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的童话剧本 第19章 干坏事被现场抓包

小说:戏精的童话剧本 作者:车厘栗 更新时间:2020-01-14 23:53:32 源网站:33yq
  “那怎么聊这么久?”林亦乔关注的点总是如此特别。

  但也不无道理,苏舒言没有去其他地方,聊完就回宿舍,算算时间,怎么也有二十分钟,刚见面的两个陌生人,聊什么能聊这么嗨?!

  凌教授看着也不是话多的,阿言对陌生人,也算是比较沉默的,两人待在一块儿,五分钟都算多了吧……

  “你也觉得奇怪是吧?明明是两分钟就解决的事!”苏舒言像是遇着知音一样,说起话来,情绪也挺高亢,“后来,她一直在问我的事儿,兴趣爱好特长情感史……你想到的想不到的都问,要不是她老公call她回家,估计连我的三围都给问了!”

  “Really?”林亦乔听到三围,细胞里的黄色基因一秒苏醒,“你三围多少啊?”

  其实也不是她有多色,就是开放惯了,她们仨又经常在宿舍经常讨论一些开放性的话题,她就想开个玩笑。

  苏舒言毫无杀伤力地瞪了林亦乔一眼,随即秀眉微皱:“她看我的眼神就像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我都快怀疑她在给熟人物色相亲对象了!”

  林亦乔唯恐天下不乱道:“……有可能!”

  “……”苏舒言樱唇略张,欲言又止,“不说了,我要去洗澡了。”

  一直看着热闹的叶知萌惆怅出声:“你们都进实验室了,我还没想好要在校内还是校外……”

  实际上,她刚刚也没怎看热闹,她是在思考。

  林亦乔再添了一杯牛奶,中肯地给出建议:“听说校外很累,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待在这里吧!”

  “但是这边的实验室几乎都满人了,而且A市的校区,今年不提供住宿……”

  A市的校区是学校本部,中药学院的老师极大多数在那边,其他学院的老师不是不能带,就是限额会更少。

  “那,你可能真要找微生物那边的王老师了!”苏舒言临进去洗澡前来了一句。

  叶知萌没有再说话,她当然有想过,当初做微生物实验那个学期,还是她先假设的,如果不是没得选,她也不想搞微生物一类,毕竟有点恶心,即便她没有洁癖。

  后来,叶知萌还真是一个人偷偷跑去找王老师去了,还很快拿到了课题,不过挺让人头疼的,关于抑郁症与肠道菌群的研究,她好像要收集那什么鼠的屎的说……

  是以,林亦乔今天“偷窥”202薛晓瑜的事,就这么被健忘的她抛之脑后,再说起来,也是一个星期之后了。

  而此时的另一边,蒋洵和季枫的宿舍,两人间也是聊得一片热火朝天。

  季枫取完快回宿舍后,就拉着蒋洵聊人生,一聊就是两个小时,其中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季枫在讲,蒋洵在听。

  算下来,蒋洵说话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五分钟!

  季枫说得跌宕起伏,情绪此起彼落,心情复杂,最后口都要干的时候,不满地看着正在敲电脑的蒋洵:“我都真情吐露这么久了,你怎么不说些什么?”

  蒋洵关掉电脑,身子往后一靠,双手交叠在胸前,看向季枫,似笑非笑地反问:“我应该说什么?”

  “……”季枫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又没能说出来,灌了一口啤酒才吐出一句,“这时候你不是应该鼓励我,然后给我建议吗?”

  “你确定你喜欢人家?”蒋洵还是没有直接回答。

  他和季枫从小玩到大,季枫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一个喜欢同时撩十几个妹子的花花公子,虽然交过不少女朋友,却没有投入过真正的感情。

  季枫这人,心不动则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动辄一心一意痴于一人。

  真有那么一个人能让他安定还是很好的,但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是不是真的遇到他的克星,还有待观察。

  季枫信誓旦旦:“确定!百分百确定!她就是我将来孩子的妈!”

  “你什么线索都没有,连个人也找不到,怎么让人当你孩子的妈?”

  “所以我才烦啊!要是能有张照片,还算容易!”

