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魔幻 > 一品修仙 > 章节目录 第三七五章 怪兽还是太年轻,不要宝物硬塞过来

章节目录 第三七五章 怪兽还是太年轻,不要宝物硬塞过来

    拖着小怪兽,秦阳一脸苦相。

    将这个东西放到这里的玄镜司,简直太损了,什么恶毒的阵法,阴险的陷阱,都会有破解的办法,无论多强,终归会有一个限度,有迹可循。

    可是这个怪兽,初见之时,除了皮糙肉厚之外,速度不慢之外,连耐力都不怎么样,可是只要挨打就会变强,到了现在,起码怪兽的速度,已经不比他弱了。

    咬合力更是直线攀升

    等到能咬碎他脚骨的那天,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可能要不了太久的时间,若是有继续挨打,说不定两三个月就足够了。

    现在只是觉得闹心,以后总会有丧命的时候。

    更重要的,拖着这个东西,连化光遁法,都没法施展了,只要有挣脱逃遁的迹象,怪兽立刻如同疯狗,使出了吃奶得劲死咬着不撒嘴,更有一种古怪的力量,阻碍着他逃走

    如此又行进了七日,那七日雷如期而至,越是前进,雷霆之威越强。

    被雷劈了一整天之后,一人一兽瘫倒在地上,一起抽搐着身子,也就这时,怪兽死咬着不撒嘴的力道弱了大半

    秦阳没理会灌入到海眼之中的雷霆,而是先将肉身之内逸散流淌的力量全部炼化

    等到炼化的差不多了,拿出崔老祖给熬的浓汤,倒了一碗,掺了些酒之后,放到怪兽的嘴边。

    “行了,咬了我这么久,也该撒够气了,我再给你道个歉行不,我对天发誓,真不是有意踩你的头,否则让我天打五雷轰!吃点东西,喝点酒,咱们一笑泯恩仇,行不?”

    秦阳坐在地上,看着右脚上的挂件,一脸诚恳。

    怪兽的身子还在一抽一抽的,鼻头轻轻的抖动着,似是嗅到了浓汤和酒的味道。

    “快喝吧,这种东西,可是大步,咱们也是一起挨过雷劈了,请你喝点好东西而已,你不会一点都不想喝吧?”

    秦阳眼看怪兽不喝,自己倒了一碗浓汤,吧唧着嘴,吸溜的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喝个汤喝的摇头晃脑,就差吟诗一首称赞了。

    等到秦阳一碗汤嘬了大半的时候,怪兽似是忍受不了诱惑了,松开了嘴巴

    可是这边脑袋刚刚转过去凑向碗的时候,怪兽立刻又一回头,咬在了秦阳的右脚上。

    “你这死心眼,没想到还这么多小心眼,我请你喝个酒喝个汤而已,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怪兽见秦阳根本动也没动,再次松开了嘴,凑到碗边,吧嗒吧嗒的舔着碗里的酒和汤。

    然而,怪兽喝汤喝了一半的时候

    秦阳坐在地上的身子,却骤然向后爆退数丈,脚下发力,从真元到肉身一起,直接将地面踩的塌陷下去,身子一晃,就化作一道残影,冲天而起。

    冲到半空中,秦阳的身躯立刻化作一道神光,向着来时的方向飞遁而走

    怪兽昂着头,微微张着嘴巴,小眼睛盯着远去的一道神光,好半晌没反应过来。

    想要去追,可是看了看剩下的半碗汤,怪兽又低下头,吧唧吧唧的将其喝完之后,立刻化作一道残影,向着秦阳离去的方向追去。

    片刻之后,只见半空中一道神光,落在了原地,秦阳的身形浮现出来,长长的出了口气。

    “哈哈哈,真是又傻又执拗”

    眼看终于甩掉了这个怪模怪样的怪兽,秦阳则继续前行。

    化作神光飞遁,行进了三日之后,终于找到了舆图上标注的那座建筑。

    这片荒芜之地里,唯一一处建筑。

    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山巅的破庙,既简单又简陋破败,一层灵光,笼罩在破庙之上,化作一层光罩,将其护持在其中。

