一眼,没好气的道:“你竟然偷看?”

    “才没有!”赤忧端着粥,送到她面前道:“奴婢是看到主人嘴唇湿湿的,就瞎猜了一番。”

    “你倒是有经验,是不是和水侍卫那个啥了?嗯?”司徒熙取笑她,邪恶的冲她眨眨眼。

    赤忧小脸暴红,惊的一下子跳起来。

    她又是捂脸,又是跺脚,脸色涨红到像要烧起来那般,急急的道:“才没有,娘娘莫要乱说,真真是羞死人了。”

    “噗哈哈你这么害羞啊?”看到赤忧可爱的举止,司徒熙忍不住暴笑出声。

    这一笑,赤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手足无措的往门口逃去道:“娘娘讨厌,奴婢不理你了,奴婢去找主人”

    “我看你是去找水侍卫吧?”

    “哎呀,娘娘”赤忧再次跺脚,一扭身,捂着脸冲了出去。

    不是吧?就羞成了这样?

    司徒熙忍不住失笑,难道是她本身太邪恶了吗?她怎么感觉和龙辰哥哥做羞羞的事,是很快乐很快乐的。

    如此身心愉悦的事情,怎还会把赤忧给吓跑了?

    不过,吓跑了也好,她正好要好好计划一下无常的事情。

    如果确定八皇子就是无常的话,那么司徒一家的下落就基本确定了,司徒元峰他们是被无常给救走的,他会把他们藏在哪儿呢?

    还有这诺大的皇宫,地下秘道到底有多少?

    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八皇子通行的秘道全部给找出来?

    司徒熙眯眸,环抱着双臂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

    永庆宫里的婳娴急匆匆走进皇后的卧阁。

    “如何了?”皇后急急从床上起身,她顾不上腹部被扯到的隐隐痛楚,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婳娴曲膝一礼,轻声道:“娘娘,奴婢派人打听过了,前不久太子妃去大牢看望了高慧玉,两人起了争执,高慧玉此时已被铁链锁起来了。”

    “起争执了吗?”皇后呢喃,凤眸微眯的沉思,过了片刻才道:“若是如此,倒也还好,她们两人起了争执,高慧玉定是不会在吐露关于本宫的事情。”

    “那还需要让人动手吗?”

    “动,当然要动手!”皇后低叹道:“高慧玉终究是个隐患,她若经不起三司会审,那本宫与她合谋的事情,还是会被她给暴出来。”

    “是,那奴婢命人今夜动手。”

    “嗯!”皇后点了点头,身体轻缓的躺到床塌上又道:“婳娴,姑姑在做何?”

    婳娴垂眸,轻声道:“奴婢也不曾看到,但听闻族长近日闭门灵修,应该有阵子是不会过来了。”

    “命人去请,本宫想见她。”

    “是!”婳娴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卧阁去吩咐。

    一个小婢女急急领命而去,皇后在卧阁静候着。

    过了一小会,那小婢女一路急奔回来,曲膝行礼道:“奴婢叩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姑姑呢?”

    “回娘娘的话,族长大人说身体不适,无法前来拜见娘娘,还请娘娘原谅!”

    皇后脸色一沉,眉目顿时就冰冷下来。

    那小婢女吓的顿时匍匐在地,皇后心烦的扫了她一眼道:“你下去吧。”

    “谢皇后娘娘,奴婢告退!”小奴婢惊慌的退了下去。

    皇后睑眸,目光透着阴森的寒意道:“这些日子,本宫能感觉到姑姑的刻意疏远,婳娴,你说姑姑她会背叛本宫吗?”( 君心似我心 http://www.33yqw.com/read/23/2324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