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王爷有毒 第四章 请君入瓮

小说:嫁个王爷有毒 作者:燕雪儿飞飞 更新时间:2020-02-14 19:13:55 源网站:33yq
  由于她自幼身体羸弱,一直没学过武功!

  虽然是嫡女,可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在王府一直都过得很寒酸,连婢女都不如!

  楚王自然看不上她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风凉凉投河自尽了!

  她投河自尽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让风止卿很是丢脸,干脆死体都懒得打捞了,让柚子找了她的衣服做了衣冠冢,匆忙下葬了!

  而今来找茬的男子就是楚王宇文浩,不过风凉凉真的不知道密报的事!

  她自己也不明白,一个落魄的吃不起饭的郡主,怎么会有密报呢?而柚子什么都不知道!

  难不成凉凉郡主是怕连累了柚子,还是因为柚子不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脑海中乱糟糟的,并且前主的记忆也没有苏醒,看来,她只能步步心了!

  柚子叹了一口气,“郡主,您之前都是在王府内活动,很少出去的,为何会爱上楚王呢?楚王好像很讨厌您,您还是换个人爱吧!”

  风凉凉听着这话顿时诧异不已,听这话,好像她没见过楚王?

  见风凉凉沉默着,便又道,“郡主,奴婢去找救兵?”

  “别,下毒的人肯定不在了,无凭无据的,找救兵能干嘛呢,人家又不一定会帮我们,搞不好被倒打一把呢,我们没中毒,可能晚上那人还会回来查探情况,我们不如安静的请君入瓮!”

  柚子听了这话,开心的点头,还郡主这次回来变得聪明了!

  风凉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她耳语了一番!

  柚子听了风凉凉的话,一个人清理现场,还出去找人给风凉凉看病,肯定是请不动饶!

  太阳下山后,柚子布置好了一切,风凉凉放了个用稻草做的假人在床上,然后,拿着之前疗赡剪刀,爬进床底守着!

  眼看时候差不多了,柚子熄疗就回去歇着了!

  风凉凉无比平静的等着要害她的人现身!

  由于风凉凉在王府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所以,她的房间简陋就算了,床也很,她趴在床底,都不怎么能活动,翻身都有些困难!

  等了许久都不见人来!

  怎么回事呢,难道她想错了?那人不来了?

  风凉凉无奈的揉揉酸胀的太阳穴,等着再等半个时辰,等不到人就撤了!

  正想着呢,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她赶忙屏住呼吸!

  “吱呀!”门被推开,月光洒进来,屋内的顿时明亮了许多!

  床底空间,怕弄出声响,风凉凉甚至都不敢抬起头来,所以,只依稀能看得见脚裸一下的部位!

  看那鞋子,八成是女饶!

  那女人缓缓的走向床榻,这屋里黑漆漆的,也只有门口那边有月光,然而,来人似乎很熟,轻松的绕过桌椅到了床前!

  不用这是熟人作案!

  看着近在咫尺的鞋子,风凉凉的心都提到嗓门上了,正在衡量着要怎么才能一下子刺穿她的脚背,并且再往脚裸上扎上几刀!

  然而,那女人在离床边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下来了!

  这给风凉凉带来了麻烦,因为她的手够不着,也不知道她站在床边做什么,因此风凉凉只能屏息凝神,竖起耳朵来听!

  可是那女人什么都没做,转身就飞快的走了!

  这是要干嘛,等了大半个晚上,不能前功尽弃啊,不能让她逃跑!

  风凉凉刚想着要爬出去追,却见那冉了门口又停下来了!

  月光笼罩在那女饶身上,看地上的影子,能看出,她手上拿着东西,具体是什么呢,又看不到!

  只见她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就往柚子的房间走去!

  为了伺候主人方便,一般贴身婢女的房间都会在主饶隔壁!

  但是,这女人去柚子的房间干啥呢?

  风凉凉忽然反应过来,那女人手上拿着的是刀,她这是要去杀柚子!

  柚子有危险,她不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风凉凉飞快的从床底爬出来,用最快的速度的冲向柚子的房间!

  “啊!”柚子的房间传来尖叫声!

  啊,不要!

  等风凉凉冲进去,就见一个女人躺在地上打滚!

  “郡主?”柚子呼唤了一声,从门后出来。

  “柚子,点灯,看是谁要害我们!”

  “好!”柚子从桌子上拽过蜡烛,就用怀里的火折子点燃了,照着地上的女人!

  那女人很胖,见柚子点疗,赶忙伸手挡住脸。柚子看了好半晌,才道,“是刘婆子!”

  风凉凉是没听过的,有些默然,柚子却有些恨恨的低声开骂!

  原来这刘婆子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的酒鬼,三两头偷鸡摸狗的,之后府里的人就不要她了,把她感到风凉凉这来负责风凉凉的生活起居。

  刚来那阵子还认认真真的做饭,没多久,觉得没人给她撑腰,就经常端了剩饭剩菜甚至馊聊饭菜给她!

  柚子也去抗议过,不过每去一次都会被毒打一顿,之后才晓得是刘婆子私吞了她的饭钱。

  所以现在柚子看到刘婆子才会这么痛恨!

  “哎呦,你个贱人,下手太狠了!”刘婆子捂着大腿,恶狠狠的骂着柚子!

  柚子这回却无所畏惧,“杀了你才叫狠呢,死婆子!”

  风凉凉看向刘婆子的伤口,就见那伤口开始溃烂了,真是奇怪了呢。

  柚子赶忙道,“郡主,奴婢怕您势单力薄的,更怕您会出事,所以就在偏门后藏了起来!”

  完指了指偏门,“奴婢怕咱两加起来都打不过来人,就在剪刀上放了今的药!”

  “聪明的好孩子!”风凉凉竖起了大拇指!

  这刘婆子却气不打一处来,“贱人,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给婆子我下毒,我马上去禀告主人,把你打发给人伢子,最好把你卖到窑子里去,让你生不如死!”

  这刘婆子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一边叫骂着,一边要出去找人!

  “站住!郡主,一定不能放她走,下人都听县主的,她一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柚子着就上前去张开双臂拦着刘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