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其他 > 十恶临城 >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七章 柏芽儿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七章 柏芽儿

    电梯里大概照明线路坏了。

    我站在里面,看着灯光一闪一灭,觉得这像极了外面那变幻莫测的天空。

    走出电梯,我来到闻廷绪公司门前。公司很冷清,前台也坐在那里打着瞌睡。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整个公司的年轻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想不到这才几天,变化居然这么大。

    我跟前台说电梯坏了的事儿,她无奈地摇摇头说,魏阳现在这样子,整个城市人心惶惶的,许多外地务工人员都走了。

    她忍不住跟我抱怨几句。

    “物业部的师傅们都跑光了,回老家了。有人说,那闪光就是地震光,是地球板块要剧烈运动的预兆言老师,现在这情势,谁不害怕啊,我后天也要回老家了。

    “我从上大学就在魏阳,在这里又工作了五年,结果连个户口都没有。魏阳都不承认我是魏阳人,那我又何必跟这个城市共存亡呢。”

    她说得也蛮有道理。平时掌握资源的一方,总会对弱势的人予取予求,这些弱者虽然平时被肆意左右,但真正危机到来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毫无保留地跟强势的一方站在一起。

    “光顾跟您扯这些没用的了,我马上帮您联系闻总。”她对我说。

    “等一下再通知他,柏芽儿还在公司吗?”我问。

    “柏经理吗?她在右边走廊尽头左边的那个房间。”前台指着说。

    “先别告诉老闻哈。”我叮嘱她说。

    “知道,反正后天他就不是我老板了。”前台叹口气说,“其实闻总这家伙,虽然冷言冷语,但相处起来还不错的,是个好人啊。”

    我点点头,冲她笑笑,然后掉头朝走廊里走去。

    柏芽儿的办公室半掩盖着门,我轻轻敲了敲,打了个招呼,直接走了进去。

    她看到我,显然有些吃惊,然后慌慌张张站起来倒水。

    “闻总是不是在忙?我替您找他?”她拿着手机问。

    “不用。”我拦住她,“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

    我转身把门关上,她惊慌失措地看着我,眼神纷乱得就像迷路的羊羔一样。

    “别误会。”我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放在她面前。

    “你知道,现在特别组权限很大,这是一张手机号码近期的通话记录单,这个号码是你在使用吧?”

    柏芽儿低头看了一眼,摇摇头说:“不认识,这是谁的号?”

    我笑笑,又从包里掏出几张纸。

    “这个号码的确没有注册在你名下,但我找到了把号码卖给你的那个人,这是他提供的转账信息。”

    “啊!”柏芽儿短促地惊呼一声。

    “老闻一有了去西夜的计划,你就联系了张向春他们吧?”

    “对……闻总让我找找当地熟悉沙漠的向导和杂务,有问题吗?”她的心理素质果然不是盖的,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完全没问题。但是……”我又拿出一张纸,“你来这个公司应聘之前,就认识张向春吧?

    “我调了你所有信息,你履历确实不错,不过却因为网赌欠了高炮不少钱。当初你来可为公司应聘,也是为了上岸吧?”

    “你你都查了?”

    “当然,闻廷绪早就有了去西夜探险的想法,张向春早就盯上他了。他给了高炮不少钱,让他们物色合适的人,提前打入闻廷绪身边。

    “你以为高炮给了你个偿债的机会,其实是他们收钱办事,你只是被遴选出来的人而已。”

    “啊……”大滴大滴的汗水从柏芽儿头上掉下来。

    “因为条件合适,你很容易就通过了面试,顺利进入了这家公司,还取得了老板的信任。老闻让你安排西夜的行程,你按照高炮的指示,找到了张向春,并跟张向春商量了在沙漠中杀人越货的计划。

    “当张向春他们发现宝藏,彻底露出正狰狞面目时,你又很巧妙地成为了他们的‘人质’。在茫茫沙漠里,只要我们几个人葬身枪下,埋在荒沙之中,那你就可以跟张向春他们走出沙漠,然后作为证人,证明我们都死在了沙暴之内。

    “这样一来,你的高利贷也可以一笔勾销,而且闹不好还要发个小财。但你没有想到的是,张向春他们失败了,好在他跟你是单线联系,在冲突中他被杀了,其他几个打劫的歹徒只是小弟而已,他们并不清楚你的存在。

    “你惴惴不安地跟着老闻回到了叶城,好在他丝毫没有怀疑你,一切如初。不过,活在杯弓蛇影里的滋味并不好受吧。”

    “我不想跟有妄想症的人说话。”她铁青着脸站起来,看样子是想下逐客令。

    “抱歉,你拉开百叶窗,看看外面现在的汹汹世界,我哪里有时间去妄想呢?

    “实不相瞒,你还是我单独查到的第一个犯人,所以对每件证据,我都慎之又慎,生怕制造出一丁点冤案来。可是,关于你犯罪的证据链简直太完整了,你是个聪明的人,懂得在网络上伪装来搞定一切。

    “但网络就像雪地一样,凡是经过的人,必会留下痕迹。就算你穿上一双男人的鞋子,踩出一串男人的脚印,但通过技术手段,还是能找到你本人踩出痕迹的那双脚。”

    我一口气说完,她看着我,脸色十分严肃。

    “你真以为我就是真凶吗?”她突然冷笑一声,然后从办公桌那里绕出来。拿着茶杯去饮水机那里,给我接水泡茶。

    热水灌进茶杯,茶叶在白色的背景中舒展着,氤氲的茶香很快从杯子里飘散出来。

    “你不是真凶,你只是被利用的一个过河卒子而已。”

    “我承认,有的地方你说得没错。当年大学毕业,我去了深圳,那里比这个城市洋气,也比这里冷漠。

    “好在我找到的工作不错,公司很大,部门很多,我在另一个部门认识了个男生。因为公司对办公室恋情零容忍,所以我们俩就偷偷摸摸谈恋爱,从没有将它公开过。

    “那个时候,真的觉得人生其实很简单,它就是一种只要奋斗拼搏,就会幸福美满的存在。”( 十恶临城 http://www.33yqw.com/read/14/1484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