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君心似我心 > 章节目录 第835章:迷离夜殇

章节目录 第835章:迷离夜殇

    “龙辰哥”司徒熙接下来的话语,全数淹没在狂乱的吻里。

    龙辰急切的吻着她,似乎想用这样的举动,阻止她在说什么悲剧的话来。

    她太缺少安全感了,看来他必须要加快步伐,把后宫所有的妃子安排妥当,给她一个阳光的未来。

    龙辰想着,更深的吻住她,他双臂使力,直接抱着她,疾步飞掠在花丛间,往为两人回门所备的木楼奔去。

    是夜!

    迷离,沉醉。

    山脚下的木楼里,正燃烧着浓情蜜火,木床纱幔摇晃,床上的人儿也痴痴缠绕,不知倦怠的一次又一次将对方送上感官的巅峰。

    “熙熙,给我生个孩子吧。”

    事后,龙辰抚过她汗湿的发丝,爱怜的呢喃。

    司徒熙累的睁不开眼,她闭着眼睛往他怀里钻了钻,迷糊的应道:“嗯,等我们回去了,我就给你生一堆的孩子。”

    “那本王现在努力,回去正好当爹!”

    翻身,龙辰再次捉住她的身体

    司徒熙勉强睁开眼睛,可还没有等她清醒,她便又陷入到新一轮的甜蜜中。

    窗外微风轻抚,枝叶轻摇。

    木楼隐蔽的一角,两人将房中的一切听了个仔细清楚。

    月影下,两人相视一眼,快速的尴尬离开,而这两个人,正是乔本和那个假弟弟。

    “乔大哥,看来殿下并没有产生疑心,你也应该能放心了。”

    “嗯!”乔本点头,心口虽然酸涩疼痛,但同时也踏实安然了不少。

    他看向那个假弟弟,低声道:“峰弟,这一次真的谢谢你。”

    “乔大哥客气了,如果没有大哥,我司徒元峰早就死在北荒的牢狱了,我被诬陷是炎龙国的密探,在北荒无故关押了两年,承蒙大哥相救,小弟才能重归故土,能为大哥使上力,也是小弟的荣幸!”

    “7;150838099433546总之,真的很感谢,你举族相帮,乔本铭记在心,请受乔本一拜!”

    “嗳,大哥!”司徒元峰飞快的扶住他道:“你曾说过,你与司徒姓氏有缘,你也曾与我结为兄弟,即是兄弟,又何必如此客气,大哥若还这样,小弟真的生气了。”

    “好兄弟!”乔本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拍了拍。

    两人沉默,一切情谊,尽在不言中。

    他们一同往深山的小道上走去。

    途中,司徒元峰忍不住又道:“大哥,我看你脸色灰白,是不是服用了我爹给你的抗血丸?”

    “嗯!”

    “你当真服用了抗血丸?”司徒元峰脸色一白,急急的道:“病情严重到那种程度了吗?”

    其实也不怪司徒元峰焦急,抗血丸是用极强毒性的麻痹药物制成,是为了让乔本在最后的日子,减少痛苦准备的。

    他爹曾说过,若是到了服用抗血丸的程度,那他就时日不多了。

    他们司徒家几代行医,到了他这一代,听说北荒毒蛊厉害,他便前去捉来研药,却不想因此而遭了难。

    这是不幸的,但万幸的是他认识了乔本,和他结下了兄弟之缘。

    他们父子很想救乔本,曾在北荒陪他两个月,才用他的血,和着北荒的蛊,为他制了药。

    乔本曾说自己能活两年,可他却心知,这根本不可能。

    或许以前他是可以活两年,但是在北荒的苦痛折磨,已经远远的缩短了他的寿命。

    砍断他手臂的那把刀,是染了毒的。

    救北荒公主的时候,他也是受了极重内伤的。

    就算是正常的汉子,经这三番五次的重创,也都会撑不下去,何况乔本的身体,本来就有旧疾。

    “乔大哥,要不然你别走了,让我好好医治你的病,等到”

    “不必了!”乔本淡然打断司徒元峰的话,微微一笑道:“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放心,在活几个月还是可以的。”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乔本略略沉思,轻声道:“主人身边的水清斐,武功了得,警觉性更是无人能及,今日是因熙熙和主人所以我才有机会来看看她。”

    “不过也好,主人没有怀疑,熙熙仍然得宠,我心已安,此地我不能久留,我准备即刻就去永州。”

    “现在?”司徒元峰看了眼天色道:“太晚了,大哥不能明日在走吗?”

    “不可!”乔本摇头道:“我到永州有要事需办,主人应该在这儿呆不了多久,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司徒元峰极为不舍的看着乔本。

    他知道乔本的脾气,也知自己留不住他,遂重重点头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司徒姑娘,绝不会让殿下起疑心。”

    “好!”乔本朝他伸手道:“告辞。”

    司徒元峰忙伸手与他相握,他双眼一红,内心悲恸,此一去,再见怕是很难了。

    “大哥,珍重!”司徒元峰另一手握住了他仅有的手掌,声音哽咽。

    乔本也红了眼眶,他深深看了司徒元峰一眼,抿嘴松了手,转身走入深山的竹林,翻身上马而去。

    司徒元峰久久伫立在深山小道上,久久的望着乔本离开的方向出神。

    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直到月牙攀升夜色深浓,他才落寞的回房。

    次日!

    司徒熙醒来之时,床边的龙辰像平时一样不知去向。

    她伸了一个懒腰,浑身的酸疼让她忍不住低哼一声。

    “娘娘可是醒了?”卧阁外,传来秋云轻声试探的声音。

    “嗯,进来吧。”司徒熙应了一句。

    吱呀

    房门被推开,秋云带着好几个女子走进来,司徒熙吓一跳,忙拉住被子盖住了自己。

    “娘娘,热水已经为娘娘备好了,殿下吩咐,娘娘承宠之后都喜沐浴,奴婢已经给娘娘摘好了新鲜的花瓣,还带着露水呢!”

    “呃,谢谢!”司徒熙有些不好意思,她扫了那几个陌生的女子几眼道:“让她们都出去吧。”

    几名女子一听,忙恭身一礼道:“是,大小姐!”

    等这几名女子一走,司徒熙裹着衣服下床,她先拿过避子丸吃下,这才步入冒着热气的木桶。

    “殿下呢?”司徒熙撩着水,随意的问了一句。

    可秋云的回答,让她惊的差点从木桶里跳出来( 君心似我心 http://www.33yqw.com/read/23/2324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