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君心似我心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868章:关系破冰]

章节目录 [正文 第868章:关系破冰]

    啥米?司徒熙一僵,对他突然转变的话风,还有些回不了神。

    龙辰邪魅的勾起嘴角,哑声又道:“本王因为你,失去了朝堂的支持,导致根基不稳,你是不是应该给本王生个一儿半女来稳固地位呢?”

    这下子司徒熙是听明白了,敢情他拐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又在向自己套孩子呢?

    心里掠过阵阵酸楚,天知道,她多想给他生一堆的孩子,可是在他们没有回去之前,她不能,绝对不能。

    她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也会爱他们的孩子胜过全世界。

    倘若他们要回去,空身两人已经很难,如何在带一个孩子?

    可面对他殷殷期盼的眼眸,司徒熙心如刀割,却又不能说出拒绝的话来。

    对不起龙辰哥哥,我又要骗你了。

    她嚅了嚅嘴,勉强绽出一丝微笑道:“龙辰哥哥,生孩子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这种事,哪能想有就有?”

    “你是医者,总有办法的。”龙辰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司徒熙忙摇头道:“那不行,用药会伤害到孩子的,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也行,那本王要多多努力,来”

    “你干嘛!”司徒熙吓了一跳,忍不住又想逃。

    龙辰脸一沉,钳制住她扭动的腰身,沉声道:“你不想承欢?”

    “我”

    “你想拒绝?”龙辰冷眉一拧。

    “我”

    “你不愿意?”龙辰寒透着脸,又凑近她几分。

    “不”

    “司徒熙,你如果想让本王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的,只要你尽快怀上龙子,本王就将旧帐,一笔勾消,如何?”

    说这句话的时候,龙辰不知何时已经从水里站起来,他的脸离她仅有几厘米,他的手也悄然勒住了她的腰。

    当司徒熙从他步步紧逼的语气里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肌肤一凉,衣服如长了翅膀般,无影无踪了。

    龙辰往前一倾,紧紧缠她入怀。

    他撩起她的一束黑发,轻声道:“本王问了有经验的老奴,说女子欢愉才容易有孕,以前本王没有顾及你的感觉,今天本王好好爱你。”

    灼烫的气息惹的司徒熙像要烧起来那样,他修长的大手,爱怜的顺抚她的发,磨搓着她的肌肤,瞬间让她头皮一麻。

    紧接着他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唇间,密密绵绵,瞬间竟让她心神荡漾,她感觉浑身感官被唤醒,心头躁动不已。

    池水一圈一圈的袭来,在龙辰耐心高超的怜爱下,她的理智瞬间击散,整个人也被他弄的在水中浮浮沉沉。

    揽月宫,梅香水榭。

    哗啦啦!

    满桌子的杯子和茶水,被一支愤怒的手臂横扫在地,顿时碎的一地残渣。

    “简直是岂有此理,气死本宫了。”北宫婉佳脸色僵冷,她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道:“本宫育有两子,一个是长子,自古长幼有序,要立太子也应该立皇长子才对?”

    “就算不立皇长子,凡儿作为东平的人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不顾一切的用生命来换取炎龙多年的和平,皇上难道瞎了吗?”

    “嘘娘娘息怒,万不可胡言乱语,小心祸从口出啊!”

    在她身边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小心翼翼的劝着她,满眼的心疼。

    “萧芙,素儿就是被龙辰给害死的,虽然本宫没有证据,可整个皇宫只有他有这个能耐,而且素儿得罪过他,他是本宫的仇人,本宫绝不能让他当太子,绝不能!”

    “娘娘,萧素是奴婢的亲妹妹,奴婢和您一样恨,但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得更加谨慎才行。”

    北宫婉佳不说话,死死的咬紧着嘴唇。

    过了一会,她猛的扭头,盯着乖巧的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北宫萱。

    “萱儿,你也痛恨司徒熙的对吗?”北宫婉佳盯着她的脸。

    北宫萱一僵,眼底掠过一丝愤恨,但很快便被她压了下去,她垂眸,仍不说话。

    北宫婉佳走过去,她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冷凝着一双眼眸,低声道:“萱儿,你只要肯帮本宫对付龙辰,本宫就想办法让你和乔本在一起。”

    北宫萱一震,她不敢置信的抬眸。

    北宫婉佳和她对视,点头道:“本宫绝对说话算数,你的身份比较好和司徒熙套近乎,你找机会毁了司徒熙!”

    “姑姑打的一手好算盘,我毁了司徒熙,龙辰能放过我吗?”

    “当然不会放过你!”北宫婉佳冷然一笑道:“本宫会先他一步让你假死,送你和乔本出宫,然后在把这帐算在龙辰的头上,本宫倒要看看,他一个太子不顾两国和平,还怎么坐的稳这太子之位?”

    “姑姑所说,可是真心的?”北宫萱不太相信的看着她。

    北宫婉佳眯起了眼睛,咬牙低声,一字一字的道:“千真万确!”

    “好,成交!”北宫萱冷着脸,朝北宫婉佳伸出了手,两手相握,两人阴森森的笑了。

    一个时辰后

    长春殿!

    浴房内仍然娇语呢喃,这可急坏了浴房外的水清斐,太后有令,特设贺宴,庆祝主7;150838099433546人被封为太子。

    可太子和太子妃卿卿我我也没个尽头,他们等的腿都麻了,可房内仍然没个消停。

    眼见着日落西山,水清斐才硬着头皮进了浴房,他隔着屏风瞧了一眼。

    朦朦中,只见水池边长发披散,司徒熙纤瘦腰肢软弱无骨,她声声讨饶,却惹的主人更加狂野。

    “咳”水清斐轻咳出声,战战兢兢的扬声道:“主人,太后有令,请您和太子妃移驾双喜宫就宴。”

    嗖!

    一道银光在眼前闪过,水清斐连退数步,被逼出了浴房,而那道银光也直直的被钉在了墙壁上。

    呼

    水清斐暗自拍了拍胸口,他拽下那发钗,恭敬的退立到房外等候。

    冒着丢掉半条命的危险把话给带到了,不管怎么滴,他们听到自己的催促应该也能快点结束。

    唉,这年头,做暗侍得长一对好眼睛。

    要看到别人不能看到的危险,还要看得别人不敢看的缠绵,关键是还不能长针眼。( 君心似我心 http://www.33yqw.com/read/23/2324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