    入口没有镇守的东西,甚至连禁制阵法都没有,秦阳小心翼翼的前行,目中神光闪耀,试图找到蛛丝马迹,发现这里的陷阱。

    可惜,什么都没有

    进入破庙一般的建筑里,上首有一尊没有面孔的石像,石像肩膀上,缠绕着一条如同钦天宝鉴上一般无二的怪蛇。

    秦阳手握钦天宝鉴,提防着可能未曾发现的东西,手里握着信物,终归会好些。

    眼看没什么反应之后,秦阳才看向两侧。

    两侧各自摆放着一个丈大的石匣子。

    靠近石匣子之后,手中的钦天宝鉴之上,顿时浮现出一道微光,照耀在上面。

    其中一个石匣子自动打开,里面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圆球。

    圆球通体半透明,嗅之还有一丝怪怪的味道,仔细观察,每一颗球体里,都有一颗四十九面的晶体,晶体有婴儿拳头大小,其内绽放的灵光,就算是被封存也无法完全阻拦。

    秦阳看了片刻之后,心头大喜。

    这是妖兽的筋膜炼制成的胶脂,用来封存东西,效果是最好的,而其内的晶体,每一颗都有四十九面,温润如玉,细看之下,还能看到其内有一丝氤氲之气流转不休。

    “灵脉啊,这么多灵脉!”

    八品灵石,俗称灵脉,只需一颗,种下之后,就可衍生出灵石矿脉,只要开采合理,这灵石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出产。

    而有灵石矿脉所在,灵气也会越来越浓郁,天长日久之下,造出一方福地也不是多难。

    这石匣子里,少说也有数百灵脉了。

    秦阳搓了搓手,眼睛里都在冒光,以前卖东西的时候,虽说价格是以灵脉结算的。

    可是最后付账的时候,可都是各种东西按照价值,折成灵石来付账。

    谁傻了才会真的拿灵脉来结账。

    一夜暴富的机会就在眼前,秦阳忍着没出手拿,而是转身到另一边,打开另外一个石匣子。

    这个石匣子里,有一方白金色的大印,上面盘踞着一条双目紧闭的怪蛇,大印整体都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威压,让秦阳感觉极为压抑,如同心头被压了什么一般。

    还有一卷金色的卷轴,看表面的花纹极其复杂,秦阳也看不懂其中意思,只是能感觉到卷轴之内,似是蕴含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除此之外,还有一本金箔制成的书册,上书万法之书四个大字。

    秦阳盯着这几样东西看了看,也没有动手,而是再次折身到另外一口石匣,准备着手试一试,看看将里面的灵脉都拿走,会不会引起什么别的变化。

    拿出一颗,随手炼化了收起,没反应,那就继续拿。

    一口气将里面数百颗灵脉全部都收走之后,在转身到另一边。

    伸手触碰到大印,无法拾取

    金色卷轴,无法拾取

    连那本万法之书,竟然也无法拾取。

    秦阳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舍,思来想去之后,还是控制住了贪心。

    这地方是玄镜司布置的,而玄镜司又是大胤神朝最隐秘最核心的部门,这几样东西,很显然是那种牵扯甚大之物,无法拾取,秦阳还是决定不拿了。

    谁知道拿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惹来滔天大祸。

    本来来秘库,就不只是为了这里的东西,有些好处就行了,不该动的最好别动,起码不能拿在自己手里。

    但是也不在九指神侯手里就行,至于谁拿走,都是无所谓的事。

    秦阳在破庙里再转了一圈,暗叹一声,想不到他们费尽心机弄出来的秘库,竟然就这么点东西。

    不过想到那数百颗灵脉,也就理解了,当初十有**是情况紧急,灵脉就是最好的资源,只要有了这个,灵药灵石统统都有了,相反,若是堆积一些灵药,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还有没有用了。

    转完之后,秦阳转身欲走,却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最有价值的宝物,你却不拿,为何?”

