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神级卡徒 > 章节目录 159:识破与伪装(求订阅)

章节目录 159:识破与伪装(求订阅)

    “既然这样,那也好,我会通知龙虎道的人来找你,不会太久他们就会和你见面。”

    何东沉看着唐剑沉吟颔首。

    他始终关注唐剑的神色,耳朵轻易就能听清楚唐剑的心跳频率、血液流速,强大的精神力甚至能清晰感知到唐剑的情绪、精神波动等等。

    唐剑在他的面前,几乎就像是**包括灵魂都被解剖开来,很难隐藏什么秘密。

    只要唐剑胆敢撒谎,他一眼就能看出。

    原本他以为唐剑所言的那个大伯应该不是龙虎道的人,因为他也的确是和龙虎道的人联系确认过,但却并未提起唐剑的存在。

    可现在看来,似乎他的猜测还略有偏颇。

    看唐剑的模样,仿佛那个神秘子虚乌有的大伯,还真是龙虎道的人。

    这件事唐剑碍于忌讳不愿开口,何东沉此时也没想过动用什么强硬手段逼问。

    对于唐剑,不仅知府黄虎看好,他也是很看好的。

    尤其唐剑还是具备精神天赋的年轻人。

    如果动用某种精神幻术手段去催眠逼问,可能还会损害到对方的潜力。

    这种可能即使微乎其微,但不到必要,何东沉还是不愿贸然采取强硬措施。

    何东沉心里已有了新的打算和其他猜测,就让唐剑和龙虎道的人见一见,如果龙虎道那关能过,那么唐剑的身份就没问题。

    若是龙虎道那关不能过,那也不一定就说明唐剑一定有问题,可能也是唐剑涉世未深,轻信于人,那个神秘强者自称是龙虎道的人,于是唐剑就深信不疑,但对方并不一定就是龙虎道的人。

    不过若事情真是发展到那一步,何东沉自觉,即使不愿,也必须对唐剑采取强硬手段逼问,以催眠等手段弄清楚背后那神秘人的身份。

    一个天才,在全力培养当做希望之前,自然是要彻底调查清楚才行。

    何东沉的心思,唐剑隐约能猜测揣摩到一二。

    他可不像对方想象中以为的那般,仅仅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高中生。

    纵然前世他的实力都没有何东沉强大,但对方轻易小觑他的结果,自然是与自以为正确的答案越来越远,被他一直牵着鼻子走,步入他精心布置设好的骗局中。

    当然,这个局其实也有极大的风险。

    那就是如果何东沉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就对他催眠逼问。

    那么一切秘密,甚至包括红卡,都可能直接暴露在阳光之下。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唐剑自知实力太弱,也只能尽力布局到这里,再精明的心思布局,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撑,总归是会有极大的风险要冒的,不可能万无一失。

    所幸现在似乎他是赌赢了。

    何东沉并未那么粗暴强势。

    很快,何东沉也便带着徒弟杰克离去,仅留下唐大师与其秘术助理暂留在康复室内。

    “很高兴见到你,幸运的年轻人,说起来我们还是本家,何将军给了我十分钟与你交谈的时间,我想你也应该是要和我谈谈的。”

    唐大师唐沫渊含笑坐下,目光掠过一旁摆在唐剑手旁的度仪和卡牌。

    “你能得到亚人美少女卡,也算是与我们简糖公司有缘分,这张卡是我当初请s大师亲手制作出的,而后也是在我监督下随机放置入一批好运道具盒中,通过市场贩卖出去。”

    “但很遗憾,我们公司内部的管理仍有一些不太好的小纰漏,内部人员监守自盗,出卖了公司的商业机密,导致部分珍贵卡的流出渠道外泄。”

    “这件事非但给我们公司造成了麻烦,也给类似你这样购买我们公司好运道具盒的客户造成了麻烦困扰。

    大概你还不知道,这张亚人美少女卡其实已被一个很疯狂的势力组织盯上,你在今天已是跟这个势力的一些外围成员接触过。”

    “啊?!什么?”唐剑恰如其分露出惊愕慌乱的神色,伪装得极为逼真。

    十分钟后,唐沫渊颇为头痛,带着毫不起眼的秘术助理离开。

    “干爹,为什么还要给他弥补赔偿?这个家伙还真是不识趣呢,你都跟他言明了旧国组织的恐怖可怕,结果这家伙竟然还不交出亚人美少女卡明哲保身,他这是自己要作死啊。”

    离开康复室后,秘术助理就极为不解道。

    唐沫渊叹息,“他的做法是对的,亚人美少女卡尽管市价评估是三千万,我们给他三千万似乎完全可以弥补他的损失。

    但仅仅只是似乎。

    即使他有这三千万,以他的渠道人脉,也很难搜集到齐全的材料,更难获得这张卡的制作方案,而且他也请不到类似s这样的大师为他制卡。

    钱可以再赚,一张可成长型的卡牌却是很难得。

    而且他在这次战斗中两次复活,也完全体会到了这张卡的魅力,不肯因为一点危险就放弃,也是理所当然的。”

    秘书助理疑惑道,“这张卡可以令人死后复活,应该无价,干爹你当初又何必拿出流放于市场上”

    “你错了,除了传闻之中的神卡,其他没有什么卡是无价的。而且你以为拥有这张卡就可以不死?

    天真!”

