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君心似我心 > 章节目录 第162章:神秘的尊主

章节目录 第162章:神秘的尊主

    第162章:神秘的尊主

    王德峰脸一红,急忙摇头道:“哪里哪里,是柳主管啦,她离开公司的时候好像物品没拿走,让我帮忙给收拾一下!”

    朴志文一听,脸色立刻严肃起来。

    他拽过了王德峰,小声道:“小王,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老师了,凭着这层关系,我可提醒你一句啊,柳念夕是被董事长给开除的,你千万不要和她走的太近,以免惹到无枉之灾。”

    “啊?”王德峰脸色微变,僵硬的笑笑道:“只是帮忙拿点东西而已,没那么严重吧?”

    “反正对于董事长亲自开除的人,你还是尽量少往一起凑合,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朴志文一脸关心。

    王德峰想了想,点头道:“朴教授说的是,那我一会回个电话给她,东西就不帮她收拾了。”

    “这才对嘛,混到这份工作不容易,万事都得以自保为重,好了,谢谢你的通融,我去忙了!”

    朴志文拍拍他的肩膀,笑眯眯的离开了检测室!

    走在楼梯口,他快速的拨打了一串电话,压低声音道:“念夕,计划成功,血液破坏掉了。”

    “志文,你太棒了,有没有被王德峰发现?”电话里传来兴奋的声音7;150838099433546。

    朴志文宠溺的一笑,骄傲的道:“当然没有,我故意装成和你很不对盘的样子,那傻小子拿我当老师,还以为我处处为他着想呢。”

    “那就好,志文你太了不起了,我简直爱你爱到了骨子里,你来我家,我等你,作为报答,我会好好奖励你的。”

    柳念夕妖媚呢喃。

    朴志文骨头一酥,急急的道:“求之不得,我马上过去,我要一口一口吃掉你这个小妖精!”

    “等你!木嘛。”柳念夕诱惑一语,伸手挂断了电话。

    电话一挂断,她脸上的笑容立刻被阴狠所替代。

    她站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边,她撕扯着手里的碎肉,一点一点的丢进瓶子里。

    瓶子高有五十厘米,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条通体血红的细蛇,碎肉洒进瓶子,蛇身一动,窜过去嘶吞着。

    柳念夕带上了胶皮手套,拿过一个粗大的针管,将针管里的药物注射到碎肉里,再次撕碎了喂着那蛇。

    柳念夕看着那蛇疯狂吞噬着肉药,嘴角浮动一抹迷人的微笑,可眼底却一片冰冷。

    夜,漆黑幽静,天气不是太好,月亮隐入了云层。

    司徒寒一路飞快的开车回家,上了楼,他脱下了西装,没来的及洗澡,就往床前走去。

    掀开被子,手臂一伸将那个熟睡的人儿紧紧的搂在怀里。

    闻着她的发香,似乎一天的疲惫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凉意袭来,杨诗诗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眼前的俊脸时,立刻绽出一抹微笑,纤细的双臂攀上了他的脖子。

    嘴唇直接贴了过去,碰触着他微凉的嘴角,呼吸着属于他的味道,呢喃道:“司徒寒,你回来了?”

    “叫我寒!”司徒寒的声音有些粗哑,他疯狂的回吻。

    霸道的侵吻,让杨诗诗绷紧了皮肤,她扭动着身体贴向他,湿热的吻一路沿到了耳边,低低唤了句:“寒!”

    “想我吗?”

    “想!”

    “想要我吗?”

    “不要,好困哦,明天吧”杨诗诗撒娇般的贴在他的脸侧,噌着他,又噌着他,寻了个舒服的位子继续闭眼睡觉。

    司徒寒的嘴角也浮起了一丝笑意,他侧头亲吻着她柔软的发丝。

    大手搂过她的腰,像哄孩子般的轻轻拍着她的胸口,有了司徒寒的陪伴,杨诗诗睡的更沉了。

    而听着杨诗诗平稳的呼吸,司徒寒的眼皮也越来越重。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他必须要抱着这个小女人才能睡着,有了这个小女人,他把药都戒了。

    自从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惨死之后,只要一闭上眼睛,那晚的一切就会在眼前浮现。

    他不敢睡,也不能睡,那夜的悲惨反复在脑中上演,以致于他每晚都要靠药物才能获得短暂的睡眠,所以让他感觉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书房密室的那张床。

    有多少年了,他把主卧只当成小休的场所。

    有多少年了,他把催眠药物当成了宵夜。

    直到重新遇上这个小女人,直到那晚疯狂的恩爱过后,他竟抱着她沉沉睡去,醒来后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已不靠药物也可以睡着。

    司徒寒侧过身,目光紧紧的盯在杨诗诗脸上,昏暗的灯光洒在两人身上,寂静而温暖。

    此刻,他多么感谢爷爷促成八年前的错误,才让两人有机会相爱,还生下这么可爱的儿子。

    看着她像只小猫一样的窝在自已怀里,那种被全然信任,全然交托的感觉,真的很美好,难道这就是幸福的滋味?