    秦阳猛然回过头,就见破庙中央那尊无面石像上,慢慢的浮现出一张面孔。

    只是秦阳望去的时候,却根本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这张脸,不是因为太丑或者太美,而是正在看着,脑海里却依然没有任何印象。

    这张脸就像是根本无法被他记下一般。

    石像饶有兴趣的盯着秦阳。

    “看你一脸不舍,不像是不明白价值,为何你不拿?”

    “我这人天生实心眼,不是我的东西,我从来不拿。”秦阳悄悄的后退,一面闷声闷气的回了一句。

    “那为何你又要拿走那些灵脉?”

    “东西都是有主的,我不拿,掉在地上的钱,谁捡了就是谁的。”

    “哈,这是何般歪理?”石像似是被逗乐了,哈哈大笑,而后石像指了指石匣子。

    “那尊大印,曾经可是堪比道器的至宝,只不过现在陷入了沉寂而已,只要方法得当,终归会恢复到道器的威能,而且无需太强的实力就可以使用。

    那本金册,名曰万法之书,乃是大胤神朝集结天下法门,整理出来的诸多秘书秘法集合,尽数都是精华之中的精华,只需习得其中少许,即可纵横天下。”

    “那卷轴呢?”

    “卷轴之内,乃是当年大胤神朝大帝所留,册封所用的圣旨,其内内容已经写好,就差一个名字了。”石像一挥手,金色卷轴从石匣里飞出,在秦阳面前摊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霎时之间,秦阳就听到一声威严如同神祗亲临的诵诏之声,在破庙之中回响,诏书的内容,似是洪钟大吕,震撼心神,直接让他明白了诏书之中的内容。

    这是一封册封重臣的诏书,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应下了就相当于成为了大胤神朝的臣子。

    而诏书中,唯独册封之人的名字,所在的地方,留有空白。

    “写上你的名字,成为了神朝倚重的臣子,你就可以成为这方道器大印和万法之书的新主人。”

    “要我亲自来写么?”秦阳眯着眼睛看着诏书,心里犯嘀咕,大胤神朝都被灭国了,哪还来的臣子

    这货看着自己拿了东西,却不露面,等到自己要走了,却拦着自己,硬要将宝物塞过来,吹嘘了一通之后,就让自己签个名,才能拿走

    哈哈哈,这种低级的套路,搁到前世,街上跳广场舞的老太太,都没几个会上当了。

    “是,由你自己来写。”

    “我现在不想写,但是我又想拿走这些宝物,可以不?”

    “不行。”

    “你不是说送我了么?”

    “你拿走也没法用。”

    “我当收藏不可以?或者我回去了慢慢考虑一下。”

    “不行。”

    “那真是可惜了”

    秦阳遗憾的叹了口气,转身就走,好不迟疑。

    石像盯着秦阳的背影,就在秦阳将要跨出破庙的时候,石像又开口了。

    “你拿去吧,都送你了。”

    听到这话,秦阳立刻转身,走到石匣前,将三样东西都收起,当触摸到三样东西的瞬间,察觉到能拾取了,秦阳心头一笑,说了送我了,那就是送我了,可不管你心里是不是愿意。

    点了确定交易,就没法后悔了。

    “那我走了?你不说点什么?”

    “你走吧,离开之后,向着庙后走,就能找到离开这里的路径。”

    秦阳踏出了破庙,回首一望,石像依然是看着他离开,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这让秦阳有点摸不着头脑,这货就这么自信么?

    一路顺着石像的指引,来到了破庙后方不远的地方,就见一座石门屹立,明显是一座秘境之门。

    打开了秘境之门,拔下一根头发,化出一具分身,让其踏入秘境之门离开。

    片刻之后,分身消散,秦阳得到分身的经历和记忆,更是一头雾水,竟然真的没诈?

