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的童话剧本 第40章 确实很可爱

小说:戏精的童话剧本 作者:车厘栗 更新时间:2020-01-14 23:53:32 源网站:33yq
  对了,还有一个勺子,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了,好在她们有自己的饭盒,确实有点侮辱了当代女大学生的宿舍情况!

  这203啊,不只是厨用工具少,其他东西也少,用检查卫生的班委的话来说就是:这宿舍好空啊,说话都有回音……

  当然了,这也归功于她们仨爱整洁,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快递箱子什么的,不存在(其实穷也是一个原因!)

  在宿舍煮东西其实有点违反纪律,但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偶尔开个小灶,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哪怕做得不好吃,哪怕能做的来来去去都是那几种,这样的感觉很温馨。

  想想,夏天煮个海带绿豆,冬天涮涮火锅,生病来点白粥,补钙炖点骨头汤,晚上饿了可以煮个面,心血来潮还能奴役一下亲亲舍友做厨娘(这个纯属女主遥不可及的理想,实际上不存在的,不存在的),都给美好的大学生活增添了一份美好的印记。

  她们仨的分工很明确,都是叶知萌负责刷锅,苏舒言负责煮,林亦乔包打扫,料理过程人人有份,三年来配合得无比默契。

  苏舒言是个记性好的,包饺子的时候聊起来林亦乔在医院里要说的话。

  “虽然我不想聊那个人,但看起来似乎是黑料,我不介意了解了解。”苏舒言语气里是轻蔑,脸上大写的嘲讽,还噙着一丝看似人畜无害却又令人生寒的浅笑。

  “你这个看好戏的表情真是该死的有魅力!请问我能拍下来做表情包吗?”林亦乔又换上了一副朗诵的腔调,浓眉大眼炯炯有神,右手还比了个大拇指,证明自己的情感真挚。

  她说完一句,看了眼门,确定关好之后,示意苏舒言和叶知萌把凳子挪近一点,好近距离说话。

  她眉飞色舞地把两次的经过全盘托出,包括她之前想掖在心底的成敏怀孕那件事,期间还进行了林氏夸张表演大法,旨在令场景重现得生动形象。

  “要不是上次见到那张报告,我还以为她是看姨妈不调。”林亦乔反向跨坐,下巴枕在凳背上,略带失望地说。

  刀子嘴苏大小姐发言:“我还以为她妇科病呢。”

  林亦乔把凳子往后挪,难以置信般看着苏舒言,还掐了个兰花指,怪声怪调地说:“咦——你想得好黄哦!我得离你远点,防止被污染!”

  “我今天虽然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但也看得听清的,她脸色很苍白。”

  “你不是看到她就转过脸了吗?你还能看清?我看了好一会儿也看不清!”

  苏舒言来了个优雅坐,用央视主持人的仪态和语气对林亦乔说:“请不要质疑雪亮的5.0,谢谢。”

  “我有一个想法,舒言可能也跟我想一块儿去了。”一旁当听众当习惯了的叶知萌适时发表言论。

  苏舒言点了点头:“嗯,呆说得对。”

  林亦乔鼓起腮帮子,强烈谴责这二人:“什么啊?你们两个又当着我的面眉来眼去暗送秋波,是想气死我这个小女孩吗?”

  叶知萌神神秘秘地错了过去,低声说:“你有没有想过,她去堕胎了?”

  “这次我和你们想得一样!”林亦乔眯着眼,随后歪着脑袋吐槽,“你说那庄傅有什么好的?我实在是想不懂他们为什么还不分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臭味相投呗。”毒舌老苏上线。

  “好吧,我同意这个说法。”

  成敏这个人在她们宿舍的聊天话题中是个尴尬的存在,是以,没聊一会儿就结束了,最后,林亦乔还说了一长串庄傅的不是。

  天是聊不完的,但饺子已经包好,她们开始煮水。

  苏舒言看着那一堆饺子,一边的眉毛扯了扯,嫌弃地开口:“啧!林亦乔,你怎么越包越难看?”

