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来了看完伤之后,靳修承才回房间。

  睡下时,都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错过了给阮唐回信息的最佳时间,靳修承又懊恼又自责,也不知道阮唐有没有等他的回信,有没有像他一样因为想念连睡都睡不安稳。

  仔细一想,还是算了。

  他自己睡不好可以,阮唐必须健健康康,哪怕是他也不能影响她的正常睡眠。

  睡觉前,他定了个闹铃,然后打算第二天一早就回信息。

  ……

  第二天,靳修承倒是起了床,但脚脖子肿的厉害,根本不能走路。

  成女士怕他去了学校后胡来加重伤情,就帮他给学校请了假,把他留在了家里亲自照顾。

  靳修承不能去学校,就坐在自家客厅的窗户旁,目光一直看着阮家。

  每天早上起来,阮唐总会在阳台上做一些伸展类的运动,拉伸一下全身的筋骨,或者是在那里练太极,武术。

  他起得早,就能看到和在学校时或乖巧或清冷或灿烂的阮唐不一样的一个她,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她一帅起来,就没男人什么事儿了。

  阮唐每天的生活很自律。

  早晚起床休息的时间都是一定的,昨晚那么迟才关灯睡觉,大概也是因为他的告白让她有所困扰,又深思熟虑过后给他回信息。

  靳修承摸着手机,想到那条短信内心就充满了激情和希望。

  昨晚上他睡不着,将那条短信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一开始他还觉得阮唐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后来才想明白,她早就已经给了他答案。

  只是他可能真的有点木,没领会她的意思罢了。

  “瞧你儿子,整个一个傻子。”成女士嘴上嫌弃,眼里却都是笑意,“真是难以想象,这蠢小子居然是我生的。”

  儿子的心愿达成,她的心愿也就达成了。

  靳父也跟着笑:“那也有我的功劳。”

  怕成女士教训他,靳父又接了一句:“这样挺好的,咱们全家都挺喜欢那孩子,连修宁都说修承不知道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才会遇到阮唐,如今他得偿所愿,是好消息,该庆祝。”

  靳修承耳朵一动,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爸爸说的没错,还有什么比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好的消息?

  成女士兴致来了:“那我要好好准备一下,把桂花他们一家也请过来……”

  靳父连忙打断她:“我看还是不要了,对咱们家是好消息,可对人家……这时候你还要请人家过来庆祝,怕不是想毁了这桩好事?”

  成女士一时无言以对。

  不过这话没错,现在请过来,还得解释为什么要设宴庆祝,一旦知道是阮唐也喜欢上了他们儿子,以唐桂花的性子指不定都能带着女儿悄悄搬家。

  保险起见,还是不请他们了!

  靳修承:“……”

  也不知道他到底走了什么运才摊上这样一对父母!

  这时,阮家的门开了。

  阮唐和阮俊走在前头,唐桂花则拿着饭盒跟在后面,大声地叮嘱着阮唐什么事。

  这时的阮唐,又是完全不同于学校和独处时的一个她。

  乖巧,懂事,软糯……让他忍不住地想要抱她,疼她,亲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