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1035章 扑朔迷离(万更求订阅)

正文卷 第1035章 扑朔迷离(万更求订阅)

    万源殿依旧伫立在原地。

    方平站在门前,想到了第一次来这,想要带走此物的心思。

    不止他,那时候老张也是这心思。

    姚成军的那就是武大的,武大的,那就是他张涛的……

    当日,老张可是强盗言论十足。

    当然,方平也不遑多让。

    万源殿中,那些殿堂,一些已经空荡,一些还有本源保留。

    方平和众人一起入内,一边走着,方平一边说道:“复生武者,一部分恐怕复生失败了!一部分已经复生,被送到了界域之地,这次……死伤不少。

    一部分现在走出了镇星城,进入了各地征战。

    我现在有些好奇,当年魔帝那么强大,为何要征召这些七八品武者参战,一起杀入地窟?”

    众人不解,方平现在说这些有何意义吗?

    方平边走边道:“魔帝说要拯救人间,不让人间末法!而实际上,因为他带走了这些高品武者,让人间武道断层,若不是镇星城三百年前建立,也许今日的地球,真的就武道断层了。

    所以魔帝说拯救末法时代,非但没有成功,反而是雪上加霜!”

    蒋超点头道:“就是,他那么强,非要带着这些人去送死,其心可诛!我看他就是故意的,想坑杀了这些人,让地球灭武。”

    方平笑了笑,继续往前走,边走边道:“前面三座宫殿,是魔帝自留。三座大殿,是一座是他的,还是三座都是他的?大殿里面,到底放着什么?”

    方平轻笑道:“他没死,我也不觉得他会将本源留下,那这三座大殿,到底藏着什么呢?”

    众人都是摇头,苏浩然无奈道:“这个谁知道,连李老祖都不曾窥探到虚实……”

    “那也未必。”

    方平淡淡道:“镇天王是何等的强者?这万源殿,只是灭天帝当年的一处安排弟子闭关之所,镇天王如此强大,未必真的一无所知……也许……他比谁都知道,这三座大殿到底安放着什么。”

    众人再次奇怪地看着他,方平今日来这,难道就是为了这三座大殿而来?

    很快,众人走到了三座大殿前。

    其中一座,有碑文。

    “紫盖山弃徒,败军之将,逃亡之兵……”

    方平看着碑文,轻笑道:“这是魔帝的手笔吗?我为何觉得,这是魔帝破罐子破摔,对自己已经绝望,觉得魔帝的身份已经不足以让他重拾信心……这是在安葬自己。”

    “什么?”

    蒋超疑惑道:“什么意思?”

    “他在安葬魔帝,安葬莫问剑。”

    方平淡淡道:“这也是给魔帝盖棺定论,就是个失败者!哪怕他很强,哪怕他强的可怕,可他还是败军之将,失败者!

    所以,这一次他安葬了自己,于是,有了帝坟。

    千年前的魔帝已经死了,千年来,有人自认自己是魔帝吗?

    没有!

    他早就在千年前把自己安葬了,葬在了这,葬在了帝坟,从那以后,这世间就没有魔帝了!”

    “深奥,听不懂。”

    蒋超郁闷,啥意思。

    方平看向三座大殿,喃喃道:“葬自己,那能葬什么?自己的肉身吗?”

    “一座大殿葬肉身!”

    “一座大殿葬过去!”

    “一座大殿葬什么?葬人间?葬三界?”

    方平喃喃道:“恐怕就是如此吧!之前王战之地一战爆发,魔帝现身,肉身就是从这走出去的吧?”

    “……”

    众人脸色陡然变了!

    什么意思?

    方平蹲下身体,轻轻摩挲着地面,默默闭眼感应了一番,“此地……前些时日,好像站着人呢。”

    “谁在这呢?”

    方平回头,看向众人,很快起身道:“魔帝也许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或者说,魔帝死了,一直在我们身边的是新的莫问剑!”

    方平看向三座大殿,笑道:“我现在轰破一座,你们猜,里面有东西吗?”

    蒋超意外道:“你能打破?我家老祖都不行的……一旦打破了,很容易导致整个万源殿都会破碎的。”

    “我当然能!现在不能,很快也行。”

    方平笑道:“镇天王能,战王未必能,可具备帝级实力,应该可以做到的!换言之,萧家老祖,雷王前辈也许也能。”

    雷王实力近乎帝级,这是很久之前就有的战力。

    不像战王,那是后期才具备的。

    “要不要打开呢?”

    方平喃喃,“打开了,一座空殿,有何意义呢?你到底想做什么!葬送这三界?还是葬送了自己,重新开始?”