  叶知萌笑话道:“这次名师也出不了高徒啊。”

  林亦乔听着不服气,脖子一登,立马替自己辩驳:“我一手残党能成型就不错了,还要求好看?!呆呆的还破皮呢!”

  苏舒言眼帘垂了垂:“你答应我,出去别说是我教的你好吗?苏老师快被你气死了。”

  “我不,我就要说,等会儿就说,在票圈官宣!”她故意唱反调,说着还拿出手机给饺子拍照。

  林亦乔还拉着苏舒言和叶知萌拍,三人各拿一个自己的饺子合照,然后说到做到发了个朋友圈。

  饺子熟了之后,她还盛了一盒,说要拿过去给蒋洵。

  苏舒言:“包成这鸟样你也好意思拿过去?”

  林亦乔在摔破罐子的路上渐行渐远:“再丑的师兄也见过了,怕什么!”

  心大的女人啊,活得就是比一般人多拥有好几倍的快乐!

  生活不就是如此吗,放宽心去看待这个世界,你会发现很多的不同,纠结过的事不再烦人,懂得释怀远比计较收获更多,当你不再用挑剔的眼光活着,就能体会到生活真正的乐趣。

  研究生宿舍楼M07栋,蒋洵和季枫的住处。

  林亦乔快速整理了一番自己的仪容,确认整洁之后才敲门。

  开门的是蒋洵,从他和煦的俊脸看来,心情相当不错,他眉目含笑地看着林亦乔,说:“要不要进来坐会儿?上次你情况特殊,还没进来喝口茶。”

  啊!师兄在邀请她!师兄在邀请她!!师兄在邀请她!!!

  林亦乔表面上佯装镇定,内里实则笑开了花,正想来一把欲擒故纵,不料却杀出不速之客,影响她发挥。

  原本在里头坐着的玩手机的季枫,忽然受到了刺激,急切地往门这边跑,眼睛一直盯着林亦乔看。

  在季枫距离她还有一步距离的时候,林亦乔已经脑补了一场狗血三角恋大戏,只是没来得及看女主左拥右抱就被季枫打断了。

  季枫童鞋执起林姑娘的双手,水汪汪的眸满含真挚地看着她,有一种小奶狗的既视感,他问:“亦乔小师妹,你朋友圈的妹子,都是你舍友吗?”

  “说话就说话,抓着人家干什么?”蒋洵黑着脸将两人的手分开,语气不悦道。

  “小师妹,来,屋里头坐,师兄有事儿问你!”季枫站在门口,作了一个标准的“请”的姿势。

  蒋洵不带情绪地瞥了他一眼,无奈地跟林亦乔说:“他成日都这样,希望你能习惯。”

  “没事儿,活泼一点好啊,招人喜欢!你看我,整天炸癫,受到了不少大爷大妈的喜爱……”她豪爽地回了一句,事后觉得自己似乎用错了比喻。

  蒋洵扬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温声道:“嗯,你确实很可爱。”

  林亦乔感觉自己听错了,抬头望向他,发现他笑得老好看了,一下子花痴了……

  林亦乔被邀请进去后,季枫捣鼓着水果,蒋洵沏茶,她一个人无聊地打量起研究生的宿舍,墙上挂着格局图,让她不用走也能知道空间分布。

  研究生不愧是学校的宠儿,住的地方比本科生好多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学校),待遇怎么就隔了十万八千里呢?

  起初,她对自己还算宽敞的四人间还是挺满意的,跟得上大学宿舍的平均水平,但是看了蒋洵的宿舍之后,开始怀疑人生。

  他们这里虽不到一百平,但也是她们的好几倍了啊!一厅三房,真让人眼红!

  季枫端着一盘草莓过来,随便往桌子上一放,而后点开林亦乔朋友圈上的照片问道:“小师妹,你还没回答师兄的问题呢,这两个是你舍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