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王爷有毒 第六章 解不开的毒

小说:嫁个王爷有毒 作者:燕雪儿飞飞 更新时间:2020-02-14 19:13:55 源网站:33yq
  风凉凉又叫她不要跟别人她失忆的事,不然会有很多人要对她们不利,柚子如鸡啄米般的点头。

  “郡主,从这洞口出去,往右边走,很快就到护城河,您要快点回来啊……”柚子喋喋不休的着。

  风凉凉一一点头应了,出去之前问道,“柚子,你的楚王很可怕,那北塘还有更可怕的人吗?”

  柚子有些疑惑的望着风凉凉,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风凉凉跟她,楚王宇文浩想杀她,要对她不利,她要找个靠山!

  柚子赶忙道,在北塘,齐王宇文齐,也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比楚王的地位高一些,虽然年纪轻轻的,却早已深得民心,如果卿王府的人去找他帮忙,他应该是很乐意的,可是,他平时很忙,恐怕没那么容易能约得到他。

  还有轩王,是皇上最的儿子,排行第六,也是当今最得宠的王爷,但是,他这个人很不好相处,脾气也不好,还是不要找他了!

  风凉凉听着就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难道是亡我也?”

  “不会的,郡主,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摄政王,是皇上的亲弟弟,而且,全国都知道,皇上很怕摄政王,但是,听摄政王中了毒,解不开的那种,估计二十八岁之前就会死掉!”

  “解不开的毒?”风凉凉显得有些不可置信,“宫里不是有太医吗?太医都解不开?”

  “是呀,那种毒很诡异的,跟他的皮肤有接触,都会七步之内中毒身亡,就是因为这种毒,摄政王就很没朋友,之后越来越孤僻,演变到后面就残暴了,大家都很怕他!”柚子解释道。

  不过,柚子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些,肯定是听人随便乱的,不一定全部都是真的。

  不过,这毒肯定是很难解的,不然像摄政王那么有权有势的人,不可能找不到名医解毒的。

  默默的在心里对比了一番之后,风凉凉还是决定找太子宇文齐帮忙,虽然他很忙,她相信,只要制造机会,就一定可以见到他。

  而那个摄政王,那么可怕,就算了吧,再了,他身上的毒,如果她也没见过,一时半会解不开的话,那就麻烦了,搞不好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不过眼前还是要先处理了这刘婆子的尸体,风凉凉要求柚子在一刻钟之内清理完现场!

  柚子应了,又叮嘱了她一番,千万心,这才用用稻草遮住了狗洞!

  这个刘婆子死沉死沉的,风凉凉背着走了没多久,脚就开始发抖了。

  见前后无人,就把刘婆子放在角落里,点了白蜡烛,放在尸体的跟前,“刘婆子,一路走好啊,下辈子不见了!”

  风凉凉之所以坚持要出来,就是想研究一番这些毒药。

  她将每一种毒药都撒到刘婆子的伤口上。

  发现这一些毒药中都有藏花的成分,藏花不是西域才有的么,并且十分名贵,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这些毒药加起来课是价值不菲啊,没想到王府中竟然有人讨厌她到了不惜重金的地步。

  这最珍贵的一种毒药,是可以溶解掉任何东西,这实在是太难得了。

  不过,也有可能这些毒药不是为了杀她做准备的,只不过是早就在那放着聊,只不过之前没有动她而已。

  也有可能是原主知道有人要杀她,这才去找齐王救命,可是宇文浩却冷眼相待,只想要她的密报。

  哎,好像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一样。

  主要是,这风凉凉身为郡主,却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怎么会有机会得到密报呢?

  得到密报为何不找太子或者摄政王,或者她老爹卿王帮助呢?

  风凉凉想得脑袋都疼了,还是想不到为什么,干脆先处理了刘婆子的尸体。

  风凉凉往刘婆子的尸体上倒了最霸道的毒药,没一会儿,就把她的尸体连衣服一起融化了!

  这毒药太强大了!

  也实在是太珍贵了,也许能作为保命的良药!

  所以,这些毒药要好好的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风凉凉想着,就在这巷子上到处找能藏毒药的地方,可是找了好一会儿毒找不到,就不知不觉得走到了城门口。

  只见城门打开,一辆黑乎乎的马车驶进来,那马车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要大呢,那车夫穿一身黑色劲衣,举着一个大灯笼。

  拉马车的那两匹马,一看就是上等的汗血宝马,这人一定很有钱!

  风凉凉注意到,这马车一进来,城门守卫全部都跪下了,竟然没有任何搜查,就放行了。

  好威风啊。

  这马车就像是行驶在无人之地一样!

  那里面到底坐着什么样的人呢,真想跟他交个朋友。

  只可惜,这马车浑身都是黑的,帘子也是黑的,都看不到里面坐着谁。

  风凉凉内心感慨不已,改等她有钱了,她也搞一辆这样的马车来坐坐。

  想着,心里就闪过一个念头,这马车这么大,只有一个人赶车,大半夜的,路上又没人,她要不要去打劫呢?

  干就干,不问为何,人生的第一桶金就要今晚挖到!

  于是乎,风凉凉抱着毒药冲上前去拦住马车,“打……”

  话还没出来呢,一群黑衣人从而降,手上都拿着亮瞎眼的兵器。

  他们训练有素的把马车团团围住!

  风凉凉惊骇不已,这真的是太巧合了,竟然来了这么多同行,太荣幸了!

  “去死吧!”

  还没等风凉凉跟他们商量好怎么分赃,这些人就冲上来,对着马车就乱砍,这四面八方都是冷冽的剑气,吹得风凉凉的心尖都颤抖了!

  原来不是同行,是刺客!

  风凉凉吓得手脚不听使唤了,为了保命,只想逃上马车躲一躲!

  这会儿,那车夫表情淡定的用灯笼照了照风凉凉!

  他看到风凉凉脸上那惊恐的表情,竟然有些揶揄的笑了。

  但是也不急着应对,只是把灯笼举高高,好像是在数人头,“一,二,三……”

  太可恶了,老娘的心都要被吓没了,这家伙竟然还这么有闲情逸致的数人头,是数好人数,来生好报仇吗?太蠢了!

  看来,生死攸关的时刻,还是自己最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