    方平笑了一声,很快摇头道:“罢了,不打开了!魔帝……魔帝早就死了!”

    蒋超众人稀里糊涂的,今日的方平说话神神叨叨的,都有些听不懂了。

    方平转身离去,边走边道:“不要伤害我的人,否则……趁着这时候,我未必没机会灭杀你的!”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身后,一座大殿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虚影呈现。

    方平头也不回道:“装神弄鬼,丢了你魔帝的面子!当然,魔帝都死了,也没面子可言。”

    此刻,苏浩然一群人都是紧张万分。

    身后,虚影缓缓笑道:“方平,人王……好谋算!天坟之事,你的主意,还是武王的?”

    “你是在向我证明什么?”

    方平笑道:“证明你其实已经走出了天坟?证明你就在我身边?还是证明你实力强大到了,你哪怕不在这一界,你的精神力依旧可以投影?你曾和老王说过,复生后的战天帝也许可以和你一战……

    你是真的不知道四帝之名,还是喜欢吹牛皮?

    你到底什么实力呢?

    还有,你在忌惮什么?

    你又想做什么?

    不介意的话,说说如何?”

    “什么都不曾想。”

    “是吗?”

    方平淡笑道:“其实我知道你为何要葬送自己,因为……你一直想报复的其实只有你自己!你为何而疯狂,我知道!你想葬送三界,重造三界,复活你的爱人吗?

    你以为如此,你就可以重新开始了吗?

    ァ新ヤ~8~1~中文網.x~8~1zщ.om 、域名、请记住 xin 81zhong wén xiǎo shuo wǎng

    你在逃避罢了,你割裂了和所有人的关系,你放弃了苍猫,放弃了你的师父,放弃了你的宗派,放弃了那些跟谁你的妖植仆从,放弃了一切……

    你还想放弃整个三界,让三界为你而重新开始,不觉得很自私吗?”

    “你很能说。”

    虚影淡淡回了一句,很快又道:“然而这一切只是你自己的猜测罢了,你猜测的未必是真,看到的未必是真,你以为我是你的敌人,可未必就是你的敌人……”

    “你可曾知道,当日我斩杀命王的时候,在本源世界中遨游过一次。”

    “知道。”

    魔帝虚影淡淡道:“本源虚幻,遨游一番,那又能证明什么?”

    “证明什么?”

    方平冷冷道:“无需证明什么!我知道你还活着,知道你不再是魔帝,那就足够了!别再搞小动作了,没意义!”

    “也许吧。”

    魔帝虚影笑了一声,有些怅然若失道:“其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若是有朝一日,你的妻子,你的爱人,你的父母,你的妹妹全都死去了,你还会秉持现在的理念,为守护而战吗?”

    “我不知道。”

    “你知道,没必要虚伪的回答我……”

    魔帝虚影淡淡道:“当年,其实我也如你一般,我无忧无虑的修炼,想着让紫盖山壮大,和苍猫游山玩水,闲来无事钓钓鱼,谈谈古今……

    可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虚妄罢了!

    在这三界生存,需要不是这些!

    是实力,打破囚笼,打破棋盘,打破一切的实力!

    实力不够,你如何去想,其实并不重要!

    唯有以杀止杀,唯有打破一切,击杀一切和你作对之人,你才有资格按照你的想法来生存,来活着!

    这三界,早就乌烟瘴气,一个个囚笼枷锁套在了你我头上,你方平,真的有资格走出这片棋盘吗?”

    “我不知道,可我会朝着这方向去努力。”

    “那我也在朝着这方向而努力,为何你要否定这一切呢?”

    魔帝虚影笑道:“你为何不换位思考一番,就直接否定了我的努力?你觉得你是对的,我觉得我是对的,难道必须要我顺从你,这才是对?”

    方平点头,不过很快笑道:“也是,不过还是那句话……你干你的,我其实懒得管!可你再在我身边人身上动手脚……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人没好下场的!”

    “你……是在威胁我吗?”

    魔帝的声音略显玩味,“就因为你是双九晋级?就因为你本源大道宽阔,你又岂知,大道宽阔,就一定能走的更远?”

    “武王一死,方平,你什么都不是!天坟开启,武王死了,哪怕我不曾对你出手,你也必死无疑……而我,可以做到这一切!”

    方平回头,看向虚影,想了想道:“你可以试试!你能把武王杀了,我就算你厉害!你和镇天王达成了什么协议,我懒得管,可你想杀武王,大概还得问问镇天王的意见。

    对了,你真的以为武王不知道你的身份?