    司徒寒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他宠溺万分的亲吻着她的眉心,俊美的脸庞紧紧贴向她的小脸,他轻轻闭上眼,倦意袭来,很快也沉入了睡眠。

    夜,一分一秒的流逝!

    凌晨,万物寂静!

    离黄金海岸别墅不太远的地方,伫立着另一座奢华的别墅,在别墅顶楼平台上,站着两名男子和一名少年。

    少年拿着望远镜,凝望着黄金海岸的方向。

    而在他身后的两名中年男子,其中一位低下了头,恭敬的道:“尊主,我们核实过了,哈维先生就是去见了司徒寒之后失踪的,我相信司徒寒一定知道哈维的下落,我们要不要把他抓过来?”

    “抓他?”少年开口,语气优雅,他放下望远镜冷笑道:“司徒寒就是苏城的王,抓他容易,动他就太难了,暂且静观其变吧。”

    那人急声道:“可是尊主,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少年回头,只是静静的看了说话的那人一眼,那人脸色一变,立刻垂下了头,不敢在言。

    少年眯起了眼眸,举起望远镜再次沉默凝望。

    阳光升起

    鼻息间一阵淡淡的花香,杨诗诗仍然闭着眼睛,她双手下意识的往身侧一摸,微凉的被窝让她顿了一下。

    睁开眼睛,床侧空荡荡,整个卧室就只有她自已。

    “什么情况?昨天明明看到司徒寒回来了啊?”杨诗诗挠着头发,奇怪的道:“难道是做梦了吗?”

    她起身,穿着拖鞋!

    一抬眸,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大束的玫瑰,玫瑰花很香很新鲜,花朵娇艳欲滴,花心上还有晶莹的露珠。

    杨诗诗俯身轻闻,接着她一愣,跑下了楼!

    “梅姨,是不是司徒寒回来过了?”

    梅姨正在准备早餐,听到她的问话,笑眯眯的道:“那不杂滴,回到家都快十二点了,五点多就又出门了。”

    “那么早啊?那床头的花是你放的吗?”

    梅姨一听就笑了,羡慕的道:“是少爷亲自给你采的,一大早我看他开车正要出门,突然就把车子停下来,一个人在花园捣鼓什么,在一看,嗨,捧着玫瑰上楼了,我寻思着应该就是送你的,年轻人可真浪漫啊!”

    “他亲自采的啊?”杨诗诗掩不住眉头的喜悦,心里美滋滋的。

    梅姨朝她挤挤眼道:“我亲眼看到的,还能骗你啊?要我说我家少爷已经沦陷在你这个温柔乡里了,能看到他找到心爱的女人,我也老高兴了,来来快吃饭,今天小少爷和小熙要上学了。”

    “好,我去叫他们!”

    “哎呀叫什么叫!”梅姨忙上前一把拽住她,将她按在了桌边道:“就等你自已了,卓凡和小少爷他们都在车里呢。”

    “那我不吃了,我去换衣服!”杨诗诗忙站起来就往楼上走。

    梅姨没叫住她,只好快速的给她备了一瓶奶和一个三明治在车上吃。

    上了车。

    卓凡开车去了圣地亚小学,车子停在贵宾通道。

    杨诗诗带着两个孩子走下来,疼爱的帮他们整理着校服道:“轩宝,你如愿以偿读了圣地亚,一定要好好学习知道吗?”

    “知道!”轩宝淡淡应了一句。

    杨诗诗又揉了揉熙熙的脸道:“宝贝,你是姐姐,平时放学一定要等轩宝一起,还有啊,数学太差啦,要多多努力知道不?”

    “妈咪,我知道了,我会加油追上轩轩的成绩。”

    “乖!”杨诗诗捧着熙熙的小脸,吧唧吧唧连亲了好几口。

    轩宝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他忍不住皱眉,不耐烦的道:“妈咪交待好了没?我们可以上课去了吗?”

    “厚,小东西,作为男士要对女生有耐心,一点儿都不绅士,去吧去吧!”杨诗诗戳了下轩轩的额头。

    轩轩脸色顿时好难看,这是学校耶,干嘛老对他动手动脚,真是好幼稚呢。

    转身,他率先往校门口走去。

    熙熙立刻跟在他身后,他们需要穿过一条马路才可以走进校园。

    熙熙看着他表情很不爽的样子,不由念叨着:“干嘛摆着一副臭脸,妈咪不就是戳了你一下嘛,她是咱们的妈咪耶,别说是戳你一下,就是揍你,你都要笑脸相迎的好不好?”

    轩宝不理她,脚步却不由加快了许多,不想听她念叨。( 君心似我心 http://www.33yqw.com/read/23/2324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