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章节目录 第1068章 属下之过

章节目录 第1068章 属下之过

    一想到现在的自己是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富贵少爷,且又手无寸铁,若这酒肆当真是一处黑店,那只怕他就会变成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段恒毅心中便越发地不安。

    若是这伙计并非是霜痕找来的引路人,而是城南一案背后的主谋所设下的阴谋诡计……他今日怕是要凶多吉少!

    想到此,段恒毅便坐不住了,只觉这酒香四溢的小小酒肆中,处处都是能杀人于无形的机关暗道!

    霍地便从椅子中起身,段恒毅想也不想地迈着大步朝着店外的方向走去,同时口中也厉喝一声正在给马喂食草料的店伙计。

    “住手!本官想起还有事务在身,自是没有闲暇坐下来小酌几杯。”

    看到那正弯腰给马添青草料的店伙计听得这一声厉喝,当下便一惊旋即一下便瘫坐在抱来的那堆青草上。

    受到惊吓的店伙计瘫坐在那,一回头便见已经进了店内的段恒毅正横眉怒目地看着自己,当下便说话都磕磕绊绊起来。

    “大……大人……”

    段恒毅一见到店伙计这般做贼心虚的模样,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只觉这伙计更是心中有鬼,否则又怎么会竟如此惊慌失措!

    “哈哈……”

    正当段恒毅想要开口训斥店伙计时,他便忽然听闻一道甚是愉悦的笑声传进耳中。

    担心中了计的段恒毅并未往旁处想,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却是如何也不想再踏进这酒肆半步。

    且他看一脸惊慌模样的店伙计,似是并未听到这笑声,段恒毅便更觉这酒肆处处都透着怪异,即使不是一处黑店,却是是一处陷阱!

    “想不到堂堂……如今胆子竟也这般小……”

    断断续续的话继这笑声之后,又传进了段恒毅的耳中。

    而这话语中的含义却是听得他心中猛地一惊,或许旁人听不出这话中所说为何,但他却是真真切切地明白这话中之意。

    来人,定然是十分清楚他的身份,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可听这声音却又并非是霜痕。

    心中也开始变得忐忑起来的段恒毅知道,今日无论如何这酒肆他都必须进去小坐片刻了!

    方才这酒肆的楼下不过巴掌大的地方,却并未见到有任何人,那么这人便定然是在楼上,且这人几度说话,那店伙计只怔愣地盯着自己,却是毫无反应,可见他并没有听到这些话。

    “大……大人……怎么就说走就走了?可是嫌弃小的怠慢您了?大人您有所不知,掌柜的这几日回乡照顾要生产的夫人去了,只留了小的在这照看。”

    伙计抬袖子擦了擦汗,这才又有些急迫地开口,“小的家里以前养过牲畜,见您这坐下骏马似是极渴,这才想着先喂饮了骏马,免得待会儿耽误了大人您的事……”

    “是小的思虑不周,大人……大人您莫恼……小的这就给您打酒来……”

    那伙计说话一会儿放松一会儿又像是十分紧张,磕磕绊绊地说完后,也不管扔在地上的一堆草料,只匆匆地看了段恒毅一眼,便贴着墙边飞快地溜进了店里。

    段恒毅回头紧紧地盯着那伙计的背影看了一眼,又抬头扫了一眼关着窗子的二楼,这才缓缓抬步向店内走去。

    心中已经思量起一会儿要是动手,能否全身而退的段恒毅这会儿倒也静下心来,但同时又忍不住有些气恼起霜痕来。

    在他心里,霜痕一直都是办事稳妥的,然而若这家酒肆、这个伙计,当真是霜痕安排的,那他想打霜痕的心都有了……

    虽是这般想,段恒毅又不免有些担忧起来,霜痕向来办事稳妥,且范智杰等人的供词他也知道至关重要,不该这般随意才是,难不成霜痕被绊住了手脚?

    事情超出所料,段恒毅心中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然而那道令他心神不宁的说话声却是再没响起,似是方才只是他的错觉一般,且更像是那说话之人在等他一样。

    瞥了一眼正提着酒提从大缸中大酒的店伙计,段恒毅状似不经意似开口道:“本官见你这店中生意清冷,不会是你偷清闲,见掌柜的不在便不揽生意吧?”

    说着,段恒毅的目光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那藏在酒缸后的楼梯一眼。

    “哪能啊大人,当初小人来城里找伙计,没有傍身之技,只有一把子力气,还是掌柜的心善才赏了小的一口饭吃,又教了小的这酿酒的技巧。”

    “对掌柜的,小人感激不尽,还哪敢生出偷懒的心……”

    打酒的伙计也不知道是没听懂段恒毅话中的弦外之音,还是当真不知道这酒肆楼上藏了人,只手脚麻利地提了酒装进酒壶。

    段恒毅见从这伙计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来,便也断了试探地心思,只缓步绕过柜台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拣两样下酒菜送上来。”

    吩咐了这话后,段恒毅特意回头睨了一眼这小厮。

    然而让他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已经见他上楼,这小厮的脸上仍旧看不出半分的异样来,似是当真不知这楼上有人一般。

    “大人您稍等,昨夜新卤的牛肉,如今正用冰块凉着呢,配上着青梅酒,最美味不过了!”

    伙计声音雀跃地应了一声,便脚步匆匆地朝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手抓着酒壶的段恒毅站在楼梯上,却并未听闻楼上有任何的响动。

    难不成这小小的酒肆还就成了龙潭虎穴?

    心中冷哼了一声,段恒毅却并不敢大意,只迈着稳健的步伐沿着楼梯快步向上。

    一上到二楼,段恒毅眼中便闪过一道诧异的目光。

    这楼上与楼下略显逼仄的空间相比,可以算得上是极为开阔了,且无论是从这酒肆的门脸还是楼下的格局,都丝毫看不出二楼会是这样一副宽敞的布局。

    看来这处酒肆当真是不同寻常……

    就在段恒毅接连推开两处雅间的门都没看到半个人影时,方才那道说话声却又是响起。

    “让大人这般如临大敌,是属下之过……”

    紧随着说话声响起的,却是一道略显低沉的喟叹声。( 扶摇而上婉君心 http://www.33yqw.com/read/11/1175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