    唐沫渊摇摇头,“人的寿命有限,卡牌也不能令人长生不死,无限复活。

    卡牌世界千变万化,除了神卡万能卡,其他任何卡都不是万能的。

    这张宠物卡唯有处于与施卡主人合体阶段时,才能激发复活天赋,且处于该天赋阶段,对于个人卡能、精神力的损耗,是呈百分比损耗计算的,与个人强弱无关。

    总之使用这张卡限制极大,必须随时充分携带迅速恢复卡能、精神力量的珍贵药物,时刻保持身体卡能、精神力处于最佳状态,否则一旦死了,那就真是死了。

    卡牌本身是不死,但施卡者却未必不会死。

    多少人胆敢经常冒险?又有多少人经常赴死?

    不过即使如此,这张卡的珍贵性仍旧毋庸置疑。

    旧国组织想要弄到这张卡并不让我意外,但这已严重破坏了我们公司的规矩,也刺激了很多人的神经”

    “干爹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前段时间我已和马大神沟通,一起向旧国组织施压,现在他们那边应该已放弃对我们的客户继续损害,不过这帮疯子未必守信。

    这个唐剑只要按我说的做在媒体上曝光,应该能得到一定的安全保障,最重要还是他必须如自己所说的那般,背后真的有后台,否则社会总是很现实的,他会认识到什么叫骨感。

    还有,他如果真的成为了最高学府的学生,也是有资格持有这张卡的。”

    一个小时后。

    唐剑在两名小护士的服侍下从疗养仓内走出,穿上了衣物带走所有私人物品,走出了康复室。

    到现在,他已弄清楚了,上一世为什么贺寻会向媒体公开拥有亚人美少女卡的事实。

    想必也是上一世贺寻与唐大师沟通后达成的结果。

    唐大师与唐剑的谈话中,自然是很详尽的将整件事情的情况告知了他。

    盯上了亚人美少女卡,甚至一手策划安排琉璃暗杀贺寻的幕后黑手,果然也如他猜测的那般,是旧国组织的人。

    贺寻这个上一世亚人美少女卡的主人,这一世却是丢了亚人美少女卡不说,还给他背了一次黑锅,遭了无妄之灾。

    不过根据唐沫渊的意思,这件事已是得到了妥善处理,请他务必放心,并表示如果他惧怕旧国组织后续会找上门的话,便可以交出亚人美少女卡,简糖公司愿意以三千万市价回收。

    对此,唐剑深思熟虑过后,自然是没有同意。

    曾经他尚且还弱小时,若是真的暴露了,那肯定是要交出亚人美少女卡,才能明哲保身。

    但现在,高考已经结束,不出意外,他应该是可以考入最高学府。

    以最高学府学子的身份,拥有这张亚人美少女卡,是完全具备资格的。

    最高学府的学生,可不似寻常学校的学生,学校以及诸多实力强横的老师,甚至多位卡神级的府主、院长,便将是最大的后台。

    当然,在此之前,唐剑知晓,他还必须过了何东沉这一关才行。

    否则一个根底不清不楚的学生,再出色,最高学府都不会录入。

    当天夜里。

    唐剑便是带着头包扎得像是个粽子的杨茂,以及两个身上都带伤的王乐乐和刘坤,在黑人杰克的护送下上了直升机,重新返回浠城。

    对于这次袭击事件的具体原由,已是调查清楚。

    乃是旧国组织蓄意在江北市晋升基地市之前,制造恐怖事端,阻碍江北市晋升发展,尽可能的破坏联邦秩序的平稳,破坏联邦各脉系之间的平衡。

    这其中涉及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实在很多。

    尽管杰克只是稍稍跟唐剑说了其中部分,唐剑也基本自己脑补猜测出了其他部分原由。

    联邦也未必就完全是一个无缝的鸡蛋。

    这个大集体是由昔日旧国时期的诸多国家制度蜕变为脉系后的多个脉系构成。

    它在大的方向上可能保持一致的声音,但内部仍旧有诸多脉系之间的分歧矛盾存在。

    这些矛盾的存在,便涉及到很多利益纠纷。

    江北市作为古夏一脉管辖的市区,一旦晋升基地市,自然是可以为古夏争取到更多资源的。

    这未必会是其他脉系想看到的结果。

    但其他脉系也没理由和胆量,敢于破坏联邦平衡随意压制。

    可这个时候不安定的旧国组织就是一把无所顾忌的尖刀。

    它不为任何脉系所用,却看出有机可乘,看出联邦貌合神离下的暧昧,便要一刀捅上去,正合很多人意,却又正好遏制古夏的发展。

    旧国组织很清楚,这场牌局,只要它负责牵头制造出了对古夏江北市不利的局面,很快就将会有其他入局者接踵而至。

    联邦就像是一个水桶。

    旧国组织就是捅破水桶的刀,桶只要破了,水自然会流淌出来,再不需要谁去逼迫。

    而唐剑作为此次江北市高考最出色的一名学生,极有可能考上最高学府的学生。

    这将会为江北市教育水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果这个时候,唐剑包括大量优秀考生突然夭折,那么江北市即使最终还是成功晋升成基地市,评价也不会太高,于教育资源上的规划牟取,便相应的就要有所削弱了。

    这对正准备气势如虹晋升的江北市而言,无疑就是个沉重的打击,旧国组织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江北市的高速发展被拖延,相应的古夏在联邦中的发展也会有所影响。

    这影响或许不大,但对于其他争夺利益的脉系而言,就又是可乘之机,矛盾将会扩大。

    而矛盾一旦扩大,旧国组织也便有了更多的发展和喘息之机。

    有时候,压死骆驼的可能便是最后一根稻草。

    江北市于整个联邦而言,或许不算什么。

    但在极为敏感的关键时刻,却可能成为搅乱风云的风暴眼( 神级卡徒 http://www.33yqw.com/read/19/1971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