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剑格 第四章 易安镇外,启程又遇故敌

小说:人格剑格 作者:苇庭外 更新时间:2020-01-14 23:11:06 源网站:33yq
  色渐晚,这易安镇周边的景致是行川没怎么见过的,除了酒店里的活计,就是酒楼后边竹屋里的消遣,或是还算热闹的易安市坊里闲逛,对于行川一伙计来行走江湖是从没想过的事。

  “等等,等等我,行川哥!”两人正走着,身后传来呼喊声音。

  “奇了个怪的,这声音咋恁耳熟,还让我有一丝抵触感呢?”

  行川正纳闷,一回头看着一个的身影。

  “乞丐,怎么是你?”行川这句话惊讶成分显然多于疑问成分。

  “受不了,受不了。”想到这个缠饶鬼把自己钱袋掏空的经历,行川心中不免一阵恐慌,但忽然转念一想又释然了。“没得事,反正我的钱都丢了。他跟着我也吃不到什么好处。”行川心里这样盘算着。“或许还能收个弟什么的。”

  “行川哥,我刚才去酒楼要饭呢,可没成想酒楼咋的就塌了,咋回事儿啊?俺一路打听,遇到东市卖菜收摊回家的陈婶儿跟俺,你和一姐姐往镇外边走,我就追过来了。”乞丐变追边。

  “才屁大会儿啊,你又去要饭!咳咳!重点是酒楼已毁,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你跟着我也不一定有饭吃了。”行川也不放慢脚步,主要是那女侠一点也不肯慢下来啊。

  “但是乞丐我告诉你,我前边这女侠,瞧见没?冷月,冷女侠,可不是缺钱的主,你只要做我的手下,吃喝不会少哟!”行川瞬间挺起腰杆,从冷月穿着配饰,再到身上气质,行川一眼就看出来了冷月也应是有家族大背景的人,就凭手中那把青色流水花纹佩剑来看,也与自己背上背的这把名剑差不多了。

  “拖了脚程,本姐把你撂半路可别怨怪,墨州可还远呢。”冷月一句话撂在地上。

  “不会不会,姐儿你人美心善,表面腌臜俺,其实是同意俺上路了不是?俺叫李大勺,就和你们一起去那什么……地方来着?”乞丐兴高采烈的跟着两人。

  “那啥?乞丐,不是,大勺你不打算找你父母了,你大哥我无牵无挂才敢到处游荡的。”行川一拍脑门想起来了,自己以前给了多少银子让他去找父母啊!

  “其实俺心里明镜似的,爹娘不要俺,想找也找不到的了,离开这个镇,我在这呆腻了。”大勺倒是毫不犹豫的回应了。

  最后的光芒被远处的朦胧轮廓吞噬了,或山亦或是树的轮廓。还是微凉的,夏季傍晚的宁静在易安镇外线的泥土径上得到极致的体现。行川享受着这一刻的平静,许多事情涌上心怀。

  “冷姑娘,冒昧问一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打就没啥见识,对于你,掌柜的,那个黑手,你们是仙术么,我看掌柜的那通体红光已经超越武术境界了吧?”

  “少见多怪,这就是武术而已,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你掌柜的的本事在我们墨州总舵里面是不好意思拿出手的。”冷月不屑到。

  “那啥,冷女侠,你能看着我们话么?咋总对咱爱答不理呐?”冷月话时仍然头都不扭的举动引起行川不满。

  “有什么好看的,前面就要出易安镇了,都别停下!”那张俏若霜花,却依然没有表情。

  “冷姐姐,我们也都走一会儿了,这估计路长呐,前面有个包子铺,你看……”大勺在两人后面屁颠屁颠的走着。

  “甭想!别给我多生事端,黑了还好赶路么?”冷月扭脸对这个孩子了句,依然是冰块脸。

  “这……啥情况啊,合计你不是不搭理咱俩,你是针对我啊?”行川抱怨道。

  “不过这背上的剑真重,是一种越走越累的感觉,要不是掌柜的托付,我早就……”行川心里不断犯着嘀咕。

  出了易安镇了,这镇周围的景象倒是与镇里不太相同,过路的人增加了许多,有骑马的贵族来来往往,还有的是要回镇里的人。

  黄昏景,暮气沉沉。低处,一弯新月照离人。隐约色,行步匆匆。幕白里,几处寥落随野星。

  行川忽然感觉自己有种离乡背井的悲凄感受,但无奈他不出,也无人。

  “那啥……大勺手下,把我的剑背一会,你大哥我累了。”行川把剑取下,对李大勺吆喝到。

  “你背不动咋让俺去背?”李大勺跑着远离行川。

  “嘿!这本收个手下,咋啥用没有就会个吃呢?”行川叹气到,又把剑扭头挂到背上。

  “啊咧!”行川一个吃惊,却又没敢大声叫出来。

  冷月警觉的回头一看,发现行川所望之处,一膘壮男子也在往镇外走,而且向行川他们靠近了。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易安酒楼里与掌柜的斗武的黑手。

  “真他爷爷的晦气,差点陪个命进去。”黑手自言自语道,身上的甲胄已经破烂,走路姿势也是一拐一拐。

  “我去!这还是人嘛?这都不死?”行川吃惊而且颤栗,因为那把要命的剑正背在自己身上。

  “废话,我之前并没有离开酒馆,一直隐匿观察而已,你那掌柜的确实比这个黑手弱多了。”冷月到。

  “那现在咋办?”

  “现在他不一定是我对手,也不必太惊慌了。”冷月不屑到,“前面就是一家客栈,正好晚了,我们去那边休整。”

  路边摇晃的幡上写到“窼窼客栈”。

  “二,一间套房!”

  “好嘞!您要吃食不?马上给您送上去?”二跑过来,热情似火。

  “俺要吃包子。”李大勺嚷嚷到。

  “不必劳烦了。”冷月回到。“也别把本姐当财主,出远门谁身上有带多少的?”

  “不是,那一间房咋整呐,多不方便,咱可是不打呼噜睡不着,睡着还要吧唧嘴的。”行川不满的。

  “那我可管不着,你或许会在门口过夜。”冷月边边往里走。

  “冷姐姐,我没那么多事,我不扰人。”大勺屁颠屁颠跟在后面,扭头向行川使个眼色。

  “嘿我这暴脾气!”行川气不打一处来,“没吃没喝不让住,咱这手下也太没尊严了吧。”

  嘭——

  “不是,真不让咱进去啊,玩笑不带开的啊,我这苦命!”随房门一闭,行川也是没法子了。

  “二,那啥,来壶酒,账就算刚刚那女侠头上啊。”行川往门口一坐。

  “得,不让进不让进吧,咱在外面也得潇洒些。”行川拔掉坛盖子,用鼻子吸引那浓烈的酒香。

  门外忽的响起让行川倍感熟悉的脚步声,那感觉不会轻易忘掉的,紧接着便是那一声粗嗓。

  “二,拿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