    另一边,也不是什么凶险之地,似乎真的是离开这里的路线。

    越过秘境之门,另一边已经没有这么强的压制,略有一丝压制,稍稍判断了一下,秦阳立刻判断出来,这里是黑林海的边缘地带,而且是靠海的地带,荒凉一片。

    脚下是一座山洞,山壁之上浮现出一闪石门,而秦阳回首在望,石门已经慢慢的消散,怎么都找不到半点痕迹了。

    这时,秦阳才依次将三样东西拾取炼化了。

    万法之书打不开,没关系,先收起来的,大印被炼化了,也没法催动,真元灌入其中,如泥牛入海,半点反应都没有,看来那个石像说的挺对的。

    唯独卷轴,上面的字依然是那些字,可是字却随着秦阳的炼化,慢慢的改变,变成了截然不同的内容。

    仔细看了半晌之后,秦阳心头惊骇。

    这家伙果然是在坑我,这压根就是卖身契啊,从身到神魂,甚至死了之后,都是人家的鬼,后代统统也都是人家的人,我就知道,玄镜司那群人阴损的家伙,什么事干不出来,怎么会这么好心送人东西

    不过,看到这些之后,秦阳又有些纳闷,那个石像到底是什么人?

    按照技能的规则,只有物品的主人,赠予的东西,才能被拾取。

    这几样东西,都是他的?

    玄镜司当年留下的人么?也不对啊,玄镜司当年的司主,远遁死海,在死海的岛上,建立的玄天圣宗,留下了点香火。

    而且这几样东西,尤其是那个大印,怎么看都是皇族之物,虽然大印之下一个字都看不到,可那个大小,跟诏书上的大印一模一样,秦阳不禁猜测,这东西是不是就是大胤神朝的玉玺?

    能是这几样东西的主人,必然是皇族中人

    思来想去也没想明白,不过先一步洗劫了秘库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现在就要开始后面的事了

    看着手中的卖身契和大印,秦阳念头一转,就不由的笑出了声。

    “臣田侯啊,我来送你一份大礼”

    另一边,破庙里,石像肩膀上缠绕着的怪蛇,发出一阵嘶嘶的声响,石像点着头。

    “说的不错,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能孤身一人抵达这里,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此人心智、天赋、意志都不缺,虽然实力尚弱,却也是我们最需要的嗯?”

    石像的话没说完,就忽然一怔,细细感应之后,石像失声笑出声。

    “错了,我们大大低估此人了,我与金印、契约、宝书之间的联系,尽数断开了,不过,好啊,实在是妙啊,越是低估了越好,只要他出去,只要他手里拿着,就足够了,届时就由不得他了,会有人逼着他站在我们这边的。”

    石雕怪蛇发出一阵嘶嘶的怪声,石像也笑的畅快。

    正在这时,就见破庙外面,一头似熊似狮的古怪怪兽,从破庙外面走了进来。

    怪兽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左顾右盼,咧着嘴似是憨笑。

    一瞬间,石像和怪蛇都恢复了原样,化作一尊石像立在那里。

    怪兽进来转了一圈,嗅了嗅鼻子之后,离开了破庙

    等到怪兽离开之后,石像面上重新浮现出了面孔,只是他的表情颇有些复杂,又是忌惮,又是惊讶,还有些担忧。

    “这个东西怎么醒过来了?谁把它弄醒了?”

    黑林海的边缘,秦阳又换了一个马甲,在海上浪了一圈之后,装作一个从外海归来的修士,回到了臣右州的土地上,一派游山玩水的姿态,慢悠悠的到处浪,一面开始跟手下的人接触,弄到最近的消息。

    于此同时,黑林海的边缘,一头似熊似狮,看起来像是幼兽一般的怪兽,一口将一个修士手咬下来之后,呲牙咧嘴的将对方的手撕碎,这才继续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继续前进

    后方,几个缺胳膊少腿,要么法宝被撕碎的修士,又是咬牙切齿,又是一脸惊恐。

    “别动,别理这怪物,让它走”( 一品修仙 http://www.33yqw.com/read/19/1991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