    连我都猜到了三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不说罢了,其实我也不想说,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起码现在我们还没太大的冲突,不是吗?”

    魔帝虚影不言。

    方平见状又笑道:“你既然问了我一个问题,那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

    “当年你去天坟,到底看到了什么?”

    方平看着他,眼神清澈道:“我发现,你从天坟离开之后,一切行为轨迹都变了!你没去找苍猫,没去报仇,而是隐藏了起来,等到南北之战爆发你才出现!之后又消失了上千年,这一切都是从到了天坟之后才变化的,你在天坟经历了什么?”

    “天坟……”

    魔帝虚影摇晃了一下。

    方平再次道:“当初苍猫说有人遮掩了地窟强者的大道,又说普通的天王都做不到这一步,而这千年来,唯有你这位至强者曾在地窟活跃过一次,是你做的吗?”

    “你能做到,代表你的实力超乎想象,那又为何要隐藏?”

    “你在天坟,看到了皇者还是极道天帝,让你觉得不敌对方,所以需要继续隐忍下去?”

    “……”

    方平说了一阵,魔帝笑道:“你这不是一个问题吧?何况……想知道,为何不自己去呢?”

    “我怕死。”

    “……”

    这个回答,显然让莫问剑有些意外,很快又释然,笑道:“那等你不怕死的时候,或者不得不去的时候,再去吧!”

    方平微微点头,已经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候,莫问剑忽然道:“天地要变了,该出现的都快出现了!一层层迷雾都会被揭开,一个个棋局都会被打破,方平……你真的做好了准备吗?”

    方平脚步停顿片刻,踏步离去,声音传来:“我努力了,奋斗了,厮杀过,战斗过,哪怕最后败了,我不会后悔!”

    “是吗?”

    莫问剑似笑非笑道:“可当有一天,你发现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你还会抱有希望吗?恐怕……只有绝望了!”

    “皇者吗?我不觉得皇者活着,就让我绝望。”

    “希望如此。”

    莫问剑身影消散。

    直到这时候,众人才震撼莫名。

    蒋超刚刚都快缩到地里了,这时候拍着肥胖的胸脯,肥肉颤动,心有余悸道:“方平,这家伙还真藏在这?他没去天坟吗?”

    “去了。”

    “那怎么……”

    “该你知道的你自然知道,不该知道的,也无需去知道。”

    方平说着,气息一变,探手朝空中一抓。

    万源殿的顶部,上次方平就发现好像是中空的。

    刚刚他变成姚成军的气息,这一抓之下,方平手中出现了一抹金黄色的水液。

    方平微微皱眉,“生命精华、不灭物质、能量液构成的一种能量物,看来当年灭天帝门下修炼用的便是此物,可惜了!”

    可惜这只是一个练功大殿,虽然是有好东西,可只是这些东西,而非方平想要的灵识水晶。

    不过也很正常,谁也不会在练功大殿摆放这些东西。

    方平见蒋超眼巴巴地看着,笑道:“万源殿既然在你们这,那这些东西你们可以取用,镇星城这些年资源获得也不多,这些应该够你们用一段时日了。”

    方平说着,拍了拍蒋超的肩膀,笑道:“好好修炼吧!这世界,比你看到的更精彩!一位位英雄人物或是枭雄人物,给我们布下了无数的棋局和谜团,让我们去破局。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眼看到的,耳听到的,未必都是真的。”

    蒋超似懂非懂,想了想才道:“我不下棋。”

    “……”

    方平叹息,这性格……你和苍猫当伙伴吧。

    苍猫是猫,你应该转世当猪,这样可以凑一对。

    此刻,苏浩然低声道:“那……那这里……真的没事?”

    魔帝的虚影居然出现在了万源殿,这让他心惊。

    “无妨,要杀你们……早就杀了!”

    方平笑道:“他的肉身就是从这走出去的,镇天王应该是知道的,既然放任他在这,应该有什么协议。”

    苏浩然有些意外,半晌,沉声道:“他的肉身……你的意思是……”

    “生命本源转世了吧,应该是。”

    方平说着,笑道:“不用深究,因为深究下去……没太大用,真揭穿了对方的身份,对方恼羞成怒也许真要干掉你们。”

    方平笑的有些唏嘘,很快道:“那我就先走了,这里没我想要的东西!”

    方平此刻已经出了万源殿,万源殿的大门轰然关闭。

    方平头也不回,朝外走去。

    当再次路过议事大厅的时候,方平忽然看向镇天王的雕像,看向他的眼睛。

    这尊雕像的眼睛,好像活人的眼睛一般。

    眼睛,也在看方平!

