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王爷有毒 第五十四章 找白飘雪复仇来了

小说:嫁个王爷有毒 作者:燕雪儿飞飞 更新时间:2020-02-15 20:00:29 源网站:33yq
  萧不见冷哼,“胡人就是不懂规矩,你去打听打听摄政王府的规矩再吧,不然,激怒了摄政王,搞不好会灭了你们胡国!”

  听着这霸气十足的话,风凉凉笑了。

  萧不见真是个英雄好汉!

  “你!”那两手下碰壁了,回头看白飘雪。

  出人意料的是,白飘雪没有生气,反而很激动,“战神摄政王,今日一见,令我倾心不已,是我的手下太无力了,我会好好调教的!”

  风凉凉很无语,白飘雪这人太不要脸了。

  刚才还那么蛮横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温柔可人了。

  而摄政王不搭理她,萧不见头都不抬一下。

  白飘雪也不生气,靠在马车前休息,摄政王也不搭理她。

  她还是很耐心的介绍胡国的一切,只是,她她的,没有人搭理她。

  最后,摄政王带走了宇文齐,直接无视她了。

  白飘雪蹙眉,赶忙让下人去打探一番,下人扶着她想走。

  风凉凉就喝止了她,“白飘雪,你砸了我的商铺,不给一个交代吗?”

  “你是谁?”白飘雪问道!

  “我是摄政王最宠爱的女人,也是卿王府的郡主!”风凉凉傲嫩的自我介绍。

  白飘雪看了看风凉凉,很是鄙视,“战神一般的摄政王才不会看上你呢,你真是痴心妄想,来人,赔她点银子!”

  接着她的手下丢过来五片金叶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风凉凉气得咬牙切齿,老娘跟摄政王温存不已,你连摄政王的脸都如不了。

  风凉凉气急败坏的想着,刚好看到墙上的人形,顿时脑海中有了主意。

  敢跟老娘抢男人,别怪老娘手下不留情了。

  风凉凉刚走进商铺,就见柚子和顺风他们几个下来了。

  柚子很愤怒,“那个白飘雪真是过分,欺人太甚啊!”

  风凉凉微笑,“你家郡主我是个记仇的人,区区国家的公主,看我怎么教训她,一定要搓她几颗门牙,让她讲话漏风!”

  柚子笑了,“郡主你要如何报复她呢?让柚子帮你!”

  风凉凉丢给柚子一片金叶子,去找几个画技非凡的画师,然后让顺利和顺水收拾残局。

  见大家都忙活着,顺风问道,“郡主,我该干嘛?”

  “你去找大夫来给伯父看看,反正,你要把你的优点给发扬光大,晓得不?”风凉凉微笑的盯着顺风看。

  顺风被这眼神看的发毛,然后他没有优点。

  风凉凉摆摆手,“很快你就知道了!”

  等到吩咐完毕,风凉凉就安心的坐下来喝茶。

  很快,柚子就找了画师来。

  风凉凉望着这几个画师,穿的寒酸,但是手上的茧很厚,应该是郁郁不得志的画师。

  风凉凉赞许的看着柚子,“柚子的脑子越来越好使了!”

  画师们得了对他们来数目很大的金钱,很是殷勤的问风凉凉要画什么,尽管开口。

  风凉凉哈哈大笑,“你们肯画艺术吗?”

  他们都他们平时都画艺术,别的不行,画艺术最在校

  风凉凉有些尴尬,然后声的把内容了。

  他们惊呆了。

  之后,都很分开的指责风凉凉。

  风凉凉无语了,“不画就把报酬退回来,不过呢,大胡可是北塘的附属国,现在附属国都这么堂而皇之的欺负我们的太子,这不是要把我们北塘踩在脚底下吗?你们都不反击吗……”

  风凉凉只是简单的洗脑,然后,他们就又都纷纷支持了。

  风凉凉努力憋着笑意的看他们画画

  这胡国的男人屁股是黑色的,前面短的几乎看不见。

  “哈哈哈,你们真是爱好艺术的好画家!”风凉凉夸赞着。

  大胡的风情就是这样的了。

  然后,就走出商铺门口看顺风。

  顺风在门口卖力的吆喝,“走一走瞧一瞧啊,胡国长公主的辟邪画像,一张只要一个铜板,倒了霉了累了没钱了就看胡国公主,一定升官发财好运连连!”

  顺风的声音很大,很快就有很多百姓围过来了。

  主要是,价格实在是太低了,而且,多数人没见过白飘雪,又好奇白飘雪的长相,所以都排队让顺风画了。

  顺风的速度很快,愣是用他的狂野画技,几十秒画出一张白飘雪的辟邪画像。

  路人拿着来看,感慨不已,“胡国的公主长成这样,他们的子民太可怜了!”

  “是呀,红颜多薄命,这胡国公主白飘雪肯定会长命千岁!”

  千岁,那不是妖精吗?

  风凉凉努力憋着笑意。

  这没一会儿的功夫,关于胡国男人短,女人其丑无比能辟邪的耀眼就散布开来。

  一下子,整个京城都在谈论这件事。

  最后呢,所有人都抵制胡国公主白飘雪上街,实在是太丑了,怕吓着孩。

  白飘雪的住处,被一些百姓扔臭鸡蛋和烂菜叶。

  她都那么抓狂,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顶多就是让人恐吓一下,却不敢杀人。

  每也不敢出门,怕被百姓围着扔烂菜叶和臭鸡蛋。

  柚子伺候着风凉凉梳洗,着这一切,很是开心啊,“郡主,您这一招太损了,不过,我们都好喜欢!”

  风凉凉微笑,看向在旁边傻乎乎站着的银杏。

  这几她都在泡摄政王,还有忙着做生意,压根没空管这院子,一切大事宜都让银杏来管了。

  银杏这样子,有些精神恍惚,似乎藏着心事。

  风凉凉想着,等中午睡了觉之后再问她。

  然后就听见有婢女在外面跟人话,“听王妃病了,苟侧妃不给请大夫呢!”

  “哎,郡主的生活好了,也不帮帮自己的母妃,这样的女儿有什么用呢!”

  风凉凉听着这话,顿时明白了,银杏这表现都是为了隐瞒她这个事。

  风凉凉喊了杨桃等人进来,问道,“王妃生病,为什么没人通知我?”

  银杏跪下来请罪,并,“郡主,是王爷曾经下令,任何人都不得踏入王妃的院子,不然家法伺候!”

  跪在人群中的一个婢女开口了,“王爷不知道就不会有家法伺候了,要不郡主悄悄去,或者送药,如此就不会有人郡主不孝了,同时还能帮王妃!”

  风凉凉看了看那婢女,开想了想,“有道理,就这么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