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君心似我心 > 章节目录 第149章:摸摸手感

章节目录 第149章:摸摸手感

    第149章:摸摸手感

    杨诗诗嘴角微笑,伸手帮她拉开了椅子,递上了餐具道:“亏你还自称是我最好的姐妹,难道连我的拿手菜都认不出来?”

    “啊?”柳念夕倾身盯着菜色,不敢置信的道:“天哪,秘制香辣蟹,醉虾,椰果沙律,真是你做的耶。”

    “那还有假!”

    “那我今天可以大饱口福了,自从你八年前莫名消失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你做的菜,实在是太怀念了。”

    柳念夕激动的说着,她并没有去坐杨诗诗给她摆的位子,反而一屁股坐到了司徒寒的身边。

    柳念夕不客气的伸手拿过筷子,起身夹了一块螃蟹剥着,边剥边道:“董事长,诗诗做的螃蟹可是我们室友中的一绝呢,来,你尝尝!”

    纤细的手指拿着剥好的蟹肉,很自然的送到司徒寒的嘴边。

    司徒寒没有接,他只是微挑眉头,看了看杨诗诗,又看了看柳念夕。

    他什么也没有说,嘴角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伸手端过酒杯,垂眼轻涰了一口,微动身躯换了个更慵懒的坐姿。

    柳念夕递出去半天,司徒寒丝毫没有要吃的意思。

    她这才尴尬的收回了手,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你看我,以前我爸爸总坐在我身侧,我习惯了,不好意思。”

    “那你爸爸有没有告诉你,到别人家里,反客为主是很没素质的行为?”

    稚嫩的声音响起,离柳念夕最近的熙熙,终是看不下去了,她搁下筷子,懒懒的擦拭着嘴角,瞥眼看她。

    熙熙这话很重,也说的相当不礼貌,可在这样的场合,却没人会感觉她说的不对!

    柳念夕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愣愣的拿着蟹肉,看向熙熙道:“这孩子是谁?”

    “呃”杨诗诗刚想要说话。

    沉默在那儿半天的杜启轩,也优雅的搁下了筷子,冷冷扬声道:“是谁和你有关系吗?这位奶奶,我知道你很想爬上我爸爸的床,可我和妈咪还在这儿呢,能不能拜托你把骚气收一下?”

    此话一说,满室寂静!

    柳念夕的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怒火窜上她的眼,可她偏偏又不能很没品的跟一个孩子计较。

    杨诗诗也很尴尬,儿子这话比煽人家一巴掌还要重呢,虽然她也很讨厌柳念夕,可叫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奶奶,也实在过份了一点点。

    杨诗诗忙瞪了轩轩一眼,低声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你柳阿姨今年才二十七岁。”

    “哇,她才二十七岁啊?”熙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扭头,她不敢置信的目光一直盯着柳念夕。

    从她的头发,眉眼,五官,脖子,上身,腰,到腿,她细细看着,越看眼睛瞪的越大,表情更是夸张到了极点。

    柳念夕被熙熙盯的很不自在,她将蟹肉搁在盘子里,没好气的道:“你看什么?”

    “柳姨姨,你的双眼皮好假哦,在哪家医院割的啊,都把你眼睛扯成三角眼了。你这鼻子整的也歪了,把你脸拉的好狰狞啊。还有啊,你胸前这两颗巨无霸是真的假的啊,让我摸摸手感”

    熙熙说着,跳下椅子,邪恶的伸出沾满香辣汁的双手,狠狠的捏向她的胸。

    柳念夕胸前顿时出现两个小手印子,这下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

    愤怒让她忘了伪装,抬手想也没想的一把甩开了熙熙,怒声道:“你这个死小孩,有病是不是,信不信我”

    “呜呜,呜呜,好痛呜”熙熙被甩倒在地上,她就势往那儿一坐,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突兀的哭声在厅内格外嘹亮。

    “熙熙!”杨诗诗脸色一变,心疼的冲过去抱住她,检查道:“哪里痛?磕到哪儿了没有,让我看看。”

    杜启轩俊脸紧绷,他站起身,扯掉脖子上的餐巾“啪”的一下子摔到了桌子上。

    冷冷的道:“卓凡,把这位柳奶奶请出去。”

    卓凡原本隐在暗处,现今听到杜启轩叫他。

    他只好不情不愿的从楼梯转角出来,一脸为难的看着杜启轩道:“小少爷,这不太好吧?”

    “怎么?你有意见?”轩轩双瞳微缩,声音微沉。

    卓凡心口一颤,忙硬着头皮走到了柳念夕的面前,得罪柳念夕总比得罪小少爷也好很多,小少爷恶魔本性,他可是领教的很彻底。

    “柳小姐,对不起了!”卓凡态度还算客气。

    柳念夕早已经气的红了眼圈,她咬着嘴唇,委屈的看向司徒寒道:“董事长!”

