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剑格 第五章 阴魂不散,窼窼林起争执

小说:人格剑格 作者:苇庭外 更新时间:2020-01-14 23:11:06 源网站:33yq
  夜色渐浓,城郊已是一片寂静了,新月在零星中发出微弱的光,雾蒙蒙的,那一两家客栈的灯火闪着。

  窼窼客栈内,行川眼看着黑手也进了这家客栈,心中一阵慌张,蹑手蹑脚避在突出的墙面后面,不知什么原因,行川此时一点也不想把冷月喊起来,可能是有点心虚吧,易安客栈的废墟景象还时不时在行川脑海中浮现。

  “二,你这客栈为什么取这名?窼窼是什么意思?”黑手与之前易安客栈中展现的凶态截然不同,喝着酒,与二攀谈起来。

  “嗨!咱这粗饶,起名咋管啥意思呢?但知道这客栈再往前去,那就真离了易安镇郊区,进了一个名叫窼窼的林子了,那真是毫无人烟了。”二也耐心的解释着。

  “那你最近可曾见过一个女人往这边来?”黑手问到。

  “遭了,这下得暴露!”行川一身冷汗,已要做敲门手势了。

  “那倒没有,最近来这过路住店的人大多都是镇里外的商贩子,都成群结对的,单一个女人没咋印象。”二回忆着。

  行川已经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又放下了,“呼——,这黑手,还不知道我活着,而且这鬼也跟来了,好险。”

  “不应该啊,寻剑不成她应回墨州总舵的……”。

  “二,这从易安去往墨州的路就这一条么?”黑手又问。

  “应该是了,其实易安墨州本不通,易安这镇本来就与那些大州都没什么联系,但凡做生意的也都是附近城镇上的。”

  二眯缝着眼,故作玄虚状。

  “特别是这窼窼林里,有鸷鸟,凶残到食人人肉,那巢中树下,落的全是人骨。没两下子,外面人进不来,里面人出不去。”

  嘭——黑手忽将桌子拍得震响。

  “你休要唬我,这穷无之地,怎会生出这种东西?”黑手眉毛竖了起来,十分不满店二方才的言语,仿佛自己受到贬低。

  “我自会去看!”坛中酒一饮而尽后,碎银拍到桌上,踏着方步出门。

  “切!牛个什么?好言相劝不听,这种执刀大汉我见多了。真把那鸟当鸟了。”二嘬着牙花子声。

  旦日,朗气清,雾散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客栈内房,轻启罗帐,刚醒来的冷月听着窗外黄雀叽喳,心情愉悦。流露出外人不曾见过的微笑,对镜里望去,睡意朦胧的脸上是精致细腻的五官,不曾添饰一点,虽不比闭月羞花,也是足以让人感到心动的一张姣好面孔。这些都不是平常的冷傲能掩盖掉的。

  转头望着睡在墙角的李大勺,心里有种不出的感觉。自己从是在总舵长大,直到前些时候刚成年,才出来历练一番,并不知人间疾苦。那大勺也只是孩童,便是百依百顺模样,也不在乎睡哪,如果换了自己,能在房间的一角睡下么?

  “算了,让他睡会吧。”冷月想悄悄推门出去,尽量不惊扰。一开门一个人忽的倒了进来。

  “哎呦我去!”原是行川昨晚喝多了就靠着门睡着了,此刻正一个仰面摔个四脚朝。

  “吓本姐一跳,你在门口站着干嘛?”

  “擢—疼死了!我也不知道我咋就站门口睡着了,可能……喝多了。”行川坐起来捂着头。

  “等会就启程,不能耽搁了。”冷月恢复平日高冷状。

  “对了那啥?咱可不能再走了。昨我在外面可听的是真真的,那黑手昨来过,听他和二话,他应该也正往窼窼林去呢。”

  “黑手来过?窼窼林?”

  “可不嘛,就算冷女侠你不把黑手放眼里,可据店二,那窼窼林里可有鸟专吃人呢。”行川将昨晚上店二的表情模仿的惟妙惟肖。

  “哼!那就骗骗你们,本姐从墨州来,就路过那,可没见什么食人鸟。”冷月却毫不畏惧,还有些不屑。将剑拿到手郑

  “行川哥,冷姐姐,你们都起那么早啊,不好意思,俺一阵子乞丐当习惯了,一觉睡到大晌午,还省顿早饭了。”大勺从角落里爬起来,拍着身上着。

  三人吃过早饭便启程了。太阳还没出,窼窼林中昏暗的似黄昏一般。林中的迷雾还正浓,冷气也多了几分。

  “女侠,咱还非得走这地方么?咋感觉都像有啥不好的东西。”行川对昨晚上听到的窼窼林食人鸟还十分忧心。

  “咕咕——咕咕——”远处着实传来阵阵鸟鸣。

  冷月走在前面,忽然将剑拔出。那卷云流水纹印剑鞘中的剑终于显身了。那是一柄精巧的长剑,寒光夺目。高大的树冠掩盖着这片地域,本没有一丝阳光照进,那剑却闪过一道清幽剑芒。

  “是体内的气!”行川对于这种奇异绚丽的光有印象,和掌柜的手中的红色光芒有相似的感觉。

  “冷女侠,你不是没食人鸟么,自己却动那么大阵仗。”行川惊慌中拿起背后的剑壮胆。

  “没有什么鸟,是黑手,这气息强的都掩不住了。”冷月向前谨慎的迈步。

  “不愧是墨州大剑师的女儿啊,那么敏锐。”黑手从前方树冠中跳下。“果然没让我白在这树上呆一晚上,不仅让我发现你断水剑的行踪,没成想那易安酒楼伙计也没炸死,掩日剑今正好一并收了。”

  黑手拎着那把泛着诡异的暗青色鬼头阔剑向冷月冲了过来。一剑猛劈过来。

  行川赶紧拉住大勺躲到一边。

  “乖乖!这哪是用剑?”黑手用剑简直蛮横,力度十足,仿佛在使一把斧子或锤子。配上其体内的气,这大剑所到之处,均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崩裂。

  “心,冷女侠,那剑上有毒!”行川仔细回忆掌柜的与其搏斗时所吃的亏。

  “他对我威胁还不够呢!”冷月剑法灵活多变,那剑也仿佛不是剑,更有鞭子的意思。断水剑也是八名剑之一,它的锋利度并不是什么突出特点,那种独有的灵活性使它似乎都能在水中找到缝隙。

  “你的破绽不少,但皮可不薄啊!”冷月多次砍进其甲胄,但皮肤却硬得像铁一般。

  “多谢夸赞,丫头,你这以柔克刚的功夫在我身上没有一丝优势,唯能打败我的方法就是硬碰硬,然而硬的过我的招式,我还没遇到过。你现在交出两剑,我念你是墨家大姐,放过你如何?”

  “你别太高估自己了!”冷月不断躲闪,寻找破绽。

  但行川注意到冷月的体力完全耗不过那黑手,攻速也渐慢下来。此时行川手中紧握的那把名为掩日的名剑微微颤动,竟然发出一丝剑芒。(人格剑格http://www.33yqw.com/read/14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