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君心似我心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746章:背后的人影]

章节目录 [正文 第746章:背后的人影]

    正文第746章:背后的人影

    龙辰奇怪的拿过来,轻轻开启了盒子,红光耀眼,一阵热浪扑面而来。

    “火炎珠?”龙辰惊呼一声。

    站在皇帝身侧的阮公公,也惊的瞪大了眼睛,他双眼紧紧盯着那珠子,红光晃动下,是他那双渐渐血红的眼睛。

    “父皇,您为何要将镇国之宝交于儿臣?”

    “不是给你。”皇帝笑了笑,坐到了御案后道:“你母亲跟了朕一辈子,对朕忠心耿耿,朕心里很是清楚。”

    “她得了寒症,朕也很犹豫要不要将火炎珠从祭坛中请下来,今日送你母亲归去,看到她病痛交加的样子,朕心难受。”

    “可你也知道,这后宫佳丽三千,她虽贵为皇后,但也没有这个资格让朕赐予这火炎珠护身,可辰儿你不一样,你贵为嫡皇子,前有护国之功,今有救民之举,朕将这宝珠赐于你,众人谁敢有议?”

    龙辰愣了愣,皇帝竟然想借自己的手去救母后吗?

    还真看不出来,平时薄情寡义的父皇,竟藏有这等情意。

    皇帝似是也看出了龙辰的质疑。

    他低低一叹道:“辰儿,等你坐到了朕这个位置,你就会知道,有些时候有些事,远不是别人看到的那样,你懂吗?”

    当阮公公听到皇帝这么说的时候,他不着痕迹的低头,眼眸深深眯了一下,坐到他那个位置,皇帝莫非有心要立龙辰为太子?

    狠厉掠过他的眼眸,他悄然看了看龙辰。

    龙辰也是一僵,忙揖礼道:“儿臣不敢!”

    皇帝一见龙辰揖礼,火气顿时又有些往上冒了。

    他无奈的晃晃手道:“也罢,也罢,与你们聊天,甚是烦燥,你们一个一个身为朕的孩子,还不如熙妃贴心,罢了,你回去吧。”

    “是,儿臣遵旨!”龙辰盖上木盒,抱着就走。

    嗳

    皇帝郁闷的看着他,辰儿这个实心眼的,他等了他一晚上,啥也没说,让他走他就走了?

    正在纠结之际,龙辰突的又停住了脚步,他回过头

    皇帝立刻弯起嘴角,绽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龙辰走回来,一举木盒道:“父皇,这火炎珠如何使用才能抵御寒症?”

    皇帝的笑容僵在了嘴角上,他不由瞪了龙辰一眼。

    这才又往御案后一座,淡淡的道:“将珠子抱在怀里,自然就能抵御寒气,在加以药物调理,这个病症,应该就能控制住了。”

    “谢父皇,儿臣这就给母后送去,儿臣告退!”龙辰深深一礼,抱着盒子就离开了御苑。

    皇帝很是怨念的看着他的背影,他知道儿子跟娘亲,可他爹也很孤单的好吗?

    “唉!”搁下了御笔,皇帝再无心思批阅奏折。

    阮公公暗自观察了片刻。

    这才扬起笑容上前道:“皇上,六殿下性子清冷,自小就不喜与皇上亲近,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且”

    “原来本王不在的时候,阮公公就是这般为本王说尽了好话?”一道森冷的声音传来,阮公公咯噔一僵。

    他猛的回过身,却不想竟看到龙辰又折回来了。

    阮公公吓了一跳,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哎哟殿下可是冤枉老奴了,老奴这话只说了一半,绝无抵毁殿下的意思,求殿下明鉴。”

    “你想和父皇说什么,你心里清楚,本王心里也清楚,想必父皇心里更清楚吧?”龙辰看向皇帝。

    皇帝看了阮公公一眼,淡然弯起嘴角道:“辰儿怎么又回来了?”

    “启禀父皇,儿臣还有一要事相商,刚才一时忘了,便折回来了。”

    “哦,你说!”

    “父皇,您已经请封了熙熙为儿臣的妃子,儿臣想求父皇给指个日子,好进行封妃大典。”

    “哦?”皇帝一愣,笑道:“辰儿想举行封妃的仪式了?”

    “正是。”

    “嗯!”皇帝思索了片刻,点头道:“也好,你母亲身体不好,正好给你举行个仪式,也好为你母亲冲冲喜,待朕查查黄历,尽快会为你订下日子。”

    龙辰眼眉一喜,立刻跪地道:“谢父皇!”

    “好了,快去吧!”皇帝笑了笑。

    龙辰起身,深深看了阮公公一眼,这才消失在门前。

    阮公公跟过去,探头看了两下,随手关上了房门走回来,忍不住道:“皇上,您真的要给六殿下大典吗?”

    “怎么?”

    “噢,老奴以为长幼有序,如今您先给五殿下指了婚,如今那北荒公主就在宫中,是否应该先给五殿下的亲事准备完毕了,才好去办六殿下的呢?”

    皇帝拧起了眉头,细细思索一番才道:“确是应该先办凡儿的。”

    “皇上英明!”

    皇帝抬眸看了他一眼,拿过御笔开始批奏折,他一边批一边道:“小阮子,朕细细想来,感觉你挺喜欢凡儿?”

    阮公公一怔!

    他抬头看向皇帝,看到他僵冷着的侧脸。

    他心口一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老奴一心只想为皇上分忧,从未想过其它,这婚娶本应长幼有序,而且六殿下是越正妃而典侧妃,与理不合,老奴对事不对人,请皇上明鉴。”

    皇帝闻言,表情未动,仍然握笔批阅着奏折。

    阮公公低眉垂眸,内心渐渐有些惊惧。

    过了好一会儿,皇帝批好了那一奏折,这才停笔。

    他冷声道:“辰儿骄傲跋扈,目空一切,朕是知道的,但那又如何?朕的儿子,还能不许有几分傲7;150838099433546骨?”

    “凡儿和辰儿,是朕的手心手背,手心手背都是肉,朕心无偏颇,传朕旨意,让司仪官翻看黄历,就近挑个好日子,朕要双喜临门,让他们的封典,同日同时举行。”

    “这”阮公公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皇帝瞟了他一眼道:“怎么?你有异议?”

    “老奴不敢,老奴这就去传旨!”阮公公跪地叩头,起身一路小跑的开门远去。

    皇帝搁下了御笔,望着阮公公的身影,微微眯起了眼睛。

    “洪流!”皇帝轻声一唤,身后黑影一闪,地上跪着一个黑衣瘦小的男子道:“皇上。”

    “说!”

    洪流立刻小声道:“六殿下回到长春殿的琉璃宫之后,面墙而跪了三个时辰,熙妃监时,不曾有误!之后六殿下去了皇后娘娘那里,呆到来御苑之前。”p章节( 君心似我心 http://www.33yqw.com/read/23/2324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