  季枫说完,心情更加不爽,拿起第二瓶啤酒又是一阵豪饮。

  蒋洵看不过智商日常下线的舍友兼兄弟“借酒消愁”,一把将啤酒夺了过来,顺便把几瓶摆开的收回柜子里。

  他给季枫倒了杯水,随口编了个建议:“如果你坚信她就是你未来孩子的妈,不妨天天在菜鸟驿站站岗,除非她再也不取快递,否则你肯定能再见到她。”

  他心里盘算着季枫不会做这种没建设性的事,所以才说得随便,季枫是小孩子气了些,但智商还是正常的。

  蒋洵是自信的,但就是有人阻止他自信。

  季枫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启发,大力地拍了一下大腿,恍然大悟地看着蒋洵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一双魅力四射的桃花眼还自带闪亮效果,bling bling的,差点没把蒋洵亮瞎……

  蒋洵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他果然不应该对一个喝过酒的大孩子抱有什么期望!

  头疼的蒋师兄没有再理会智商掉线的季某人,他沉吟半晌,给林亦乔发了条信息。

  他看过林亦乔的课表,明天早上只有两节课。

  他要整理实验室的物资,以往都是一个人自己轻松搞定,但既然现在成功地把林亦乔拉进自己所在的实验室,不好好利用这些得天独厚的机会多多独处,就对不起他的最终目的了。

  收到回信之后,他勾了勾嘴角,被季枫骚扰两个小时的惆怅一扫而空。

  第二天早上,林亦乔一脸菜色,步履踌躇地往6楼挪。

  昨天晚上收到蒋师兄的信息还是很开心的,但是今天早上一起来就拉肚子,迄今为止已经拉了4遍了,她实在是没了一开始的激情。

  答应别人的事,临时改变主意就显得太不厚道了,她林亦乔第一个鄙视。

  所以,还是忍忍吧,反正每一层楼都有厕所……

  林亦乔挺直小身板,拉肚子这种东西,不来的时候,是没什么感觉得,就是来的时候,胃肠道受罪而已,她粗生粗养,这种问题,再过两个小时就好了。

  由于第四遍刚完,她的肠子暂时消停。

  她去到办公室的时候,蒋洵还没来,不过他昨天给了她几把钥匙,所以她不用在门外干等。

  于是她跑到了隔壁的实验室,这间实验室里面的仪器,都比她做实验的高级,她没接触过,也不敢乱碰,要是一不小心弄坏了,应该算是毁坏公物,毕竟她没有经过允许……

  这些仪器,看着不大,但价格就不好说了,上百万的,常见得很,碰坏的话,就是卖了她也不一定赔得起!

  所以,实验室里面没什么好参观的,无聊之余,她在6层逛了逛。

  那几把钥匙不只是开办公室和实验室的,还包括从属实验室的物资室,总之就是凌璃管的,都能开。

  逛着逛着,她逛到了药材储备室,久远的记忆突然浮现,她顿生一个主意,飞快地前后上下看了看,确定只有她一个人后,笑了。

  嘿嘿,她要干点儿坏事!

  她跑到药材室里面,开始翻箱倒柜,趁师兄不在,她要拿点那个来看一看……

  林姑娘从柜子里捣鼓出一大包绿色的药材,看着是叶类的。

  她只是看一看,看完就放回去,又不是拿走,所以是心安理得。

  林亦乔拿出一片叶子,左瞧瞧右瞧瞧,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再放到鼻子下方闻了闻,感觉没什么特别的。

  她看得专注,丝毫没有察觉身后有人靠近。

  她把叶子放回去,挑出袋子里面一块细小的碎块,眼见就要往嘴里放,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男声:“你拿的什么?”

  “淫羊藿!”林姑娘有问必答,答晚了都觉得没礼貌。

  “拿来做什么?”

  “做春.药啊!”她说得理所当然,上理论课的时候就想这么干了!

  她动作一顿,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猛地回头,发现蒋洵正倚着门框,嘴角勾着一抹好看的弧度,玩味儿地看着她。

  林亦乔:……

  林姑娘握拳摆在嘴前,神色微妙,似心虚,似慌乱,又似羞赧,她刚刚说了什么?

  做,做春.药……?!

  脑子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她飞快地将手里捏着的淫羊藿碎片放回袋子里,排气,封好,塞回原来的位置,还不忘把柜子合上,随后转过身,端正地站立。

  她脸上是强装的镇定,摆出自以为自然的假笑,负在背后的双手,手指正不停绞着。

  做“坏事”被当场抓获就是这副狼狈的模样,早知道她就少拉那么一次了,说不定看完了,师兄也没到!

  说起来,她的肠子又隐隐发作的迹象了,这感觉很不好,万一她憋不住……

  蒋洵将林亦乔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眉眼带笑地走到她面前,顺接下去:“你做春.药干什么?”

  他越发觉得她可爱,也难怪自己会如此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