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君连宋锦绣都舍不得重罚,更别提宋锦玥了。

  宋锦玥是嫡女,和她最疼爱的好孙儿宋瑾瑜一母同胞,如果她有丑闻在身,只怕会影响瑜儿的仕途!

  老太君想了想,便道:“那便罚她们半年月银,禁足三月,蕴哥儿你看如何?”

  “噗!哈哈哈!”姜嬷嬷直接不客气地笑了起来。

  罚银,禁足?这就够了?

  那她的小姐在水里受的罪都白受了!

  阮蕴同样觉得十分可笑:“老太君舍不得自家亲孙女,我作为阮家唯一的男子,自然也不会让我姐姐受委屈,这事没什么好商量的,除非你让她们俩也进那冰冷的湖里泡上几个时辰!”

  宋锦绣两人吓坏了,连连摇头,她们可不要受这罪!

  老太君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她十分不喜阮蕴这副油盐不进又狠毒的样子,便往屋里瞅了瞅:“唐丫头呢,不是说醒来了?此等大事,我跟唐丫头谈便好,你一个孩子不要插手。”

  可惜,因为怕阮唐冻着,里面的帷幕一层层都拉了下来,根本看不到里头什么光景。

  “不必了,我姐姐伤了身子骨,又睡过去了,不过她醒来便已经交代过我,国公府容不下她,我们也不会留下来讨人嫌弃!”阮蕴寸步不让。

  老太君一时犯了难。

  她又试探着说:“那不如,再加十大板子?”

  阮蕴这下连个眼神都不给了。

  萧夫人犹豫半天,又开始问宋锦绣两人:“你们俩是谁主张的?”

  这话,就是要把责任往宋锦绣身上推。

  然而宋锦绣却很坦然:“母亲这话什么意思?表妹怎么落水的,你得问三妹妹,之前我顾虑到三妹妹的名声没敢多言,但我看的清清楚楚,是三妹妹推表妹下水的!”

  “你胡说!”宋锦玥心惊胆战的,惨白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一边反驳,一边求老太君和萧氏,她是无心的,她也不知道事情会便成那样,她太害怕了。

  阮蕴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看来下手的便是宋锦玥!

  推人下水第一时间想的不是怎么把人救上来,而是把自己藏起来,因为她害怕,害怕就不能把别人的生命弃之不顾?

  这理由可真好!

  宋锦绣和宋锦玥还在争论,萧氏思虑半晌,终于道:“蕴哥儿,那便罚她们一年月例,禁足半年,再每人打二十板子,你看如何?”

  女子的身体何其重要,若真进了那结冰的湖水里面,岂不是要冻坏!

  她还指望着玥儿能和晋王殿下成双成对呢。

  两个女孩一听二十板子吓得都跪不住了,纷纷开始求情。

  但萧夫人是个狠的,也知道当断不断的麻烦,为了宋瑾瑜,她是不会手软的。

  阮蕴心里自然是不满意的,但这样的惩罚,比起老太君那佛口说出来的,已经好了太多。

  而且现在是他们占着理,如果他要求逃过,别人定会说他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就会给她们姐弟泼脏水,到时候再被萧夫人等人利用,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他便同意了萧夫人的提议。

  不过他有个条件,行杖之人,必须是阮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