    司徒寒依旧慵懒的坐在那儿,他一手痞痞的搭在椅侧,一手轻轻晃动酒杯,似乎并没有参于的兴趣,而他就像仅在欣赏一场好戏。

    见司徒寒对自已所受的委屈无动于衷,柳念夕气的一把抓过了手包,转身跑出了餐厅。

    “念夕!”杨诗诗叫了她一句。

    柳念夕脚步一停,转过身。

    “轩宝,照顾小熙!”杨诗诗将熙熙往轩轩的怀里一塞。

    可熙熙像个猴似的转身巴到了司徒寒身上,两腿往他手臂上一缠,哭着道:“我要司徒叔叔,我要叔叔抱抱!”

    杨诗诗一头冷汗,熙宝可是从来都不亲近司徒寒的,这到底玩的是哪出?

    柳念夕见状,愤怒转身,再次往餐厅外走去。

    “念夕”杨诗诗追过来,和她并肩往车前走着道:“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你千万不要和他们计较。”

    柳念夕停下来,她转身看着杨诗诗。

    痛心的道:“诗诗,我自认为是你最好的姐妹,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小男孩叫董事长爸爸,叫你妈咪!我从雪晴嘴里知道你和董事长在交往,可我没想到你什么时候生下这么大的孩子。”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杨诗诗,你有把我当姐妹吗?”柳念夕很伤心的道:“我那么信任你,我对你那么好,你连生孩子的事情都骗我,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杨诗诗沉默!

    柳念夕将脸别向一旁。

    过了几秒后,杨诗诗微弯起嘴角,淡淡的道:“念夕,你为什么这样生气?”

    柳念夕一震,脸色一白!

    她愣了一下这才道:“我,我这不是为你好吗?当年你流了产,我很心疼你的。可你怎么能假流产把孩子生下来呢?你生下了孩子,会毁了你一辈子,我能不着急吗?”

    杨诗诗低笑一声。

    她上前握住了柳念夕的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是我儿子气到你了,但是说生个孩子就毁一辈子这样也太夸张了,你看我不但一辈子没毁,还找到了孩子的父亲,我们一家团聚,恩爱和美,不是挺好的吗?”

    柳念夕听到这里,脸上掩不住掠过一丝愤恨。

    但她很快就压了下去,深呼吸,缓了几口气才道:“诗诗,你现在真的幸福吗?”

    “很幸福啊!”杨诗诗温和一笑道:“你放心吧,司徒寒很疼我。”

    “可是”柳念夕的神色有些犹豫,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怎么了?”杨诗诗好奇的追问。

    柳念夕咬着嘴唇,就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的道:“诗诗,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不能骗你!你知道吗?董事长新进了一批仪器!”

    “仪器?”

    “是啊,我听说是来研究双体细胞血液的,我刚才就发现了,你儿子不就是朴教授到处找的那个孩子吗?我害怕董事长只是因为孩子的关系才和你在一起,而并不是真的爱你。”

    当柳念夕说到轩宝的时候,她是那么的自然,听她语气说的惊讶,可表情并不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了轩宝的存在。

    在结合着前两次柳念夕故意透露医药人的事情给自已,杨诗诗隐隐感觉,这是柳念夕在吓唬自已。

    她虽然掩饰的很好,可刚才故意坐在司徒寒身边的举动,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思。

    直觉告诉她杨诗诗,柳念夕她深深爱着司徒寒,她的表情,她的眼神都在传递着这个信号。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特别是情敌之间那种莫名的敌意,简直准到了极点,杨诗诗7;150838099433546也坚信自已感觉的没错。

    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同时她带着两个孩子在美国独立生活了四年。

    她不是那种单纯的女人,更不是纯到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的女人,她想柳念夕吓唬自已的目地,无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逼她带着孩子从司徒寒身边逃离。

    她现在不相信柳念夕说的任何一句话,甚至怀疑医药人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她是亲眼看到了被研究的那些可怜的医药人。可司徒寒也和她解释过,那些全都是脑死亡的人。

    或许从一开始,柳念夕就在挖个坑给自已跳,所以现在她自然也不会相信她所说的什么所谓仪器。

    司徒寒是超级疼爱轩宝的,她不相信司徒寒会把轩宝当怪物一样的去研究,她更相信血浓于水,她也相信虎毒不食子。

    如今好不容易能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庭,她决不允许一些没有被印证的东西来破坏孩子们的幸福,熙宝抱着她哭着说,她也想要爸爸的。

    这句话让杨诗诗的心都碎了,就凭这一点,她也一定要捍卫她和司徒寒之间好不容易产生的感觉。( 君心似我心 http://www.33yqw.com/read/23/2324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