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大山老实,但唐蕙可不傻。

  为了演那么一出被盗的戏,戚雪臣已经够低调了,昨那仿佛是贡品做的锦衣都没有穿,而是换了一身寻常富贵人家公子哥才有的打扮,即便如此,他身上的贵气还是遮不住。

  唐蕙以前家里也是有点富,见过世面,知道戚雪臣绝非凡人。

  这样一个身份不凡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镇上,是做生意,探亲还是另有目的?

  她幼时家庭巨变,后又经历灾,是全靠警惕和多疑活下来的,对着外人,她有一种然的防备。

  戚雪臣也没想到未来的岳母会是这样景明,但好在他有所准备,一件件一样样都答了下来。

  即便如此,也没能彻底打消唐蕙的疑虑。

  阮唐跟着父母回家时,戚雪臣只能孤零零地站在路口看着。

  “娘你真厉害,三言两语就把一个公子哥给唬住了。”阮唐由衷地。

  如果不是遭遇那些变故,指不定……

  不过命运这东西也不好,虽然没了好的家境,但嫁给阮大山,嫁给一个爱她疼她尊重她维护她的男人,也是幸福!

  ……

  “少主,别看了,人都走远了。”云一安慰他。

  “远是远,骑马赶得上。”云二。

  云三:“你们忘了少主是连几个废材盗贼都无力对抗的贵公子了?”

  云四:“追什么追,好好计划下一步,怎么上门送礼才是正经。”

  一二三:“你的有理。”

  云四继续道:“就这几,多找些人,连夜动工,尽快把那块地弄平整,把地基打好,到时候阮夫人就算怀疑少主别有所图,也没办法拒绝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少主可是做好事都不留名呢。”

  一三儿:“就这么办。”

  着开始分工,谁找人,谁运木头找匠人,谁规划格局,谁稳住阮家人……

  什么不再算计老实饶四个人,为了他们少主的神仙爱情,脑袋扎一块儿又开始算计了。

  “回吧。”戚雪臣看了眼阮唐离去的路,脑海里还记得阮唐背着父母跟他再见的样子,心里又跟灌了蜜一样甜。

  他心情好,对着四个一心一意为他着想的奇葩,都觉得顺眼了很多。

  “少主您先请。”一看戚雪臣没脾气了,四人又开始浪了。

  ……

  刚进村口,就有村里人发现了阮唐他们,看着牛车上满满当当的各种爆料鱼肉,眼睛都瞪直了。

  有关系不错的,唐蕙和阮大山都会打个招呼,和阮唐玩得好的孩子,还会给一颗糖吃。

  到了村中,有个女孩叫了阮唐的名字:“你病好了呀阮唐?好了怎么都不找我玩了?”

  唐蕙看到人,脸色就沉了一下。

  阮唐看着各饶反应,顿时了然。

  眼前这个年纪不大心机不一上来就指责她这个病饶,正是后来被卫斓收卖后骗原主上山意欲让野兽咬死原主的“发”柳眉!

  阮唐正要怼一句,就听唐蕙:“不会话就少点,你们一群人害得我女儿落水,还要反过来指责她不懂事,底下没这样的道理!”(快穿之炮灰女配有剧毒http://www.33yqw.com/read/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