    方平和如同真眼的眼睛对视一会,默默退去,很快消失在了议事大厅,镇星城大门洞开,方平腾空而起,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他走了,众人对视一眼,有些茫然。

    这次方平来这,有些事出乎他们的预料。

    方平没说什么,可行为却是有些怪异,而且……魔帝居然出现在了万源殿中,也让他们意外和震撼。

    万源殿居然是魔帝的栖身之地,这是大家没料到的。

    蒋超看向蒋昊,一脸意外道:“魔帝怎么在我们这?李老祖和魔帝有啥关系?”

    蒋昊摇头。

    “变态,你要当北方副镇守了?听方平的意思,很看好你啊,很快就可以当北方镇守使了,这样一来,我算是又多了一个靠山了,四部四府,你当了一府老大……”

    蒋昊头疼,无语道:“你就不能靠你自己一次?”

    “为什么?”

    蒋超郁闷道:“有靠山干嘛不靠,你是我哥,战王是我老祖,方平……我和方平那是好兄弟,我投资过他的。

    可惜秦凤青那个大光头不靠谱,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要不然他强大了,那也是我靠山。”

    蒋超说的理所当然,这是我自己投资来的,都是靠山,干嘛不用上。

    自己打架……很残忍的。

    “你真该……”

    蒋昊想吐槽,欲言又止,摇头不语,算了,随你好了。

    蒋超洋洋得意!

    羡慕嫉妒就直说,谁让我眼光好,投胎好,羡慕也没办法。

    ……

    与此同时。

    镇天王雕像,黑色眼睛深处。

    一个小世界呈现。

    铸神使手中的漫画书换了一本,此刻,老者抬头看向远处,好像看透了一切,看到了和他对视的方平,看到了所有人。

    “有趣。”

    老者等方平走了,忽然笑了一声。

    他笑完,黑暗中忽然有声音传来:“铸神使看到了什么?”

    “你又来了?”

    老者不高兴道:“不要随便闯别人的家,这很不礼貌。”

    “铸神使既然知道不礼貌,为何又偷窥别人?”

    “偷窥?”

    老者淡淡道:“他从我家门口走过,我看一眼怎么了,这也叫偷窥?”

    “铸神使可知,此人便是苍猫此代所接触的天命之子,而且此人还是当代人王,区区三载,修炼到了此等境界……”

    铸神使听到这些,笑了笑道:“是吗?那倒是个趣人!看样子,你也没少打对方主意。”

    “也许吧。”

    铸神使懒洋洋道:“说也说完了,离开吧,别怪我赶客,也不欢迎恶客。”

    “我只想知道,铸神使如何看待此人?”

    老者这次倒是没赶人,想了想才道:“有趣,这个足够吗?”

    “他有希望成皇吗?”

    “我又不是皇者,如何去判断,真要有这能力,我早就成皇了。”

    “铸神使真不准备出山?”

    “为何要出山?”

    老者不耐烦道:“该走了,你想让我出山,想让我做什么?不怀好意的如此明显,难不成准备对外泄露我的身份,让人来找我打造神器?

    可惜,神器不是那么容易打造的,你说了也没用。

    我劝你早点滚蛋,不用在老夫这浪费时间。”

    声音消散,黑暗消散。

    老者也不管他,继续看手中的漫画书,却是眼神有些迷离,显得心不在焉。

    小世界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

    镇星城外。

    方平没有走,而是停留在了高空中。

    “老张说,镇星城有镇无星,镇天王为镇,星……谁是星?名字带星?称号带星?”

    方平想到刚刚看到镇天王眼睛的那一刻,他好像感受到了有人在看自己。

    “你就是那颗星吗?”

    方平喃喃,镇星城比想象中的还要神秘一点。

    原以为假天坟出现,让三界强者离开,情况已经明朗。

    可现在看来,却是不一样了。

    三界的局势,没有明朗化,而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我要变强点了!脑核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方平打定了主意,拖不得了!

    自己不成绝巅,就不具备帝级战力,没有帝级战力,躲起来自保也许可以,可想参与接下来的一系列大变,恐怕力有不逮。

    他可不想当一回观众,观众当的多了,那就失了味道。

    这一次,他要亲自参与进去,成为其中的主导者。

    棋局很多,可已经被撕破了很多层,方平觉得,也许很快就可以将剩下的都给撕破。

    “天云岛……”

    方平呢喃一声,也许该去看看了。( 全球高武 http://www.33yqw.com/read/10/1078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